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澳洲风云1876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爱德华先生,我对你的出色表演不感兴趣。”李福寿的话让大步走过来的爱德华议长明显愣了一下,脸色随之阴沉下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尊贵的勋爵阁下,这是否有什么误会?”

“不,你犯下的罪行已经得到确认。”李福寿没有接受对方的辩解,接着说道;“你也看到了这几天的大规模法律行动,其实真正的幕后主使已经浮出水面,我们为州检察官办公室提供了大量确凿证据,证明爱德华议长在我离开红河谷期间,就是煽动泛安第斯自由运动的幕后黑手,因此您犯有阴谋煽动叛乱罪,这一点我已经和弗兰克州长沟通过了,他也认可相关论断。”

这话宛若石破天惊,令周围的上流社会绅士淑女们发出一片惊呼声,不由自主的与爱德华议长拉开了距离。

上帝保佑,这指控太可怕了!

“非常遗憾,我只能证实已经看过相关的证据,它的指向非常明确。”弗兰克州长耸了耸肩,对这个昔日的大敌即将倒霉似乎非常开心。

爱德华议长一脸阴沉的盯着李福寿,他用不着着急为自己辩护,作为一名英国退役海军上校,昆士兰州甚至整个澳洲都没有办法迅速的裁定自己的罪名,绵延日久的官司有可能打到伦敦去。

“你真的让我很惊讶,昆士兰伯爵阁下。”爱德华保持着优雅的绅士风范,他的灰蓝色眼眸凝视李福寿,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我,这是个陷阱是吗?而我很不谨慎的踏了进来。”

“这一点我不否认,因为我不能相信一个曾经在路上埋下两桶炸药,想把我送上天的混蛋,哪怕他把女儿送到我的身边也不行。”李福寿用不着隐瞒,很坦率的说道;“我知道,虽然掩饰的很好,但你一直都像毒蛇一样在暗中觊觎我的财富和权势,在我离开后出现巨大的权力空当,你必须要做些什么,为此甚至愿意鼓动泛安第斯运动那些蠢女人闹事,可你别忘了这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那些争取独立自由的言论是赤裸裸的挑衅,绝对不能够被接受。”

“很遗憾,我不接受这些指控。”爱德华似笑非笑的两手一摊,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事。

作为纯正的英国人,州检察官无法像对付其他人一样简单提起公诉了事,由特别法庭依从简单程序审理。

想要认定一名有身份的英国人罪行,必须要给予合适身份的司法待遇,也就是说陪审团和律师,经过法庭控辩双方提交证据及辩论环节,最后由法庭裁定。

若不服自治州法庭裁定,还有权上诉到伦敦上诉法院,这官司就不知道拖到哪一年哪一月。

理论上只要有钱请到足够好的英国御用大律师,可以把这场官司拖上20年,一直到爱德华寿终正寝为止。

不要质疑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差别巨大的待遇,这本就是一个存在阶级划分的时代,贵族与平民不同,同样都是英国女王陛下的臣民,英国本土和自治领又不同。

李福寿神色淡定的走到爱德华的面前,语气淡淡的说道;“我不想威胁谁,但也别把我当做傻瓜,得罪了昆士兰伯爵一定要付出代价,除了方才这条路以外,我给你一条名誉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他脱下白手套扔在对方的脚下,“哦,天哪,决斗……”周围绅士淑女们响起一片惊叫声。

源自于15世纪古老的决斗传统,虽然因决斗过于泛滥曾被各国国王严令禁止,但是在贵族圈依然很流行。

勃艮第王国以国王贡德巴尔达斯的名字命名了第一部决斗法令,所有的法律诉讼程序中都允许用格斗来代替发誓作证,洗清罪行。

爱德华一张灰蓝色的眼中闪出一丝火焰,他是一位视荣誉为生命退役军官,在挑战面前绝不能够退缩,否则名声尽毁。

“我想明确一下,尊贵的昆士兰伯爵大人,您是亲自下场参与决斗吗?”

爱德华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贵族有权利可以让人代替自己决斗。

贵族和平民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双方的决斗贵族可以使用刀剑,而平民只能使用棍棒。

贵族可以骑马执剑,平民只能站在地上迎战。

“是的,我会给予你公平的待遇,邀请了佛兰克州长作为公证人,杰姆-斯特杰斯先生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作为第二公正人。”李福寿表现的非常大气。

杰姆-斯特杰斯神色有些激动的微微弯腰行礼;“这是我的荣幸,尊敬的勋爵先生。”

“那我没有问题了,我接受你的决斗请求。”爱德华同样干脆,事实上他已经没有退路可选。

与其沦为阶下囚不名誉的死去,莫如奋起一搏,求得一线生机。

作为一名大英帝国皇家海军退役军官,爱德华这点血性还是有的。

南怀玉和傅彭两人手捧着托盘上来,一个里面放着两把左轮手枪,另一个托盘上放着西洋刺剑和相同长度的直刃唐刀。

按照决斗规矩,为了公平起见一方提出决斗,另一方可以决定使用何种武器。

爱德华眼睛扫过左轮手枪,停留在西洋刺剑,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一位剑术高手。

“勋爵阁下,我选择刺剑。”爱德华很快作出决定。

李福寿点点头说道;“很好,那么唐刀就归我了。”

片刻之后

公证人弗兰克与杰姆-斯特杰斯检查了双方武器,点点头示意可以了,双方武器都没有问题。

决斗双方都是身高腿长的体型,使用的是同样长度的冷兵器,只不过一个年轻一个年老罢了。

谁都不能否认,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

实质上在西洋剑的格斗中,一手持刺剑进攻,一手持圆盾护卫才是正解,不过双方都没有圆盾护卫,这方面算是扯平。

李福寿手中的直刃唐刀占了便宜,这种直刃唐刀型状类似于扶桑刀,刀刃极长而且锋利,可刺可劈砍,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使用起来威力无穷。

李福寿单手持刀长身而立,目光盯着对方蕴含冷意,这条阴险的毒蛇呆在身边始终是个威胁,必须要尽早除去。

更何况他的议长位置,也是李福寿迫切想要得到的。

“现在我宣布,决斗开始了。”

弗兰克话音刚落,爱德华立马抢先进攻,猛的一个突刺步袭击,准备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李福寿持刀猛的斜砍下来,狠狠的砸在刺剑的剑身上,将毒蛇一样袭来的剑尖劈歪了,回手刀光一闪而过,整个人已经向后退了好几米。

一个回合的交换结束,快的像电光火石一般。

爱德华身形呆滞了一下,脖子上的锋利刀口鲜血喷涌而出,引起围观的上流绅士淑女们一片惊叫声,身体颓然的栽倒在地上死去。

爱德华确实是西洋剑高手,但李福寿也不是弱者,更兼有年轻人速度猛,力量足,反应快的特点,对付一个快60岁的糟老头子足够了。

尤其是这一下唐刀回抽,速度当真快到了极致,爱德华在身体前冲的同时试图躲避,可哪有刀锋快?

一个照面,已分生死。

“爱德华先生用生命捍卫了自己的荣誉,我相信他并非是幕后指使者,将会撤回相关指控。”李福寿用丝绸手帕揩净雪亮刀锋,神情淡淡的说道。

“哦……让上帝保佑你,尊贵的伯爵阁下,您是我见过最有风度的绅士。”

“您真是一个大度的人,让人钦佩不已。”

“我想这是爱德华最好的归宿,尊贵的伯爵阁下,用家族名誉起誓,这是我见过最公平的决斗。”

爱德华尸骨未凉,一众上流社会的绅士们已开始吹捧胜利者,这其中有很多他的多年好友和关系紧密的家族,在现实面前迅速转风使舵。。

上帝在上,只能请爱德华原谅了,毕竟大家今后还要仰仗昆士兰伯爵阁下。

死者己矣,活着的人还要将生活继续下去。

李福寿表面镇定的向着一众嘉宾频频点头颌首致意,心里欢喜的早已乐开了花,太棒了。

他为自己的表现打100分,生死决斗本就不是一拍脑门决定的,事先做出了充足准备。

捧着刀枪走上来的南怀玉,傅彭都是个中高手,事先经过反复演练果然一举建功。

除掉爱德华这个心头大患,展现在李福寿面前的昆士兰州就像熟透的果子一样唾手可得。

红河谷牧场向南方,向北方向西方的扩展,广阔地域将大量的白人城镇包围在其中,不但将红河谷的影响力扩张出去,而且掌控了部分白人议员的话语权。

李福寿之所以匆忙的赶回来,就是为了9月份中旬的议会中期选举,这是红河谷彻底掌控昆士兰州的关键一步。

只要拥有过半数席位,掌控了州议会,再加上已掌控州自治公署和傀儡州长弗兰克,李福寿将成为昆士兰州真正说一不二的强势人物。

李福寿怎能不开心,怎能不乐开了花?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