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五章 阻狂澜剑仙递剑

听书 - 剑出北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道隐雷没能突破九元护磐阵的保护。

正在与袁雪交战的东方鑫心中稍稍闪过一丝惊异,旋即面色阴沉了些许。

他能够看到九元护磐阵的全貌,包括在不远处待命的厉牙等北冥府中人。

能够抗衡天脉之泉的,绝不是那座叶星露仓皇凑出来的守阵,也不是那些等着送死的北冥修的党羽,只能是凌霄峰的残余力量。

继承了荀日照意志的它,哪怕有九分气机为他所掌,本身支离破碎到只能苟存,却依旧在与他对着干吗?

东方鑫眼神冰冷,出手陡然迅猛,顷刻间再破三道镜影。

原本的他一面暗中引动隐雷,一面对袁雪步步紧逼,意在让隐雷突入凌霄峰造就的混沌,直接将北冥修灭杀,同时令心神大乱得袁雪露出破绽,从而一击而破。

两边他都不会放过,因为他的实力令他可以这么做,一箭双雕,大局就此平定,正是最好的结局。

但现在隐雷已经被挡下,而且一时半会,自己竟还真无法破开那个乌龟壳,让北冥修永世不得超生,纵然心有遗憾,他也只得先将玄黄鉴抓在手里,至于北冥修,总有机会将他彻底除去。

他不认为北冥修可以动摇他对天脉之泉的掌控。

阴泉虽处于那片混沌之中,但在他掌控下的那部分凌霄峰的力量,绝对不可能让北冥修接近阴泉,而现在北冥修正在进行的那杂糅般的手段,在他看来就是取死之道:就算北冥修接近了阴泉,修为低微以至于无法凝聚真正仙境的他,必然不可能从那一团糨糊中触碰到阴泉,那些用来保命的手段,最终只会成为阻止他接近阴泉的障碍。

于是现在,他尽可全心全意的与袁雪交战,再不用攻心之法扰人心志。

袁雪纵然身负神器之力,又有宝剑在手,依然被他压制的几乎没有还手余地,只能勉力支撑,同时尽力不退。

天下比东方鑫出手要快的没有几人,纵然当年尚云间剑引沧浪与之相战,在速度上也无法将其压倒。

比起以心运剑继而出剑,直接以手指引动招式显然更快一些,尤其是在龙渊剑本身并非袁雪身体的一部分,也无法接近成为她身体一部分的情况下。

她可以凭借玄黄鉴的能力,让自己的出剑法度无限接近于高阳嵩,但她终究不是高阳嵩,还不如凭着自己的力量运剑施为,至少不枉心中一颗剑心。

无论如何,她只有被动应对,这是怎么都无法摆脱的现实。

袁雪已几乎看不清自己的出剑,只是完全凭着心中的感觉应对东方鑫的攻势。

她看得清东方鑫的每一招每一式,但在那夹杂着招式的紫电结实的落在她用以迎击的龙渊剑上时,才想到破招的法门,根本无法起到什么作用。

而就算她催动龙渊剑,复制高阳嵩的圣龙息迎敌,依旧难以破局。

每一道紫电,她都能以龙渊勉强挡住,但那蕴藏在紫电中的恐怖灵力,依旧震得她浑身气血翻腾不定,时不时便会被逼退一步。

龙渊剑以圣龙鳞片为主材打制而成,无论硬度还是锋锐程度都要远超秋水,但……它不够重。

来自紫电的威力,能够

轻易突破她的一切剑式,龙渊的相对单薄,令她手腕一直处于冲击之中,运剑之时亦有诸多阻碍,纵是仙体,也无法轻易承受。

若此时有一把厚重的剑,或许能搏它一搏。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袁雪也只得叹息一声,继续竭尽全力抵抗。

别说天下有没有厚重且足以抵御东方鑫攻势的剑,就算有,她也无暇去取用。

然而就在这一瞬,两道在她身后施法与东方鑫周旋的法宗修行者镜影陡然破碎,不等她有任何反应的机会,三道紫电已灌至她的身前。

那一瞬间的冲击几乎要将她的一切摧垮,袁雪吃痛之余,只有连退三步,同时召集镜影保护自身,手中龙渊已是不得不脱手,而东方鑫缠绕着紫电的手,已是不知道第几次探向她的腰部,似是要抓取什么。

这场战斗之中,无论一开始的猫捉老鼠,还是现在的全力以赴,东方鑫大部分时候都在主攻下三路。江湖中人,尤其是没什么名气的江湖中人死斗之时,往往不惮于以阴损的下三路招式取敌性命,虽然使用起来被他人见着了很是丢人,但也没有明确的规定说不许专攻对手的下三路。但东方鑫绝不是一般人,他的实力已经足以傲视天下,虽可不拘泥于任何形式章法,对一名女子专攻下三路,也实在下作的过了头。

袁雪想要阻拦,却发现自己已来不及出手,哪怕明知东方鑫必定有着什么图谋,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东方鑫的手越来越近。

直到一柄剑忽而从旁插入,以磅礴剑意将紫电阻隔一瞬,同时剑柄直接顺势落入她手中为止。

袁雪几乎是下意识的握住了那把剑,剑上的剑势亦无比顺畅的为她把控,就好像这把剑本就是她施展手段取来的一般。

一股沉重大力陡然顺着手腕传入她的身体,令她不得不运转一身气力去抵御,而当她迅速掌握这股力量之后,只觉手中劲力无比厚重,仿佛手执一方山岳,横剑身前,紫电也无法轻松逾越。

这一剑,有有形无形两剑。

无形之剑绽千百道剑意,强行阻隔紫电片刻。

有形之间落入袁雪手中,顺势自然落下,根本不需要她思考什么。

袁雪刚刚想要一柄足够重的剑,这把剑便落在了她的手中,其上残留的剑势更是令她只需下意识引动沧浪剑法,便可暂且缓解眼前危局。

此剑剑身厚重,锋芒已钝,更是有着数处残破痕迹,看上去更像一根铁棍而非宝剑。正因如此,它在沧浪剑阵之中显得无比特殊,每次跟随剑阵出剑都无法隐藏自身威能,只是在先前的对碰之中,沧浪剑阵已然被东方鑫破坏,失传了铸剑术的无岸剑峰或许再也无法重现沧浪剑阵的风貌,但作为剑阵之中的一把剑,它依然是相对完整,并且还有再战之力的。

剑名镇岳。

凭此一剑,可镇山岳。

这把剑有没有镇过山岳,无岸剑峰的剑仙尚青天并未给尚云间明确的答案,但在剑阵之中,这把剑最重,也最不容易坏,落在合适的人手中,摧山断岳应当不成问题。

袁雪不得不以双手握住镇岳剑柄,方才承受起完全的重量,以及剑身之中喷薄的剑意,她顺势低腕敛气

,以沧浪剑法中的逆浪式借力迎敌,一时也能与被阻隔片刻的紫电相持一二。

危机暂解,袁雪引动镇岳,剑招再变,逐渐以力道试图压制前方紫电。她本非不会挥舞重剑,施展那些大开大合的招式,但当她取用一道镜影中的重剑招式之后,将这些招式融入沧浪剑中,倒也能充分发挥出镇岳剑的威能。

东方鑫欲速攻取胜,这道横亘于前的山岳,便能阻隔他的一切手段。

东方鑫眼神微寒,紫电顺其心意而动,迅速化整为零,自四面八方涌向袁雪。

镇岳剑引动的重剑招路力道雄浑,但应变稍慢,袁雪心知自己唯有快速转变剑势方可阻挡,但镇岳的厚重反倒成为了变剑的阻碍,只一瞬间,她再度陷入困境之中。

她本会陷入慌乱,只是一个由剑意传递而来的消息,已让她的心再度平静下来。

“松手,接剑。”

镇岳剑自她手中滑落,坠入冰原之中,周遭冰岩皆有裂痕浮现。

在镇岳脱手的一瞬间,另一柄剑已落在她的手中。

那是一柄薄如蝉翼,轻盈的过了分的剑,无论是视觉还是实际的掌握之下,都没有什么分量,剑锋上的缺口更是分外显眼,似乎随便遇到一些压迫就会折断,但袁雪却顺着剑上剑势出剑,剑影重重若蝶影翩然,竟也将那些紫电纷纷扫开,不曾令其逼近自身太多。

这同样是一柄出自无岸剑峰剑池的宝剑,极其适应快剑,解现在的危局再合适不过。

东方鑫的感知迅速落向一旁,那个将镇岳剑横插入这场本应没有人能够插手的战斗的人。

准确来说,他早已是一名真正的剑仙。

在这里,只有他能够察觉袁雪的需求,从沧浪剑阵中挑出最合适的剑送出,并且令得东方鑫无法轻易阻断,剑身上由他留下的剑势,更能令袁雪不需要任何思考,便自如应对身前的袭击。

这一点,高阳嵩做不到,与袁雪心意相通的北冥修也做不到。

尧崇仿佛没有察觉到来自周遭的恐怖威压与杀气。

纵然他并非东方鑫对手,在天脉之泉的力量之前亦如蝼蚁,他展开剑意,便足以与身前一切压迫抗衡。

而现在,他只是在递剑。

在递出镇岳与蝉翼之后,他又先后递出了数把宝剑。

在最合适的时候,将最适合的剑递出。

袁雪并非东方鑫的对手,但当她顺从他的剑势指引,以他递出的宝剑出剑之后,始终不曾再让紫电侵入她周身,更没有再后退一步。

论剑道,尚云间不在人间,他便是人间巅峰。

无岸剑仙寻机递剑,袁雪顺势运剑,周遭重重镜影相辅,纵然胜机依旧渺茫,一时半会亦落败不得。

不需胜,只需拖延。

这是尧崇现在的想法,而这抹想法,已切实的为袁雪所接受。

她看得到后方的那座阵法,以及阵法旁叶星露做下的重重准备。

她会倾尽全力,守住最后的底线,再不后退一步。

不只为北冥修,亦为自己,更为天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