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狂屠,汪昊!

听书 - 朝仙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过对于陈少君来说,需要很漫长的时间,他才能做到在诸天万界穿梭。

“现在测试一下威力。”

陈少君望着半空中的飞舟,手指一弹,一道血气没入其中。

下一刻,嗡,飞舟震荡,色泽黝黑,貌不起眼的飞舟上,一座座微缩阵法相继亮起,飞舟核心的星核也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光晕,随即就在陈少君的目光中,一道血色光罩坚如钢铁,陡然从飞舟中迸发而出。

尽管陈少君只是弹出一缕血气,但是从光罩的强度来看,至少比陈少君体内的血气致密了两倍以上。

陈少君沉吟片刻,看着半空中的飞舟,突然一拳轰出,重重砸在飞舟扩散而出的光罩上。

轰,拳罩相交,发出的却是钢铁碰撞般的轰鸣,仿佛那不是能量的造物,而是真实致密的钢铁。

光罩并没有坚持太久,很快便因为能量耗尽而消散,不过陈少君对这次测试却非常满意。

“不错,虽然只是最基础的法器胚胎,以我现在的全部血气灌入法器之后,只能爆发两倍防御力,但是星核法器会随着融合的高等级材料数量而提升,每融入一个高等级材料,星核法器发出的力量就会增长一倍。”

“如果能收集到十种以上的高等级材料,星核法器就能发出十倍以上的威力。这样不管在哪里冒险,都能大大提升自保之力。”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

星核法器的这种特性,也是它别于其他法器的强大之处。陈少君当年执着寻找星核也是这个原因。

这是最容易炼制的法器,也是最难炼制的法器。

关于星核法器为什么有这种特性,陈少君当年也请教过师父,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星核本身就是一颗星辰最精华的东西,除此之外,其他原本属于一颗星辰的东西都被燃烧殆尽。

星核法器的炼制,某种程度上,就等于还原星辰最初时的状态,每用一种材料,星核距离星辰的状态就更进一步。

因为星辰有成千上万种,因此炼制星核法器的材料就有成千上万种,材料越多,威力越大。

炼制结束,陈少君心中一片轻松,掐了个法诀,手掌一招,就要收回半空中的星核法器,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谁?”

陈少君目光一冷,陡的扭头望向斜右方的位置。

那里空荡荡的,但很快就有一阵树枝摇晃,飞雪落下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阵脚踩在积雪上吱吱作响的声音传来,那声音从容,不急不缓,不断朝着陈少君所在的院落接近。

而且看对方的举止,似乎完全没有遮掩的意思。

“小小一个院子,竟然还隐藏了这样的炼器宗师,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也不枉我在这里蹲守三天。”

轰隆,声音一落,外围院墙被一股强大力量直接震塌,而在院墙缺口处,赫然显露一道身影。

那人头发披散,穿着青色单衣,雪霜纷纷洒洒,落满他的头发、衣服、脸庞,甚至连眉毛、嘴巴上都是。但是那人看起来毫不在意,他手中提着一柄三尺余长的大刀,冷光闪烁,就这么跨过院墙缺口,脚步丝毫不停的走了进来。

霜雪纷飞,陈少君看不清那人的脸庞,但却看清了那人的眼眸,冷酷疯狂,充满了杀戮和野性,看起来如他手中的刀锋般雪亮而刺目。

当那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陈少君感觉他不是看自己的同类,而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危险!

极度的危险!

陈少君心中怦怦直跳,但全身却是冰寒无比,几乎连血液都要凝固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少君全身紧绷,警惕大起。

然而那人却仿佛没有听到陈少君的话一样,一跨入院落,目光就落在陈少君炼制的星核法器上。

“不错,这么好的法器落入我的手中才能更加发挥威力,真正的如虎添翼!”

陈少君闻言,心中一冷,不过下一刻,目光掠过那人手中造型古怪的大刀,以及那双雪亮残忍,充满杀戮欲念的目光,冥冥中,陈少君脑海中灵光一闪,陡然想起了什么。

“狂屠汪昊!你是朝廷通缉的那个江洋大盗!”

陈少君低呼一声,脱口而出。

“咦?不错,你小子竟然知道我。”

那人手提大刀,本来正朝着陈少君的方向走来,听到陈少君的惊呼,双眉一挑,陡的停下脚步。

居然是他!

一石激起千层浪,从对方口中得到肯定答复,陈少君心中掀起万丈波澜。

陈少君之前听大哥陈正澈说过,这是一个非常残忍的江洋大盗,他四处作案,目前已经杀了八十多人,而且每一个都死状极惨,大哥带领城卫军一直在抓他。

不过这个人行踪诡秘,陈少君很长时间都没有听说过他的下文,只是没想到,自己躲在外面炼制法器,竟然把这个杀人狂魔吸引了过来。

“嘿嘿,难得你知道我狂屠汪昊的名字,既然如此,等我得到那枚法器,就索性给你一个痛快,不折磨你了。”

那人神色残忍,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往前走去。

砰砰砰!

陈少君在院落中布下的防御法阵被触动,一股股澎湃的力量纷纷爆发,然而那些能量轰击在狂屠汪昊的身上,却犹如蚍蜉撼树,没有激起半分波澜,那人甚至连脚步都不曾出现半点迟缓,似乎根本感受不到一样。

陈少君看到这一幕,心中大为震动。

他布下的防护法阵虽然不是太强大,但也蕴含了庞大能量,然而对方丝毫不受影响,实力之强简直难以置信。

“血阳境!不对,潘毅兴连他的一半实力都不到,这个人至少是第五重,甚至更高境界的高手!”

陈少君头皮发麻,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当初对付潘毅兴,陈少君还是出其不意,利用了他的轻敌,用目不识丁取巧击败他,而眼前这人绝对比潘毅兴可怕得多,不是可以轻易糊弄的,最重要的是——

“光冕!他有武道光冕!”

陈少君心中一凛,突然想起大哥陈正澈提起过,关于这个江洋大盗最重要的信息。

这一刹,陈少君心中也陡然明白,为什么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感觉到了极其强烈的危险和不安。

而且陈少君的“目不识丁”是文冕,在眼前这人面前根本占不到半点便宜。

想到这里,陈少君心中立即萌生退意。

这个人的实力远比他想象的强,绝不是他能对付的。

“必须想办法通知大哥他们,京师中现在高手遍地,只有借助他们的力量,才有可能对付得了他。”

陈少君想到这里,立即不着痕迹的扫过周围。

“小子,想逃吗?”

对面,狂屠汪昊阴阴一笑,看起来毫不着急,他轻轻扬起长刀,在左手掌擦拭一下:

“没关系,你尽管跑,也可以大声呼喊,说不定附近就有巡逻的城卫军被吸引过来。不过信不信,我会赶在他们到来之前,拿走我想要的东西,将你轻易斩杀。”

“说起来,反正你也不是我第一个这么杀的人。”

说到这里,狂屠汪昊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神色。

“锵!”

声音未落,虚空中闪过一道凛冽的寒光,就在这一霎那,狂屠汪昊瞬间出手。

他说话的时候还在院墙缺口处,隔了有七八丈远,但是出手的刹那,快如鬼魅,瞬间出现在陈少君身前,手中长刀血气迸发,裹挟着骇人的力量,朝着陈少君当头劈下。

这一刀要是劈实,恐怕钢铁都能被劈成两半。

快!

太快了!

狂屠汪昊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慢条斯理,似乎毫不着急,但是当他一出手,立即有如奔雷掣电,陈少君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手中的长刀就已经到了头顶,一瞬间,陈少君鼻中闻到了浓烈的死亡气息。

“喝!”

就在这一刹那,来不及多想,陈少君迸发出全身力量迎了上去,而那枚星核飞舟则首当其冲,挡下了狂屠汪昊的大刀。

轰!

刀和法器碰撞的刹那,陈少君感觉仿佛被一座庞大山峦狠狠击中,只不过一个照面,全身骨架都仿佛被震散了。

“太强了!”

陈少君狠狠咬着牙,只来及将全身血气灌入星核飞舟中,激发这枚法器的力量,只见一道血色光罩立即将陈少君罩入其中,同一时间,陈少君全身皮肤由淡转金,瞬间化为青铜色泽。

铜皮诀!

这是陈少君身上最强大的两种力量。

当铜皮诀的力量吸引到星核飞舟中,甚至连光罩都强烈了很多,浓烈的血气中透出一股青铜色。

轰,刀气爆发,陈少君只坚持了霎那,便连人带法器,有如断线风筝般飞出。他的身体腾空,在那恐怖的刀气冲击下,身体翻滚,直接飞出了七八丈远。

就在撞上房屋墙壁的刹那,陈少君施展出北斗罡步,化解了身上大半的冲击力,在半空中一折,这才落地。

“差距太大了,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陈少君半蹲在地,脸色苍白,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他虽然凭借着星核法器和铜皮诀挡下这一击,但那恐怖的力量依然渗透到了他的体内,冲击到了他的五脏六腑。

以骨血之脉第三重的修为对抗第五重的强者,正常情况只怕一个照面就被斩杀了,陈少君到现在仅仅只是内腑受创已经相当不错了。

不过下一刻,察觉到体内情况,陈少君顿时神色一变:

“你做了什么,这到底是什么邪功?”

正常武者战斗,陈少君最多也只是内腑受创,但陈少君分明发现,就那么一个照面的交手,身体突然虚弱了很多。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