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自作孽不可活

听书 - 比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呵呵,卫猛,也就是说,如果这狄老板不是我的朋友。对于其他商户,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四王爷厉声道。

“下官不敢!”卫猛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低头道。

“四王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高旭鹏询问道。

“看来高大人也是受到了这卫猛的蒙蔽。”狄羲笑着说道。

“对了,高统领,你今天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四王爷问道。

“不好意思,四王爷!”高旭鹏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听卫猛禀报说,有金山国的奸细以开商号为名,刺探我们桑梓城的情报,所以带兵过来抓捕。只是没想到这狄老板竟然是四王爷的朋友。”

“高统领,请放心!如果狄老板真的是金山国的奸细,就算是我的朋友,我也绝不会姑息。”四王爷说道,“但是据我所知,这狄老板是个规规矩矩的商人,只是初到桑梓城人生地不熟而已。”

“四王爷,您可千万不要上当啊!这狄羲的的确确是奸细无疑!”卫猛知道,现在只能一口咬死狄羲是金山国的奸细,自己才能脱罪。要知道他私自调动禁军,也是很大的罪名。

“那你有没有证据呢?”狄羲倒是显得很平静。

“我当然有证据,我有人证!”卫猛连忙说道。

“那请你把人证带上来吧!”四王爷说道。

“是!”卫猛站起身,拍了拍手。他几个手下顿时将一人给带了上来。

狄羲一看,原来是熟人啊!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在“海鸿村”作威作福,被罢免的前收税队队长,宗魁。

“你说的人证就是他吗?”四王爷问道。

“没错,就是他!”此刻的卫猛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你是何人?”四王爷问道。

“在下宗魁,原来是唐长官的手下收税队队长。”宗魁一边说,一边看了看唐明,“由于狄羲和唐明勾结在一起,妄图刺探桑梓城的情报被我发现。故而将我免职。”

“你说得可是真的?”四王爷转向唐明问道,“这宗魁是你以前的下属吗?”

“不错,他确实是收税队长。”唐明点点头,“但是由于欺压良民,抹黑我们桑梓国税务所的形象,所以被我免职了。”

“唐长官,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肯说实话吗?”宗魁大声说道,“你做了什么事情,心里清楚。”

宗魁言之凿凿的样子,确实是引起了四王爷的怀疑。甚至狄羲都不得不佩服这宗魁的演技。

“在这样下去,我这开业典礼还办不办了?我还是快点结束这出闹剧吧!”狄羲说着,转身地四王爷说道,“四王爷,既然这些人指正在下,能否让我与他们当面对质。”

“这个主意不错,两方当事人都在,正好由你们双方说个明白。”四王爷点点道。

“多谢,四王爷!”

狄羲一边说,一边推着轮椅走到宗魁面前问道:“你说我和唐长官勾结,有么有证据?”

“自然有,税务所库房里面的十几箱金锭就是证据。”宗魁能够指正狄羲,自然也是有备而来。

听了宗魁的话,唐明也是一惊。“这个混蛋宗魁,怎么把这个也供出来了。”唐明顿时冷汗直冒。

此时狄羲回过头,朝唐明使了个眼色,示意无需在意。

虽然唐明将

信将疑,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选择相信狄羲了。

“我可是从没有送给唐长官什么金锭啊!”狄羲认真地说道。

“那库房里的箱子都是什么?”宗魁大声说道,“请王爷派人将那些箱子取来,一看便知。”

“狄老板,你看?”四王爷问狄羲道。

“身正不怕影子歪。王爷,为了证明在下的清白,就有劳高统领派人将那些箱子抬来吧!”狄羲说道。

“好,事关重大,属下愿意做此事。”高旭鹏说着,吩咐手下的将官差人去税务所了。

看着宗魁自信的证词,卫猛心中也道:“哼,只要能够做实这狄羲贿赂唐明的事情,其他就好办了。到时候这两个家伙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高旭鹏的禁军就将十几个箱子给抬到了现场。

众人一看,确实是沉甸甸地箱子。

“王爷,那些金锭都在这箱子里面。”宗魁大声说道,“只要打开箱子,就能找到罪证。”

“呵呵,那就打开好了。”狄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死到临头,你还嘴硬!”宗魁显得情绪异常激动。

可等士兵们将那些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却没有什么金锭。十几个箱子里面只有如沙粒般的金属碎屑,闪耀着奇异的光泽。

“怎么没有金锭?”宗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连忙从过去,用手去抓箱子里面的息金沙。

“卫猛,你们所说金锭到底在哪里?”四王爷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了。

“王爷,就算没有金锭。我看那金沙也不是凡品,一定也价格不菲。”卫猛狡辩道。

“呵呵,你们几个无知的东西。”四王爷说着转身对自己的随从吩咐道,“你去拿一些金沙过来。”

“是!”那随从手脚很麻利,很快就用盘子舀了一点金沙端到了众人面前。

四王爷把玩着这息金沙,面带笑容地问狄羲道:“狄老板,看起来这些应该就是你制作工艺品的原料咯。”

“王爷明见,没错!这些只不过是我工艺品的原料而已,再没有成型之前几乎是没有任何价值的。”狄羲笑着解释道。

“王爷,你休要听这个家伙的胡言!”卫猛说道,“如此异彩,怎么可能没有价值呢?”

“你给我住口!”四王爷怒不可遏地说道,“如果说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我在几天前可是刚刚查看过狄老板的工艺品。确实是这个神奇的沙砾不错,但确实没有黄金那么贵重。”

“既然是平常的沙子,那为什么唐明要煞有介事地放到库房里面?”卫猛问道。

“卫大人,我发现你是搞错了。”唐明此刻也回过神来说道,“当时狄老板只是用这些工艺品原料作为抵押,以此来开具经营许可证罢了。这一切也都是合乎手续的。”

“不可能,我当时看到明明都是金锭,怎么可能变成沙子呢?”宗魁心有不甘地叫嚣道。

“宗魁,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要知道当时的时候,海鸿村以及收税队的人员都可以为我作证。”狄羲说道,“王爷,你不信的话可以向钱村长他们求证。”

“没错,我们海鸿村都可以证明,狄老板放进箱子里面的,的的确确都是沙砾无疑。”钱尧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也可以证明!”此时现任收税队队长周觉也站

了出来。

“老周,你!”宗魁见周觉也如此说,顿时怒不可遏,“我平时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做伪证呢?”

“宗魁,我说得都是事实!”周觉朗声道,“报告四王爷,这宗魁此人并不可信。”

“哦,是吗?”

“这宗魁利用职务之便,经常欺压百姓。当时他在海鸿村,虚报税务数额,差点逼死了烈士的遗孀。”周觉说道,“之后,阴谋被狄老板和唐长官拆穿,所以才怀恨在心,乘机污蔑他俩的。说来也惭愧,我之前在他手下也是敢怒不敢言,曾经也和他同流合污过。”

“这事情暂且揭过!”四王爷摆了摆手说道,“这样看来,这宗魁确实是最大恶极啊!宗魁,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王爷,冤枉啊!”此时的宗魁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已经晚了。

“大胆宗魁,不但在位置上行龌龊之事,被揭穿后还倒打一耙,栽赃嫁祸朝廷命官和良民。实在是罪不容诛!”高旭鹏怒道,“来呀,给我将这个贼人拿下。”

高旭鹏说完,几个士兵出列,将已经瘫倒在地的宗魁给捆了个结实。

“卫猛,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狄羲看着卫猛道。

“王爷!”卫猛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王爷,下官也是受了那宗魁的蒙蔽。这才误会了唐所长和狄老板。我这也是担心金山国真的渗透进来,也是为了桑梓国的安危着想啊!”

“卫大人的意思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是不是这样啊!”狄羲缓缓道。

“对对对!狄老板所言极是!”卫猛刚想接口,突然发现是狄羲的话茬,顿时面色凝重。

“卫猛,你还真有脸接口!”四王爷大怒道,“你借着调查间谍为名,在自己的区域之内行勒索之实。你以为就能够瞒天过海了吗?”

“王爷,我冤枉啊!”

“冤枉?”四王爷从怀中拿出一本账册,直接摔在了卫猛脸上。

卫猛也顾不得疼痛,连忙翻看起那账册来。“这不就是我的账册吗?”卫猛一惊,顿时心如死灰。

他跪倒在地,大声说道:“臣有罪!”

“卫猛,身为区长,利用职务之便,欺行霸市,敲诈勒索。其行为实在令人发指。”四王爷说道,“如果不是像狄老板这样不畏强权的人在,天知道你这家伙还要嚣张多久。来呀!”

“卑职在!”高旭鹏立刻心领神会地站起身来。

“高统领,看来你这一次间谍没有找到,国家的蛀虫倒是逮到一条啊!”四王爷微笑道,“给我将卫猛一党通通拿下,交由审判庭审理。”

“是!”高旭鹏带人一下子将卫猛以及他的那些打手给擒住了。

眼见这卫猛落马,人群中立刻爆发出欢呼声。

“看起来这卫猛平常真是不得人心啊!”禹志波小声对狄羲说道。

“不过也真要感谢他。”狄羲说道,“要不是他这么一闹,我这‘海鸿号’也不可能这么快在这里站稳脚跟了。”

“好了,狄老板,这开业典礼是不是应该开始了!”四王爷笑着说道。

“没错!”狄羲回头朝钱尧点点头。

“好了,大伙,我们快点把庆典开起来吧!”钱尧见状也立刻吆喝道。

“好!”随着三声礼炮,开业典礼继续进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