听书 - 从荒野求生开始作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姜老并不领情,一摆手推掉了元嵩,杵着拐杖转过身,朝身后的元嵩问道,“你安排好的?“

“姜老你在说什么?“元嵩表示不解。

“哈哈哈哈,原来还是你这一出等着我呢?我早该想到的。“姜老突然像是失了智一般,大笑起来。

“姜老,我实在不懂你在说什么。“元嵩还是微笑着否认。

“你看看他们,多听你的话啊?“姜老一边笑着,一边抬起拐杖指了指刚才被元嵩指派出去的几名雇佣兵和姜老的近随,说道,“恐怕他们早就已经是你的人了吧?”

元嵩埋着头不说话,半晌终于抬起头来,依然是保持微笑看着姜老,慢条斯理的说道,“算了,现在让你知道了,也不晚。“

“哈哈,“姜老大笑起来,”我可真的是养了一条好狗啊。“

“没错,就像你说的,我不就是你的一条狗吗?“元嵩逼近姜老,反问道,”你什么时候把我当作是一个人了?“

“好啊,好得很!“姜老将自己的拐杖在地上杵得掷地有声,一点都不像是病入膏肓的样子,老当益壮的模样像极了回光返照。

“你假装忠诚孝顺,一路陪着我进入秘境,临到头了再才露出狐狸尾巴?真是好得很呐!“姜老毕竟是姜老,就算是如此孤立无援的境地,也很快找回了自己该有的体面。

“不敢当,比起你,这些也不算什么。“元嵩笑着给姜老让开了一条路,山洞近在眼前,元嵩说,”那么现在,你还进去吗?“

“你当真以为你拦得住我?“姜老笑这问道。

元嵩耸了耸肩,笑而不语。

“傻孩子,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只有你一个心腹吧?”姜老说着,刚才被指派出去的那几名近随都折返了回来,姜老依旧是一脸自如闲适的笑意,静静的看着元嵩。

元嵩抬头一看,果然,刚跟着几名近随过去的雇佣兵已经全被悄无声息的击晕在河边,几名近随走了过来,站到了姜老身后。

“傻孩子,现在你明白了吗?”姜老笑着问道。

“我就知道,你果然有后手。”元嵩轻笑道,也是,这样多疑的姜老,就算是从小养到大的狗,也不会百分之百相信的。

原本计划在姜老进入山洞前将他给控制住,然后再让沈觉在姜老面前亲手毁掉整个秘境,看着唯一的希望在自己面前土崩瓦解,这无疑是致命一击,命悬一线的姜老肯定撑不过这一劫。

元嵩只想要拜托姜老的掌控,这是最好的办法,但计划好的事情却早此变故,却事已至此,元嵩也无法阻止姜老进入山洞,唯一的希望就在沈觉身上了。

几番折腾下来,裴心悠和商旭炀又被押了过来,这次更狠,裴心悠和商旭炀的双手双脚同时被绑住,像条死狗一样被丢到了姜老跟二前。

“好了,现在大家都到齐了,是不是也该把沈觉给叫出来了?“姜老靠近裴心悠,笑眯眯的说道。

“你再说什么,我听不懂。“裴心悠别过头去。

“别装了,沈觉该不会是躲到河底去了吧?这河底有什么,告诉我。“姜老已经没有放弃,循循善诱着。

“这河底有什么,你不会自己跳下去看吗?“事已至此,裴心悠并不想跟姜老兜是什么圈子,把对姜老的恨意明明白白的刻在脸上。

“既然你嘴这么硬,没关系,“姜老笑了笑,朝一名近随抬了抬下巴,接着好几个雇佣兵就站到河边蹲守着了。

“我猜,沈觉应该在河底吧,这河底有什么秘密?“姜老继续问道。

“你别逗了,你们都进来多久了,他要真在河底,这会儿应该也快憋死了吧。“商旭炀乐道。

“一般情况下,好像确实是这样的,但你们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姜老笑着说道。

“你知道什么?“裴心悠警惕的问道。

“那可就太多了,就比如说……“姜老指了指河面,平静的笑着,说道,”带着泉眼,在这河底下,其实是可以呼吸的吧?“

“嗡……“

裴心悠的脑子突然一片空白。

这老头,果真是有备而来的。

没错,这泉眼与这条河相生相克,必定是有共通之处的,带着泉眼下水,泉眼就可以作为避水珠,手持泉眼的人可以在水下畅通无阻。

裴心悠心道不好,这老头什么都知道,这样一来,沈觉从河里出来就会被抓个正着,到时候不管是泉眼还是冰刀都会被姜老手下那群彪悍的雇佣兵给抢走,之前筹划的一切都付之东流。

那边,元嵩已经被姜老的近随给绑住双手,丢到了裴心悠和商旭炀旁边的位置。

裴心悠刚还纳闷,这元嵩不是跟姜老一头的吗,这下被一惊,忽然有了头绪。

裴心悠和商旭炀被雇佣兵拎着过来的时候,断断续续听到了一些他们的对话,这样想来,元嵩果然是答应了跟沈觉合作,沈觉也是知道元嵩他们会进入秘境的。

“……”裴心悠心里有些火大,沈觉又背着她筹谋了好大一件事情。

姜老似乎觉得自己一切都毫无悬念了,这会儿突然也不着急进去了,杵着拐杖站在河边悠闲的等着沈觉这条鱼儿上钩。

沈觉追着泉眼的光,终于在水底找到了那把冰刀,这把冰刀就跟幼崽似的,静静的躺在冰刺做成的冰巢里面,想要拿到里面的冰刀,必须穿过层层冰刺才能得到。

想要毫发无伤的拿到冰刀,这很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沈觉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从腰间将工兵铲给掏了出来,一铲子下去,再怎么尖锐嶙峋的冰刺立马就被铲平了。

这动作实在是简单粗暴,似乎惹怒了这河底的宁静,倒插再河床上的冰刺突然松动了起来,全部朝沈觉刺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电石火光之间沈觉立马将冰巢里的冰刀给拿了起来,此刻以无路可躲,沈觉信封万物相生相克,如果这把冰刀是河底冰川孕育而出的,那么手持冰刀的人,就一定会得到保护。

果然,在沈觉手握住冰刀的一瞬间,河底下突然爆发出了耀眼的蓝光,紧接着,沈觉就晕了过去。

:。:m.x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