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坠落

听书 - 仙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仙宫正文卷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坠落从那光门模糊的波动之中,在场所有人都是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那个外部世界的感觉!

真的可以离开!

在场所有的修士见了眼前景象,皆是目中露出欣喜之色。

不过那巨大的宫殿之上的红色光芒,此刻却已是十分暗淡了。

感觉再要不了一会儿,就将会完全消失,到那时候,这座宫殿,就将陷入彻底的死寂,变回那个冰冷的巨石宫殿。

同时,变成了那滩黑色粘稠液体的龙壑暝,也将会再次彻底的被封印在其中,无法再出来。

或许在三年之后,罪恶之渊重新打开,重新进入其中的修士们,经历千辛万苦重重磨难跨越妖兽重重的外围,进入这众神墓地,来到这座宫殿中,看见里面的一些属于修士的骨头,也会产生好奇的心理。疑惑于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众人快离开这罪恶之渊吧!”卫长康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说道。

有很多修士们已经迫不及待离开这罪恶之渊,不过在跨入那扇光门先前,众人都是极有统一性的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罪恶之渊。

众人都是在这里面经历和无数的生死,才活了下来,如今终于要成功活着离开,临道关头,难免生出一些感触。

不过在又将这众神墓地看了一眼之后,人们还是转过身去,头也不回逃也似的跨进了光门。

这光门无比巨大,不一会儿就就已经差不多快要全部出去,因为叶天和钟晚的原因,西周神朝和太虚门的人们都落在了最后面。

陆尚他们走到了门口,满怀感触的回头看看罪恶之渊,又看向了叶天,说道:

“当初你说要带众人成功离开这里,谁都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做到了!”

说到这个,旁边的杜衡柏顿时流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

叶天随意笑了笑,说道:“都已经过去了,不用再放在心上。”

杜衡柏轻轻点了点头,也不再犹豫,跨出了光门。

接下来是南雪意,她认真的看着叶天,平日里仿佛冰霜一般的俏脸这时仿佛都已经尽数融化开来。

她嘴巴动了动,但是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嘴角微翘,展颜露出了一个微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南雪意本来就极为好看,这一笑,映衬得仿佛连这单调的众神墓地都增添了许多的色彩。

其余太虚门的修士们也是纷纷向叶天点头致意,还有西周神朝的人在感谢过钟晚之后,也纷纷向叶天行礼,这一路来,若是没有叶天,他们也早已经死去。

是眼看着众人都即将踏入光门之中,叶天和钟晚对视一眼,点点头也准备离开。

离开先前,叶天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众神墓地。

永恒灰暗的天空,天上闪烁的血红色星辰,遥远的天边,永恒在移动着的巨人黑影,神圣浩大的梵乐,还有巨大化的山川河流,以及种种建筑……

后方的巨大宫殿上,夹杂着黑色雾气的血红色光芒已经快要完全消散殆尽,只余最后的一丝,再过几息的时间应该就会彻底消散,届时宫殿就将再次变得沉寂,完全冰冷。

但突然!

从那只剩余一丝的血红色光芒之中,突然有一道极为纤细的黑色丝线电光火石一般射了出来!

那黑色丝线一出现,仿佛就有无穷无尽的邪恶从其中传出!仿佛那是汇聚了整个世界肮脏与恶毒的集合,伴随着尖利刺耳的凄厉哭嚎声!

叶天心头一惊!

这不就是那龙壑暝所化成的黑色粘稠液体,当下竟然变成了一道极为纤细的丝线,从残余的红光之中飞了出来!

那黑色丝线径直向着光门而来,似乎也想要逃出去!

这龙壑暝,竟然还在挣扎!

叶天目光一沉,手中仙气凝聚,顷刻间探出!

那黑色丝线的速度极为恐怖,一个瞬间就来到了光门先前,眼看就要冲进光门之中。

但叶天的手出当下了前方!

牢牢的将那黑色丝线给抓住!

“叶天!”

凄厉刺耳的哭嚎之中,含混的出现了叶天的名字,似乎是那龙壑暝在充满怨毒的嘶吼!

叶天冷哼一声:“你休想逃脱!”

他的手将黑色丝线紧紧的抓住。

但下一刻,黑色丝线在剧烈挣扎之中,突然停止,仿佛杀死了猎物的毒蛇一般,疯狂的顺着叶天的手臂缠绕了上来。

和身体一接触,叶天就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剧烈冰寒夹杂着仿佛要让人神魂颠倒的疯狂邪恶之感传来!

叶天急忙调动体内仙气阻挡!

但那黑色丝线却趁着这个机会将叶天的手臂缠得死死的!

“哈哈哈哈!”

尖利嘶鸣之中,仿佛那龙壑暝在癫狂的大笑!

“那你也留下来吧!”

一道巨大的力量传来,瞬间拉着叶天向那宫殿飞去!

这一切说起来长,但实际发生的时间却非常之短暂,甚至前面太虚门和西周神朝等人跨出的脚还没有落下,转过去的目光还没有真正移开,一切就已经发生,叶天就被黑色丝线强行拉扯向了宫殿。

在这样的短暂的时间之中,只有距离最近的钟晚反应了过来!

她下意识的就抓住了叶天的另一只手!

但那龙壑暝的本体已经被叶天丢进了宫殿之下的镇压所在,不知晓为什么,在那里里面他的力量似乎增大了许多,叶天根本无法反抗!

瞬息之间,叶天就已经来到了宫殿先前,那最后一片残存的夹杂着黑雾的血红色光芒先前。

这最后关头,叶天转眼对抓着自己的钟晚吼道:

“松手!”

下一刻,叶天就被黑色丝线拉进了红光之中。

钟晚并没有松手,也跟着被拉了进去。

这时,最后一道血红色光芒终于完全敛入了大殿之中,彻底消散。

这座巨型的岩石宫殿,终于完全沉寂了下去,彻底恢复了冰冷与安静。

远处离开罪恶之渊的那道光门也同时迅速的缩小,最后完全消失在了空中!

这一片世界终于完全安静寂寥了下来,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并且以后无数万年还会如此下去。

远处的天际,顶天立地的巨人黑影还在不知疲倦的缓缓移动。

悠远的高空之中,依然在永恒的回荡着那悠远宏大的‘神吟’!

……

……

被强行拉扯进入血红色光芒之后。

叶天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只是无尽的坠落,坠落,坠落。

紧跟着,又感觉仿佛进入了冰窖,无穷无尽的刺骨寒意将他的身体完全吞噬。

随之而来的,还有至极的邪恶和肮脏感觉,直刺神魂,让人感觉大脑之中难以忍受的痛苦和恶心,一阵一阵,翻江倒海。

这种感觉叶天曾经在那元都战尊墓穴的虚幻山壁后面感觉到过,还在龙壑暝化为的那滩黑色的粘稠的黑色液体上面感受到过。

叶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龙壑暝最后挣扎着想要逃脱,被自己组织,结果它竟然将自己拉了进来。

刺死周围的感觉和窒息的黑暗,让叶天心中有一个让人骇人听闻的判断。

自己很可能被龙壑暝拉着,来到了那宫殿之下,虚幻山壁之后,黑色雾气源头,众神之位将其镇压的所在之处!

这神秘地方的恐怖叶天先前就已经有多次察觉,这觉得是一个远远超出了罪恶之渊恐怖无数倍的地方。

并且当下已经知晓,整个罪恶之渊之中所有的危机,所有的恐怖,全部都是来自于这个地方。

这个靠着无穷的邪恶痛苦和肮脏就将外围的极大部分范围影响,成为让整个世界都声名远播的极度凶险之地!

最主要的是,这个地方能做到这一切,还是在无数远古拥有通天彻地威能的强者用生命为代价,甚至将尸体都埋葬在这里形成一个前所未有的镇压之下,达到的。

只有了解这一切之后,才会明白,其他那些修士们所知晓的,布满了恐怖妖兽的外围,头顶的众神墓地,这些地方根本就不能算是罪恶之渊。

真正能够恰如其分的称得上罪恶之渊的,就是这被众神墓地永恒镇压在下面的地方。

而当下,叶天很有可能就处在一个这样的地方!

坠落依然在持续,仿佛已经深入了地狱之中。

但叶天心里很清楚,如果这里真的是那被镇压之地,那绝对将会是比地狱还要恐怖无数的地方。

又过了很久的时间,叶天终于自己摔在了某个冰冷坚硬的东西上面。

应该是地面,材质摸起来应该是石头。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那种和龙壑暝化为的粘稠液体发出声音完全相同的诡异声音一直充斥在耳边。

不,不对。

叶天用仙气完全封住听觉,那种声音却依然在心中回荡,刺激着神魂。

这种声音和那‘鬼泣’一样,完全作用于灵魂。

只是,此时的这种声音的刺激要强于外部那‘鬼泣’无数倍!

很显然,外部的‘鬼泣’源于此地,充盈在这个地方的恐怖啸叫透过层层镇压之后,在外界依然能够依稀听到,然而就是那种被削弱了无数倍以后的声音,依然让无数进入其中的修士被折磨的欲生欲死。

在上层众神墓地时候,那种‘鬼泣’对叶天没有任何的影响,但是在这里,却让叶天也深深的感受到了神魂癫狂的感觉。

呻吟了半饷,稍微在在这种折磨之中感觉到了一些适应,叶天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但叶天的神识刚刚释放出来,就瞬间感觉一种剧烈的冰冻和刺痛,剧烈的颤抖之中,叶天的神魂都仿佛要被当场冻僵!

叶天不敢迟疑,第一时间急忙将神魂收敛。

看来在这个地方,哪怕是仙人境的修为,都被剥夺了神识。

这样一来,叶天也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

不过这时,叶天突然发现缠绕在手臂上,将自己拉扯到此地的那黑色细线不知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但是另一只手的手腕上,却有个东西在抓着自己。

但是没有任何的危险,能感觉到那是一个人的手,手很小。

叶天心神猛然一震。

方才自己被黑色细线缠绕住的时候,身旁的钟晚第一时间抓住了自己,却没想到两人一起被扯动。

意识到无法挣扎的时候,叶天让钟晚放手,但钟晚并没有放。

一直到了这里,她还在牢牢的抓着。

叶天另一只手下意识探过去,抓到了一个细细的胳膊。

“钟晚?”

因为对周围的环境完全陌生,不知晓黑暗之中还有什么未知的东西,因此叶天不敢大声,声音压到了最低,轻轻问道。

“嗯……”

旁边的黑暗之中传来了一个微微颤抖的声音。

叶天急忙问:“你还好吗?”

“冷……”

就连叶天都觉得冷,金丹期的钟晚自然已经是濒临绝境,若不是她刚刚接受到了仙道传承,体内尚有微弱仙气存在,估计一开始的时候,就会被冻死。

听她那微微颤抖的声音,叶天就知晓,钟晚当下的状态的确不太好。

“还能动吗?”

“能……”

说是能,不过听声音,叶天觉得钟晚当下一定是够呛,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两件道袍,也不管有没有用,通过声音传来的位置,大致摸清楚了钟晚的所在,摸索着给她套在身上。

然后又取出了一颗丹药,塞进了钟晚的嘴巴里面。

“手不要松开,此地陌生,若是走散,会很麻烦。”叶天小声说道。

“好……”

那边黑暗里钟晚应着。

沉默了一会儿,那丹药似乎有了一些作用,钟晚的情况比方才稍好了一些,出声问道:

“这是什么地方?”

叶天摇头说道:

“我也不清楚,但很有可能是那龙壑暝本体所在之处,也就是他被镇压的地方,罪恶之渊中那黑色雾气和‘鬼泣’的源头所在。”

但这时钟晚又断断续续的说道:

“但是好……熟悉……我好像……来过?”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