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德里之战 (上)

听书 - 我的帝国无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黄沙滚滚。

德里城头,荆嗣双手握着单筒望远镜,凝视着地平线里渐渐出现的敌人。

这种望远镜是东海百行船队最先所用,大齐水师现今也采买了许多,据说,也是大皇帝的启发,将两片特别透明的琉璃镜片打磨成凸状,装在特制的细长木筒中,可以比肉眼看出更远的距离。

如果说,现今帝国内,还能又对大皇帝不敬畏无比的人,荆嗣根本就不相信。

当然,可能远离中枢,远离军队,很是底层的官民感受不是那么深,但越是在帝国中位置显要,对大皇帝的敬畏,只增不减。

哪怕大皇帝失踪个十年八年,怕这种敬畏,也能维持整个帝国照常的运转下去。

内阁重臣们,也早习惯了大皇帝不在京城。

原本,和大皇帝在南域同行,荆嗣便觉得来度假一般休闲,但现今,大皇帝专心应对南方的朱罗帝国,北方对抗狂热圣战军队的重任,就压在了他肩上。

大皇帝,和他长谈过几次,令他明白,这种狂热的教派军,一旦侵入大齐辐射的势力范围,会酿成的种种恶果,甚至对后世子孙,都会造成极为深远的影响。

每次听大皇帝教谕,就好像会打开一扇窗户,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和以前便不相同。

德里城下渐渐出现的这些敌人,和以前大齐军队面对的敌人,是那么的不同。

最先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是骆驼骑兵,弯刀骑士们,各个穿着雪白长袍,远远看去,就如同暴风雪层层涌进,带来无比的冷冽威慑气息。

又有一个方向,无数战象被驱赶出现,象牙捆绑着尖刀,巨象们发出惊人的嚎叫,奔腾而行,带起了更多的黄沙。

更远的方向,巨大的抛石机也慢慢露出轮廓。

显然,伽色尼埃米尔国,对这一战势在必得,几乎是倾尽在东方的主力军团来袭。

这一战,这注定是载入史册的一战!

敌人,很不同吗?如果变成死人,他们和那些南蛮、北胡又有什么区别?

在伽色尼传来埃米尔之子,那对征讨四方有着极大野心的苏布克特勤被正式确定为继承人且埃米尔的情妇已经被处死后,就知道今日之战不可避免,也给大皇帝去了密信,大皇帝没有回信,显然是相信自己,能镇守好这南域行省的大门。

想着,荆嗣心胸中,热血渐渐沸腾,回头看向南方,黄沙滚滚中,天空一片阴霾,但隐隐的,有一片云,却好似模模糊糊的一条人影,端坐在云巅,凝视着整个战场。

……

苏布克特勤慢慢勒住马缰,看着远方黄沙中,出现的德里城轮廓。

听闻,德里城被齐人更名为飞沙城,别名“安城”,意思是平安祥和之城。

但苏布克特勤,从来不相信和平的存在。

听说齐国就是中国的承继者,遥远东方极为强盛的国都,汉唐的延续,又比汉唐更为强盛,土地肥沃,居民富裕,传说中天堂似的花花世界。

曾经阿拔斯极为强盛之时,哈里发对东方的大埃米尔承诺,谁先踏上中国的土地,谁就做中国的总督,而当时的中国所称的西域,有着大量在其羽翼下生存的被保护国,当哈里发的铁蹄进入这片区域,这些异教徒惊恐不安,纷纷向中国求援,当时的中国军队极为骄傲,先发制人,西进千里,击败了最先进入东方的几个埃米尔,随之,和哈里发的主力军队爆发冲突。

最终,因为其一大仆从国被哈里发的司令官买通叛变,中国军队孤立无援而被击败,但东征的哈里发圣战军团也损失惨重,由此放弃了对中国西域诸多保护国的觊觎,直到两百年后的今天,自己父亲的坚强盟友,伟大的喀喇汗埃米尔才从先祖开始,对这片土地的异教徒开启了征伐,但最近,再次遇到了中国保护国于阗国的顽强阻击。

更想不到,在这五河流域的东方,又突然出现了来自遥远的东方中国的军队。

本地土著说,中国的疆域以前并未到恒河流域,中国人,是去年刚刚到来。

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人在更东方及北方遇到了强大的敌人才不得不向西向南迁徙,还是中国人已经战胜了其北方和东方的强大敌人又向南方扩张。

一直以来,听说中国人都疲于和北方敌人作战,自己血脉中,好似也有被中国人驱逐出北方的先祖之血,但北方各种敌人层出不穷,一直是中国人的心腹大患。

是以,年老体衰已经失去进取之心的父亲不想盲目的和中国人开战,自己却不这么觉得。

中国人迁徙到恒河的人口应该很少,其军队,也仅仅几千人,加之在本地招募的仆从军,最多也不过两三万人,而本地土著的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将中国人击败逐出恒河地,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父亲也是这样认为,只是担心招致中国人的报复。

但这里距离中国本土极为遥远,更有高山大河为天堑,倒希望中国人的大军团远征,让其再一次品尝失败是什么滋味。

而且,既然中国人能从北方绕路来到恒河流域,或许,自己同样可以找到一条从此处入侵中国的通道,去中国的花花世界劫掠,乃至征服净化他们的土地,令这东方国度,同沐真神之光。

苏布克特勤凝视着前方德里城轮廓,目光越发狂热。

“大埃米尔,我去喊他们开城投降,如果不降,他们该当知道后果。”苏布克特勤身后,马上将领身材健硕,是他最忠实的支持者,军事埃米尔索卜克塔琴。

骆驼上白袍骑士们,此时纷纷跳下来,他们实际是重步兵,乘骑骆驼只是行军速度更快,他们内穿各种甲胄,外面却要披上圣洁的白袍,据说这样战死的话,也会回到神的怀抱。

战象们身上搭载的攻城器械,也纷纷被拆下来组装。

苏布克特勤摇摇头,“他们不会轻易投降的,至少,现在不会,先让他们尝一尝,来自地狱的火鞭。”

……

当苏布克特勤发现中国人军队在德里城西的军阵时,微微蹙起了眉头。

苏布克特勤骄傲,但并不愚蠢。

虽然认为驱逐几千中国武装人员多么困难的事情,但这些日子以来,哪怕再逼迫父亲确立自己为继承人期间,也在一直搜集这些远征中国武装人员的情报。

听闻在征服波罗人并吞恒河两岸土地的过程中,中国人武装,用了一种可以发出巨大声响的筒状武器,虽然感觉其只是吓唬这些愚昧土著的玩意,但毕竟即将面对的是一直以来东方最强盛的帝国,是其可以不远万里而来的精锐远征军。

早发现沿途有中国人斥候,但其在城外列陈,显然是并不觉得自己陷入了绝境。

最起码,其认为还没到需要全体武装人员固守城堡拼死一战之时,而是认为还有机动力量可以出城和攻城方周旋。

如果己方军队全力攻城,其城东的军队显然可以趁机攻击己方侧翼。

“让我去杀死这些城外的中国人!”索卜克塔琴抽出弯刀,兴奋的策马打圈呼喝。

“驱赶战象,冲散他们!”苏布克特勤冷冷看着远方那密密麻麻的黑点,此时,风势渐渐变小,黄沙散去,隐隐可以看到中国人战阵一条条黑线,排得是那么整齐,其纵深足足有三四十列,一条条黑色黑线笔直划出来一般,四角,黑点簇拥的密密麻麻。

苏布克特勤轻敌之心渐去,扯了下身后斗篷,这是他紧张之时下意识的动作。

是啊,或许这几年的交战对象,要么五河流域那些愚昧的土著,要么就是极为弱小的王国,使得自己产生了伽色尼军队天下无敌的自信。

而现在即将面对的,是东方最强大的帝国派出的远征军,是曾经和强盛的阿拔斯哈里发分庭抗礼的东方巨人。

而现在,自己要做的,是和先祖一样的荣耀之事,将这东方巨人的远征军消灭在其不该触碰之地。

这次惊天动地的碰撞,注定是自己军事生涯中,最引人瞩目的一刻。

“嗷”,战象嘶鸣,在天竺奴隶兵驱赶下,这数百头庞然大物奔跑起来,向着远方中国人军阵冲去,大地都在微微颤抖,这数目庞大的象群震天动地的奔跑带来的威势,看起来,便是德里城堡都摇摇欲坠。

苏布克特勤回神。

此时,索卜克塔琴已经领着一队骑兵,慢慢跟在象群之后,准备追杀被冲散的敌人士卒。

苏布克特勤微微眯起眼睛,利用战象冲击敌人阵型是自己的新战术,这一带土著,在千年前就学会如何驱使大象,是以,每次东侵劫掠,大象都是必不可少的战利品。

不过,这支东方帝国的远征军团,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败下阵去吧?

“轰轰轰”,齐人军阵中,突然爆发出巨大响声,冒起阵阵白烟。

然后,无数黑点升腾而起,向正奔跑的象群雨点般落下,其中,竟然还有硕大的火团。

“轰”,有几个黑点,落在象群中,猛地爆炸。

更有火球落下,带起一片火焰。

有的战象,则被从天而降的铁球砸中,哀鸣倒地。

正奔跑的象群立时受惊,立时都横冲直撞起来,有的互相碰撞后争斗,有的四散奔逃,更有许多,回头践踏驱动他们的土著奴隶兵,只想逃离这可怕的天塌地陷之地。

苏布克特勤眼神立时一凝,幸好,索卜克塔琴领的骑兵距离象群很远,以免战马受惊,这时纷纷策马转向,并没有被四散狂奔的大象冲击到。

有些战象,还是拼命前冲,但到了齐军阵前,便纷纷栽倒,有的摔入了沟壕,有的被绊倒,偶有冲到齐军拒马之前的,便被十几支超过四米的长矛戳中,哀嚎中倒地。

但终究还是有几头冲入了齐军阵中,引起了一阵混乱后,那几头战象才被戳倒。

苏布克特勤微微颔首,中国人北方的敌人都是马背上的勇士,果然善于对抗骑兵的冲击。

远处,索卜克塔琴看来也很快意识到这一点,领着骑兵远远盘旋观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