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五百零一 刘健病了

听书 - 东汉末年枭雄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东汉末年枭雄志第一卷我本孝廉郎一千五百零一刘健病了诸葛瑾为枣祗送行这件事情,郭瑾知道的一清二楚。

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

“他们除了聊一些过去的事情,就没有再聊别的事情了?比如对当朝的看法之类的?”

郭瑾一边处理政务,一边头也不抬的询问跪在面前的临淄营京畿局局长郭朝东。

郭朝东跪在地上低声道:“没有,只有往事,仿佛是刻意不聊当朝的任何事情和不开心的事情,枣祗连饮两壶酒,微醺,被诸葛瑾扶到车上,目送枣祗车队离去,然后诸葛瑾才带着随从返回洛阳官署。”

郭瑾点了点头,停下笔,把做好批示的奏本放在一边,又拿了一本开始阅览。

“下去吧,最好你该做的事情,这一次程昱肃贪,你们临淄营立功很大,没有白费我的一番整顿,你作为京畿局局长,更有配合司隶校尉府的重任,职责重大。”

“臣不敢忘记自己的职责。”

郭朝东顿首。

“这就最好了,我希望你们临淄营要多多发现贪腐官员,多多搜集准确的证据,不要每一次肃贪行动都是朝廷首先发现,而和你们临淄营没有任何关系。

这不是太上皇抚养你们长大的初衷,而且你的郭姓也是太上皇赐给你的,这是国姓,与我一样的姓,背负着这个姓,你要做的事情,比其他人更多,更重。”

郭瑾提点了郭朝东一句。

郭朝东表示明白。

“太上皇与陛下的恩德,臣永不敢忘。”

“嗯,对了,阎柔那边情况如何?”

郭瑾看似无意的又问了一句。

“回陛下,阎指挥使他终日酗酒,大醉酩酊,长久不醒,颇有醉生梦死之志向。”

“哼,醉生梦死,也比喋喋不休要好,他也就只剩一个聪明了,曾经的犀利能干是彻底没了,延德八年以后,临淄营设在地方的分部就没怎么发挥过作用,你们要引以为戒,身居高位,也不可放纵自己!”

郭瑾抬头看了郭朝东一眼。

郭朝东立刻点头。

“陛下教导,臣永不敢忘。”

“好,去吧。”

“遵旨。”

郭朝东很快消失在了郭瑾的面前。

松了口气,郭瑾放下了手里的笔,靠在了椅子上闭目养神了一会儿。

伺候在身边的张德立刻上前帮郭瑾轻揉太阳穴放松。

郭瑾虽然软禁并且实际上架空了阎柔,但是临淄营总指挥使这个职位还是阎柔在做,只是他麾下被分为五个主要分局和三个重要的外国分局,分别有各自的负责人,互不统属。

阎柔被架空,下面八个局互不统属,各有各的职责,等于郭瑾实际上成为临淄营的负责人,掌握临淄营的控制权,所有临淄营指挥部的工作人员都是以郭瑾为中心打转。

郭瑾一边处理政务,一边还要分出一些精力对临淄营提交的重要情报做批示,一开始还好,长期这样搞下来,颇有些疲累。

他更加佩服自家老爹,这种工作强度,还是十三年如一日的坚持,是一种怎样的坚韧啊。

难怪他退位退的如此干脆利落。

“陛下太劳累了,这些日子陛下很早就起来,深夜才入睡,皇后那里都多次派人来问陛下为何还不休息,陛下要注意身体啊。”

张德一边轻揉着郭瑾的太阳穴,一边出言相劝。

这种关系皇帝个人生活的事情,作为郭瑾实际上的大管家,张德还是可以出言相劝的。

郭瑾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现在才知道父亲执掌大权之后是如何的疲累,为何十三年皇帝就叫父亲耗尽心血无以为继,不得不禅位于我,否则,父亲当真是要累死在这张皇位上的。”

张德有些担忧。

“所以陛下需要更多的休息,如此,才能更好地治理国政啊,总是如此辛劳,费尽心血,怕是不能长久,还望陛下三思。”

“说得轻巧啊,父亲费尽心血把权力从士人手里夺回来,为的就是让皇帝能做更多的事情,我既然继承了父亲的地位,也就要做这样的事情。

事情总要人去做,我不做,就要让别人去做,如此一来,岂不是大权旁落?正因为我累,我才有权,那些不疲累的皇帝,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亡国之君。”

郭瑾轻声说道。

张德不懂得什么是大权旁落,他无法想象郭家皇帝会大权旁落。

就那么凶残的样子,居然能大权旁落。

“奴婢不懂什么是大权旁落,奴婢只是担心陛下的身子。”

“身子重要,大权更重要,太上皇对我说过,既然做了这真皇帝,就不能叫苦叫累,要是当了真皇帝还要叫苦叫累,那干脆去做山阳公好了,一边要大权一边还要舒服,天下的好事都给你一人遇上?我还真是天子啊?”

郭瑾想起了郭鹏时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没忍住笑了出来,张德也就陪着笑。

笑着笑着,郭瑾忽然又想起了刘健。

依稀记得之前有人和他提过刘健一嘴,但是当时他太忙了,杀红了眼,没在意。

“对了,山阳公最近怎么样了?之前听说山阳公病了,我还让大医馆的人去问诊,结果如何?”

“月前,大医馆的华大医曾前来求见过陛下,但是当时陛下在忙,无暇接见,奴婢就让他回去侯着。”

张德回复道:“需要召见他吗?”

郭瑾想了想,点了点头。

刘健的事情还是要稍微关注一下的。

“召见他,让他过来一趟吧,山阳公的身体健康还是很重要的。”

“遵旨。”

张德立刻出去让人召见华佗。

华佗很快就赶来拜见郭瑾,接受郭瑾的问询。

“回陛下,山阳公的身子……不太好。”

华佗的面色有些犹豫。

郭瑾皱了皱眉头,觉得不对,问道:“什么叫不太好?”

“山阳公……他过于纵欲,以至于气虚体弱。”

华佗低声道:“气虚体弱的身子,禁不住风寒与暑热,一旦患病便极难治愈,这一次山阳公的病是出了大汗之后立刻钻到冰屋子里导致的,病情持续两月,已经不太好了。”

郭瑾顿时觉得很无语。

刘健的年纪比他还小,现在就【不太好】了?

“他到底是怎么个纵欲法?再怎么纵欲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他才多大?身子就那么虚了?”

“不仅仅是身体虚弱,更有可能是中毒。”

“中毒?”

郭瑾瞬间瞪圆了眼睛:“谁敢下毒?意欲何为?查出来是谁做的没有?我要诛他三族!”

郭瑾很生气。

刘健可是魏帝国最重要的政治盆景,谁敢对他不利就是在对魏帝国不利!

“陛下,此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华佗面色为难的看着郭瑾,稍微组织了一下语句,然后便把刘健干的那些荒唐事一一说出,还把大医馆的一些调查结果告诉郭瑾。

郭瑾得知具体情况,感到相当糟心。

这个事情还真不能怪旁人。

这一次刘健患病的直接诱因是他在和一名宠爱的妾侍行房之后大汗淋漓,觉得十分燥热,就赶快跑到冰屋子里爽快,身边侍从劝他不要那么快去冰屋子里,当心着凉,他不听,结果就着凉了。

本来这样的病症在华佗手上并不难治愈,华佗就没有自己去山阳国,让自己的得意弟子前去。

结果没多久得意弟子托人让华佗亲自去,说情况不妙,治不好,华佗觉得不对,就亲自前往山阳国。

过去一看,了解了一下情况,才知道刘健这家伙的身体已经给他自己玩坏了。

真正的给他自己玩坏了。

郭鹏一共只有六个女人,郭瑾现在为止也就四个女人,刘健一个人除了一个郭鹏给他娶的正妻之外,还有六十四个妾侍。

汉时的规矩一般都是功成受封得备八妾,除了皇帝和某些荒诞的权臣之外,最多也就八个女人,这一规矩为魏国沿用,郭鹏也有类似的规定。

但是郭鹏没有要更多的女人,郭瑾也没有,放眼望去,只有刘健不断地勇闯高峰。

刘健当皇帝的时候在郭鹏的安排下娶了一个正妻三个妾侍,行事尚且节制一些,没什么荒唐的事情。

等到他不当皇帝之后,彻底放飞自我纵欲享受,接二连三搜罗美女,一来二去居然攒了六十四个妾侍。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连妾侍都算不上的、只是在他喝酒或者来了兴致的时候偶尔推倒的舞女一类的女子,这类女子加在一起也有二十多个。

林林总总算起来,刘健算是这个世上拥有女人最多的男人了。

山阳国当地广泛流传着山阳公府的荒唐事情。

说但凡是进了山阳公府的年轻女子,稍微有点姿色的,只要被刘健撞上,就有被他推倒的风险。

不管结没结婚有没有丈夫。

刘健不管,也根本不在乎此女的身份,全然不在乎。

他只要看到比较顺眼的女人就兴致大起,勾勾手,就让身边卫士把这个女人扛起来,找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间屋子丢进去,然后大笑着进去,卫士守在门边,给他创造一个安全的区域,任他享用。

然后一阵折腾,折腾得鸡飞狗跳,山阳公府又要花费不知道多少功夫给他擦屁股善后。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