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澳洲风云1876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参观结束以后,李福寿一行受到船厂方面的热情接待,经过随行相关人员和造船厂方面密集商谈,双方商定了进一步加深合作意向和起步项目。

首先,德国霍瓦兹海军造船厂将派遣120名资深船厂技师,前往红山造船厂传授先进造船技术,并接受澳洲红山造船厂技术骨干在德国深造,形成紧密技术合作。

相关技术转让及人员费用,由红河谷方面支付,霍瓦兹海军造船厂基于双方友谊的长远考虑,予以适当减免。

其次,双方共同启动“沿海快速巡逻舰”项目。

这是一项为澳洲红河谷量身打造的快速巡逻舰项目,经过汇集各方意见以及用户方需求,设定了该级舰主要技术指标。

快速巡逻舰为穿浪型舰身设计,长宽比7.6:1,排水量960吨,定员37人,设计航速23节,单轴驱动,使用最新式的往复式蒸汽机。

舰首一门德制239毫米主炮,4门比利时70毫米副炮,同时搭载4挺加特林手摇式重机枪,装备4具蒸汽鱼雷发射管。

可以看出这是一型以速度见长,兼顾火力打击的快速舰艇,性能指标相当先进。

该级舰被命名为“海鸥”级巡逻舰,将由霍瓦兹造船厂组织设计,并由德国皇家验船师协会审核通过,由霍瓦兹造船厂输出相关技术,在澳洲红山造船厂建造。

该级舰预计建造8艘,每艘造价86万金马克,约合4.3万英镑,价值相当于建造一艘新型12,000吨远洋货轮,整个项目总价值688万金马克。

即便土豪如李福寿,对这么高的价格也不仅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是满满的无奈。

没辙,现如今世界海军装备市场就是这么个价格行情,小排量军舰价格昂贵,大排量铁甲战列舰价格更是高上天,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玩得起的烧钱游戏。

以德国新锐铁甲战列舰“德意志”号为例,其排水量8939吨,主要武备有8门254mm炮,是1874年9月下水的新锐战舰,造价高达817万德国马克,约39.8万英镑。

为了降低购置成本,德国皇家海军不得不捏着鼻子使用了老旧的卧式单膨胀发动机,也就是霍瓦兹伯爵嘴里所说的传统动力配置,导致该舰航速只能维持在12.2节,略低于英国同期舰的水平。

但问题在于英国皇家海军同期舰可是12,000吨的排量,能够跑到平均13节的航速,火力更是双倍于“德意志”号,防护力同样远远超出。

仅从这一点上看,领先德国可不是一星半点。

英国皇家海军为此也付出了重大代价,订购的成本远超“德意志”号,由于采用了八台最新的大型往复式蒸气发动机,24台新式燃煤锅炉,全新研制的高硬度渗碳装甲钢,订购成本据说达到了64万英镑的惊人高度。

先进的代名词就是昂贵,这在“海鸥”级近海巡逻舰上体现的非常明显。

这实际上是一级轻型高速驱逐舰,因为全新设计的流线型舰体而导致成本大大增加,同时使用了二台中型往复式蒸汽发动机以及其他新技术,导致成本居高不下。

李福寿拥有前瞻性的眼光,直到铁甲战列舰在10多年后就会被前无畏级战列舰淘汰,沦为一大堆昂贵而无用的废铁,白白耗费了巨量资源。

大英帝国皇家海军财大气粗烧得起,红河谷可没那么大本事,只能先捡经济实惠的玩儿,顺便锤炼一支小型精悍队伍。

在这个没有出现海军驱逐舰概念的时代,率先打造一款能够负担得起的经济型舰船,命名为海欧级近海巡逻舰。

若是舰体放大,就是不折不扣的驱逐舰。

在19世纪后期

世界海军的发展主流是“巨舰大炮”,铁甲战列舰主导海洋,巡洋舰辅之,依靠更大吨位的船、更厚尺寸的装甲、更大口径的炮、更远射程的炮碾碎敌人。

蒸汽鱼雷的问世改变了海上交战规则,19世纪70年代,英国制造出第一艘鱼雷艇“闪电号”,同类舰艇很快得到普及。

鱼雷快艇排水约百吨,装备30-40毫米小型火炮和两座鱼雷发射管,航速20节左右,能近距离发射鱼雷威胁到巨舰的生存。

海鸥级轻型巡逻舰就是针对鱼雷快艇发展出来的新舰种,可以在远距离利用舰上炮火撕碎鱼雷艇,速度更胜一筹,战斗力上全方位吊打鱼雷艇。

至于说对付铁甲战列舰,这种好事当笑话听一听就算了,可千万别当真,当真你可就傻到顶了。

大型铁甲战列舰虽然航速慢,但是装甲厚,火力猛,火炮覆盖范围广。

动辄装备十几二十几门主炮,被誉为“海上重锤”,全力战斗的时候犹如浑身喷火的海上巨兽,倾泻出密密麻麻令人恐惧的大口径重炮弹,将大片海面搅得一锅粥似的。

别说挨上一发就像玩具似的撕裂成碎片,即便是近矢弹造成的巨大水压,也能够把海鸥级轻型巡逻舰这样的小玩具挤压变形,甚至造成船体破裂下沉。

所以说在二十几年后的对马海战中,扶桑国驱逐舰的集体冲锋发射鱼雷,被誉为“决死冲锋”。

澳洲红河谷与德国霍瓦兹海军造船厂的第三项重磅级合作,就是由红山钢铁厂提供低于市价一成合格的船用钢板,用于抵消相关费用。

也就是说

红河谷与霍瓦兹海军造船厂实质上是易货贸易,一方输出技术和先进产品,一方输出船用钢板,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李福寿当然乐于见到这样的局面,因为红山钢铁厂的船用钢板至今尚未打开欧洲这个最有利可图的出口市场,此项协议可谓是破冰之旅,意义重大。

不单纯对于红山钢铁厂,红山造船厂意义重大,而且对于19世纪联合航运公司同样意义重大。

为何这么说呢?

在澳洲直达欧洲的跨洋贸易航线中,澳洲输出的不管是羊毛还是纯羊毛毛线,优质炼焦煤这些大宗货物,都是典型的轻质物资,即便压成大包,5000吨的轮船也装不了5000吨的货物,原因是舱容不够,堆的太高影响远洋航运安全。

海上的狂风巨浪一来,连货船都给吹翻打沉了。

至于牛奶糖,奶粉,罐头什么的农牧产品,一来数量少,二来也仅仅是普通货物,节省不了舱容。

船用钢板就不同了,在舱底压上十几层钢板,上面再装载大包纯羊毛毛线,或者其他货物,既安全又能多满载货物,搭配起来运输等于纯赚,极大的提高航运公司远洋运输效益。

红河谷输出的船用钢板不但打开欧洲市场的坚冰,而且能凭借资源优势从中获取不菲收益,钢铁产品历来就是大宗产品,以量取胜。

一吨钢材多赚十个先令,一万吨钢材就是五千英镑,可以推动相关产业产生更多价值。

临别之际

霍瓦兹伯爵紧紧握着李福寿的双手,希望李福寿有机会能够前往位于市郊的庄园里做客,霍尔兹伯爵夫人亲手烤制的苹果馅饼非常有名,苹果也是自家苹果园里自产的,保证绝对新鲜。

李福寿婉言谢绝了对方的邀请,即将离开欧洲,他确实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临别寒暄中

李福寿从对方的嘴中才得知,德国皇家海军欠下了霍瓦兹海军船厂巨额款项,高达数百万金马克,令整个船厂的运营陷入困难境地。

德国皇家海军方面有意处理一批蒸汽铁甲战舰,用于抵偿船厂欠债,关键在于这玩意儿,一般人既买不起更用不起,全都是吞金巨兽。

一发大口径重型炮弹动辄价值上百英镑,二十几门大炮一起发射就是数千英镑,人员费用,燃煤费用,维修保养费,日常运营费用等等,就像一个流血不止的伤口,稍微虚弱点的国家根本就支撑不住。

德国是一个传统的陆权强国,皇家海军预算一直都占据开支的小部分,不得不精打细算过日子。

这导致可怜的霍瓦兹伯爵不得不像街头小贩一样,到处向人推荐皇家海军使用过的陈旧铁甲战列舰,几年下来一艘也没卖出去,反而变成慕尼黑上层贵族圈人见人躲的人物。

李福寿悄悄问了一下价格,霍瓦兹伯爵眼睛一亮说道;“亲爱的勋爵先生,“柯尼斯·威廉”号这个排水量达到10933吨的大家伙,只需要15万英镑就可以了,再加上十几万英镑改建费用,它就是一艘印度洋无敌战舰,其他小一点的战舰10万英镑就可以,也就是两艘新型巡逻舰的价格,只要愿意接手价格方面都好商量的。”

“嘿嘿……”李福寿干笑两声,对着充满希翼的霍瓦兹伯爵说道;“红河谷方面肯定没有这样的需求,但是我可以利用自身的人脉帮你询问一下,是否有东方国家愿意接手,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呃……好吧,但愿如此。”霍瓦兹伯爵神情失望的回答,这种敷衍的语言一般都是婉言拒绝,永远也看不到结果。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