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炼化精气

听书 - 朝仙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君儿,你记住,邪不胜正,这是世间永恒不变的道理,儒道心存正念,可以压制世间一切妖邪,不管是心中有邪念,还是那些邪魔歪道,皆是如此。”

冥冥中,陈少君想起父亲陈宗羲在跟他讲述儒道时,讲过的一番话。

不错,邪不胜正!

正常情况,他绝不可能是狂屠汪昊的对手,不过要击败他,并不是只有武道一途,陈少君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认命吧!”

狂屠汪昊冰冷的声音响彻虚空,下一刻,他立即毫不犹豫爆发出了头顶的武道光冕之力。

轰隆隆,汹涌的邪气滚滚荡荡,如同乌云笼罩虚空,将陈少君拖入一片无尽的黑暗中,而就在黑暗降临的同时,那团雪亮的圆月由小变大,裹挟着毁灭性力量,疾若流星般,朝着陈少君头顶狠狠轰落。

圆月坠落的速度极快无比,哪怕陈少君的北斗罡步都难以比拟。

这一招避无可避。

狂屠汪昊悬浮虚空,俯瞰下方,他的目光冰冷,不带丝毫感情,似乎早已看到陈少君被轰得随风飞舞,身死道消的场景。

然而也就在狂屠汪昊出手的同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陈少君头顶,一张金色书页骤然出现,最开始的时候,狂屠汪昊还没有在意,但是感觉到那张金色书页内熟悉的至阳至刚,最令人恐惧的力量,狂屠汪昊浑身一颤,脸孔都扭曲起来。

浩然正气!

“真正该认命的是你!!”

那一刻,陈少君的声音响彻虚空,就在最后一刹那,陈少君召唤出了脑海中的那张金色书页,同时将所有文气以及自己的精神力灌入其中,引爆其中那股庞大,只有儒道大儒、宗师级别的存在,才能拥有的浩然正气。

轰!

虚空一震,一股磅礴的力量,比之日月星辰还要耀眼,以雷霆万钧之速,猛然席卷而出。

滋,那漫天乌云顿时仿佛融化的冰雪般,冰雪消融,不止如此,那浩瀚的力量至阳至刚,只一击就粉碎了狂屠汪昊爆发出的武道光冕之力,同时如潮水般笼罩虚空,朝着狂屠汪昊倒卷而去。

这股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骨血之脉,也远远超过陈少君自身的能力范畴,这是属于上古儒道圣贤的力量。

不止如此,在文殿求取文冕的时候,陈少君体内的金色书页还曾经从天空垂落的浩气长河中汲取了庞大的浩然正气,那股力量没有被陈少君吸收,而是被储存到了金色书页中。

当陈少君祭起金色书页,那股庞大的浩然正气也跟着爆发出来。

“不!”

狂屠汪昊陡的睁大眼睛,他浑身颤栗,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他蹲了三天,视为猎物的少年体内竟然蕴含了如此强大,他最恐惧的儒道力量。

啊!

最后一刹那,狂屠汪昊只来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就被那股无边无际的浩然正气击中,整个人有如断线风筝般从墙头飞了出去。

那股足以令天地为之色变的浩然正气不止瓦解了他的攻击,也震散了他体内的邪道力量,连带所有经脉也被震得寸寸断裂。

当那股浩然正气消失,所有邪气也被清扫一空。

等到一切结束,望着空荡荡的街道和那堵断墙,陈少君长长舒了一口气。

“真是死里逃生,差一点点就死在他手中了。”

陈少君此时心中庆幸不已,从没有一刻,他像现在这样庆幸自己修习了文道。如果不是自己转生在了文道世家,并且没有贪图力量,摒弃文道,而且还在文庙中得到这张金色书页,就算自己力量再强大一倍,也绝不是这个狂屠汪昊的对手。

远处马蹄阵阵,原本被狂屠汪昊误导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的城防军,再次被两人的战斗吸引,朝着这里而来。

陈少君沉吟片刻,很快迈开脚步,朝着狂屠汪昊坠落的地方飞掠而去。

狂屠汪昊看中了陈少君身上的星核法器,想要杀人夺宝,陈少君也有一些感觉,狂屠汪昊身上也一定有自己能利用的宝物。

只不过几个闪烁,陈少君就出现在了狂屠汪昊身边。

看到汪昊的惨状,就连陈少君也不由心有余悸。

之前的汪昊强大无比,完全将陈少君戏弄于鼓掌之中,然而此时的汪昊却摔落在一片断壁残垣之中,浑身黑焰滚滚,皮开肉绽,就仿佛被烈火焚烧一般。

不,不是仿佛,而是确实如此,虚空中充斥着一股浓烈的皮肉烧焦的气味,儒家的浩然正气对于汪昊这种心术不正,修炼邪道武功的旁门左道拥有难以想象的克制作用,就像水与火一样。

此时的汪昊早已没有了之前不可一世的样子,陈少君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他的功力已经完全被废了。

不过尽管如此,汪昊却还并没有死。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不相信你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

汪昊头颅微微抬起,睁着唯一的一只眼睛,盯着陈少君。

他整个人已经气息奄奄,但依然硬挺着一口气,眼中透露出浓浓的不甘。

陈少君只是一笑,大约也明白他在想什么,堂堂一个汪洋大盗,杀人无数,就连大商朝廷出动那么多军队围捕也奈何不了他,到了最后,竟然死在一个他压根瞧不起的猎物手中,这实在是极大的讽刺,换做谁恐怕都会不甘吧。

“陈少君,大商户部侍郎之子。”

陈少君淡淡道,心底加了一句:

“……曾经的仙人!”

“你!”

汪昊睁大了眼睛,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但那紧皱的眉宇间,似乎又多了更多的疑惑,在陈少君的目光中,他的目光迅速涣散,最后头颅坠地,彻底气绝。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既然喜欢做猎人,自然也要做好被猎杀的准备!”

陈少君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很快走了过去。

对于狂屠汪昊,他并没有什么怜悯,这人盯上自己,完全是咎由自取,陈少君在意的是另外一些东西。

“找到了!”

在汪昊身上掏摸一阵,片刻后,陈少君终于找到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枚黑色的金属令牌,表面有着狰狞的鬼头雕像,看起来阴森无比。

不过最特殊的还是鬼头的两只眼睛,竟然如同红宝石般,散发出一阵阵猩红的光芒,简直宛如活物一般。

这不是普通的金属,而是一枚法器法宝,作为曾经的仙人,陈少君一眼就辨别了出来。

不过让陈少君在意的还不是这个,下一刻,他立即分出一股血气渗入到了这枚鬼头金属令牌的内部。

“好浓厚的精气!”

就在这枚鬼头金属令牌的内部,陈少君察觉到了一股贮存在其中的浓郁精气:

“看来我的判断没错,他之所以能够这么简单直接的把人练成干尸,掠夺对方的精气,不仅仅是因为功法,还有这枚令牌的作用。”

“这些统统都是汪昊的精气,可惜这种邪道精气,我根本利用不了。”

陈少君叹息道。

第五重精气境强者体内的精气对其他武者来说,绝对是一笔巨大的宝藏,但是汪昊的功法邪无比,陈少君出身文道世家,好歹也算是名门正派,如果修炼邪道功法,别的不说,他自己那关就过不去。

“看来只能是暴殄天物了。”

陈少君叹息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意念,神木突然一阵胎动。

“什么?!”

陈少君顿时怔住了。

从神木中,陈少君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每次神木“饥渴”,从自己体内汲取血气和精神时,都会散发出类似的波动。

“嗡!”

下一刻,陈少君心念一动,立即握住了这枚金属令牌,同时分出一股微弱的神木力量覆盖金属令牌,哗,就好像打开了一道缺口一样,鬼头金属令牌内储存的那些庞大精气能量,立即犹如泄闸之水般,被一股庞大的力量吸扯,涌入到了神木之中。

“难道神木也吸收这种力量?”

陈少君冷眼旁观,心中暗暗诧异,不过这倒算一个意外的收获,如果能被神木吸收的话,也算帮了他一个忙,能够减轻他的一部分负担,至少很长一段时间他应该不用担心神木汲取体内的血气和精神了。

这样也算物尽其用。

只是很快陈少君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同,令牌中源源不断的精气涌入到神木内,很快神木的表面泛起一层晶莹的光泽,只不过须臾时间,一股纯粹的,不带丝毫属性的精气便从神木内反哺而回,进入到了陈少君的体内。

“这……神木能够炼化精气!”

陈少君震惊了。

神木到手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发现神木竟然有这种功能。

那些精气大约有六成被神木自己吸收,只有四成被陈少君吸收,然而这股返还的精气,却比原本浓郁精纯了数倍。

不止如此,汪昊吸收的精气黑暗阴邪,充斥着一股狂躁的气息,但是经过神木提纯之后,所有这些驳杂的气息统统被剔除,消失不见。

而返还给陈少君的精气纯粹无比,是那种任何人都可以利用吸收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