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胡服骑射李承乾

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贞观八年。

这一年,太上皇李渊已经六十八岁,即将走到生命近头。而天可汗李世民刚刚三十五岁,如日中天。太子承乾刚十七岁,风华正茂。

卫国公秦琅二十四岁,年轻有为。

在雪域高原上,十二岁即位,讨平叛乱,重新统一高原,正厉兵秣马磨刀霍霍的松赞干布,此时也才刚十七岁。

这个年纪,与大唐皇太子承乾一样,也是天可汗起兵之龄。

这一年,一衣带水的辽东高句丽荣留王,却已经在位十七年,在漠北,夷男可汗在位方五年,却已经倚仗四十万骑而桀骜不驯,意图挑战大唐。

长安,太极宫甘露殿中。

朝会过后,李世民特留下太尉秦琼仗下奏对。

临近新年,寒冬腊月,长安城里草木皆枯,难寻绿色,可在甘露殿里,居然有一座温房,里面是长乐公主为父皇载种的许多花草盆栽,长的郁郁葱葱,甚至有些花草开的正艳。

而本来生于南方为橘,过淮为枳的水果,却在温房里挂满了金灿灿的果实,如同是一树金元宝般,那鲜艳的颜色,诱人的芳香,让人都想忍不住摘一个尝尝。

冬日里,能坐在这些充满生机的花花草草和果树的旁边,似乎整个人也没有那么的燥热烦心了。

午间的阳光,透过殿上的琉璃明瓦,照入殿中,带来让人感觉温暖的阳光。

三十五岁的天可汗李世民正跟即将知天命之年的太尉秦琼聊天,十七岁的皇太子承乾很恭敬的坐在一边。

“十二岁父亲被毒杀,中国旧贵族纷纷叛乱,一众被其父亲征服的国家部落纷纷趁机反叛,换做是一般人,只怕早就国亡身灭了吧,居然能够仅用三年时间就带兵讨平各方叛乱,又用了不过两年时间,还迁都逻些,改革制度,强军富国,这个弃宗农不简单啊。”李世民说着看了眼同样仅十七岁的承乾。

虽然自被立为太子以来,承乾的表现可圈可点,学文习武,参与政务,年纪轻轻已经能给出许多不错的建议,甚至在他不在京时,留守监国摄政,也打理的井井有条。

这两年让他亲自统领雍州府事,也在臣子们的辅佐下,表现的很好。

虽然也有些东宫官属如孔颖达等经常上奏说太子有些地方做的不够,喜好奢华,好讲捧场,喜欢美食华服,甚至还喜欢一些奇技淫巧的东西,年纪轻轻还就贪恋美色,又喜欢游猎,爱打马球,花钱大手大脚,经常一掷千金,对于学问不怎么上心等等。

可在李世民看来,这些都只是一些小问题,大的方面,承乾都还是很不错的。

可是现在拿来跟这个弃宗农一比,李世民又突然觉得太子好像有些比不过了。蛮荒小邦的国君,居然也如此有为?

“吐蕃的使团已经到了长安,他们向鸿胪寺递交国书,不仅带了货物前来朝贡贸易,也还希望能够求娶大唐的公主!”

“漠北薛延陀的夷男可汗,派使者送来了一万头羊,也旧事重提,想要求娶我大唐公主。”

李世民伸手从面前的金桔树上,拧下一颗金灿灿的小桔子,在衣服上擦拭了两下,扔进了嘴里,金桔很甜,南方的桔子树在北方种不活,种活了也结不出甜果子。可这在温室中长大的金桔树,虽然小巧玲珑的种在盆里,却结了满树的桔子。

本以为也只是中看不中吃的,谁知道却格外的甜,李世民现在没事就喜欢揪一个当零食吃,甜中带丝酸,很是开胃解渴。

太子承乾也伸手从树上摘了一颗金桔,却不是自己吃,而是擦了擦双手递到秦琼面前,“太尉请尝尝圣人这果子,是三郎从岭南派人送来长安给五皇妹的,五皇妹又特意选了几盆摆到了甘露殿里,味道很不错的。”

秦琅谢过接下。

承乾转头对李世民道,“圣人御极之后,便定了下制度,我大唐不和亲不纳贡不割地不赔款,这些年多少番邦异国的国君酋长们想要求娶我大唐公主,我大唐何时答应过一个?别说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就算是太极宫里的一个宫人,赐封公主封号和亲给藩国,都不曾有过,他吐蕃和薛延陀,凭什么以为大唐会答应他们?”

年轻的皇太子近年开始掌握权势,虽然脸庞还显稚嫩,已经开始蓄起的短须也并没有改变多少,可心智上已经逐渐成熟,尤其是有了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虽然气势显得有些张扬,与已经气势开始内敛的皇帝比起来,还嫩了许多。

可这位与大唐一同诞生的皇太子,有着与生俱来的对蛮夷的不屑。

李世民笑笑。

“和亲是不可能和亲的,虽然汉代的和亲政策对于汉朝的伟大有很大贡献,而北周隋朝等也都采用过和亲政策,可三郎说过,我大唐的伟大,无需建立在牺牲自己女人的幸福之上,凭我们大唐男儿,堂堂正正一样可以让四方来朝。”他说着又拧下一颗小金桔扔进了嘴里,轻轻一咬,汁水迸裂而出,很是甘甜。

“不过承乾啊,你若是愿意,我倒是可以让薛延陀和吐蕃都送个公主来给你做侧室,我听说你最近很喜欢换上突厥人的衣服,骑着突厥人的战马,故意住在突厥人的帐篷里面,甚至把衣服发式也都换成突厥人的,还换上突厥人的武器,带着东宫的旅贲军跑到终南山里玩起突厥骑射战法?没想到你对异族的习俗这么感兴趣,朕就让吐蕃和薛延陀送个异族公主来给你做妾!”

皇帝是带着笑意说这些话的,但说到最后,皇帝却摘下了第三颗金桔扔进嘴里,咬起来有点凶恶的样子。

承乾不慌不忙的对皇帝行礼。

“圣人请容儿臣解释。”

“说!”

“儿臣并不是玩物丧志,甚至是忘本丢根,儿臣只是最近在研究突厥人,想要更深入的知晓这些草原部族,圣人和老师都曾经教导过儿臣,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儿臣以为,若只是拿着一些现成的突厥消息,终究有些肤浅,不如自己试验一下。”

“故此,臣带着东宫的旅贲军和东宫官吏们做了一个试验,用老师的话说,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儿臣是在演习,模拟突厥人的行为方式,包括他们的生活方式,传统习俗,作战阵法等等,儿臣认为,如果我把自己扮成一个突厥人,处处按突厥人的方式去做事,那么就能得出更接近突厥人的思考结果,这样的话,对于我了解突厥人大有帮助。”

承乾并不慌乱,他知道肯定又是孔颖达这些老师在告他的状,但他很自信皇帝能理解他。

因为他真不是在玩。

“圣人继位以来,擒颉利灭东突厥,斩肆叶护平西突厥,功高至伟,突厥已不再如从前般严重威胁我大唐了,但突厥依然也还存续,仍然是漠北西域最大的势力,所以儿臣以为应当对他们更多些了解,这样儿臣在面对突厥问题的时候,也许就能更加理解父皇与众臣们的对突策略,甚至提供一些有用的建言!”

秦琼在一边马上道,“太子深思熟虑,用心甚深!”

李世民把咬碎的金桔咽下,脸上表情稍好看了些,“若是如此,倒也算有心了,只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下行事影响,莫让别人误解了。”

“儿臣的这个试验向来是秘密行事,故意挑选在终南深山里进行,并没有在公众面前展示过的。”

这是反打一钯,把告他恶状的老师们反将一军了。

李世民哈哈一笑,“这小金桔味道还真不错,叔宝你也再摘几个吃吃,这屋里怎么突然这么热呢,摘几个桔子吃解下渴。”

这事,就算是带过了。

秦琼心里松口气,原以为太子要被怪罪,想不到太子从容应对了。

“那吐蕃和薛延陀的公主太子你嫌弃不?”

承乾笑着谢过,“圣人所赐,儿臣不敢拒,若是儿臣纳两个蛮夷女子为妾,能够为大唐带来一些好处,儿臣愿意出力。”

“哈哈,好你一个愿意出力,搞的好像你还吃亏了一样。就这样说定了,朕回头就让鸿胪寺跟两藩使者说一下,让他们告诉自己的君主,要和亲可以,但大唐不嫁女儿,只娶。愿意就来,不愿意就罢!”

“顺便让慕容顺也送个女儿来给你,高句丽王的女儿你要不要?西突厥可汗泥熟的女儿你要吗?听说新罗女王有个妹妹,也还挺年轻的,要不朕也跟你要来?”

承乾有些无语,赶紧道,“儿臣怕有心无力,应付不了这么多异国番邦的公主王女们。”

气氛轻松了下来。

秦琼提醒皇帝,“吐蕃那位年轻的赞普野心勃勃,现在后方的泥婆罗和西面的象雄都已经与他和亲联姻,绝了后顾之忧,接下来他便可能要出兵北上,用兵诸羌。如今苏毗、白兰、东女诸羌,人人自危,都希望我大唐能够出兵相救,臣在松州,对吐蕃多有所闻,他们的野心极大,若是让他们北上吞并了西羌,只怕到时还要得寸进尺,又想染指青海,甚至到时直接威胁我大唐的西域之地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