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曾经之事

听书 - 仙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仙宫正文卷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曾经之事叶天看向钟晚所在之处,结果却是让其面露凝色,以他的修为,却是在黑暗之中什么也看不见。

眼前景象,他的心中马上想起了先前龙壑暝对钟晚所说的那些话。

“先前那龙壑暝所说,难道是真?”

钟晚闻言却是沉默了。

“那你相信吗?”叶天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钟晚说道。

这钟晚无法回答,倒是侧面印证了龙壑暝所说之话属实。

这钟晚和龙壑暝,怕是同样的存在。

只不过龙壑暝是被镇压在这里,而钟晚,恰好就是镇压龙壑暝本体的那个存在。在数万年漫长的岁月之中,钟晚不知晓为什么产生了离开的想法,并且成功的离开了众神墓地。

而在钟晚离开之后,封印松动,在下方的龙壑暝找到机会逃了出来。

而且,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钟晚和龙壑暝必然都不是本体,很可能只是一缕残魂。

这样一来,钟晚那诡异的阵法能力也就能够解释。钟晚离开众神墓地之后,保持了她在阵法之上的能力,但所有的记忆却全部消失。

而龙壑暝恰恰相反,他保留了所有的记忆,但自身的能力却完全消失,甚至于不足以维持人形,只能寻找‘容器’,然后附身进去,一开始看到的十五六岁少年和后来的周勉都是这样的‘容器’。

这也就是龙壑暝所说他觉得他和钟晚是同样的原因。

将这些想明白之后,叶天便将自己的推测告诉了钟晚。

钟晚不知晓在想什么,沉默了半饷。

然后才轻轻的说道:

“我不觉得熟悉。”

“我从没有来到过这里!”

说这两句话的时候,钟晚的声音里面似乎有着极为强烈挣扎感觉,她似乎觉得很痛苦。

叶天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钟晚又是沉默了起来,叶天能够隐隐听到她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声音。

过了一会儿,钟晚的呼吸声平静了一些,说道:

“我不知晓,我只是觉得脑子里面,好像多了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剧烈凄惨的哀嚎声音响起!

这声音骤然响起,打断了叶天和钟晚的对话,甚至感觉身下的地面都猛烈震动了起来。

随着这声音的传播开来,叶天突然感觉一阵极度危险的感觉传来,向着自己这边疯狂的逼近!

叶天想都没想,一拉钟晚,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然后凝聚仙气于身前,形成一道防护!

下一刻,一道恐怖的巨力携带着让人感觉身上一阵灼痛的高温,狠狠的从叶天的身上掠过,他用来防护的仙气瞬间崩溃!

叶天只感觉喉咙一甜,心中惊骇。

这道巨力的目标明显不是他,而且只是从他的身上掠过,竟然就能轻易将他的防护撕扯开来!

但叶天没有来得及多想,突然耀眼刺目的光芒不知晓从什么地方爆发出来,瞬间填满了他的所有视野!

半饷之后,耀眼的光芒才渐渐的散去!

叶天这才看清楚,在距离他极远处,大约万丈之外,一大团湛蓝色的火焰正在徐徐升起!

这火焰的散发出来的光芒,将放眼所及的一切全部都照亮!

可以看到那湛蓝色的火焰的中心,有一个巨大的模糊黑影,那黑影似人似兽,难以辨认具体。

但那恐怖至极,震荡整个空间的哀嚎声音,正是从那火焰中的黑影上发出。

随着它的惨叫,一道道实质的音波形成了巨大的半透明涟漪,一圈圈的扩散开来。

方才叶天感觉到的那种危险感觉,以及从叶天身上掠过就轻易将叶天重伤的波动,就是这种实质的音波!

叶天所处位置距离哪里足足有数万丈遥远,那音波扩散到这里,已经极为微弱,却可以伤到叶天。

这可不是攻击,只不过是那黑影发出的惨叫声而已。

那么此时正在哀嚎的那个黑影该有多么强大?

而它正在被残忍的燃烧着,那湛蓝色的火焰又该有多恐怖?

在湛蓝色火焰之中,那诡异的巨大黑影在疯狂的挣扎着!

它一头狠狠的撞在地上,让整个大地都摇晃了起来。它积蓄了力量之后跳起,但根本没有跳到多高,一道缭绕着湛蓝色火焰的长条状东西就从周围的虚空之中浮现,狠狠的抽在了它的身上!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叶天都能看到这一下,那只诡异的黑影就被抽的皮开肉绽,漆黑色的鲜血夹杂着血肉洒向四周。

黑影发出了更加凄厉的吼叫之声,向地面坠落而去,狠狠的砸在地上。

整个地面再次摇晃。

方才那奋力一跃,被抽中一记,再加上湛蓝色火焰的疯狂燃烧,似乎是终于耗尽了黑影的所有力量,它虚弱的匍匐在地上,一动不动!

“惩罚之火!”

旁边的钟晚突然呢喃了一句。

叶天转过头去:“你说什么?”

谁知晓钟晚那张极为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了更加迷茫的表情,看着叶天问道:“我没说什么啊。”

叶天看见钟晚当下完全不是在撒谎的样子,想起了方才钟晚带着挣扎的话语,沉吟了片刻,不再多问。

极远处的动静暂时安静了下来,但那湛蓝色的火焰却并没有熄灭,而且依然在那黑影的身上熊熊的燃烧着,叶天一眼看去,只觉得那火焰足足有数千丈高。

在这个位置,都能感觉到一阵阵剧烈的灼热感觉扑面而来。

不过在那火焰燃烧的时候,似乎在这个空间之中的那种‘鬼泣’声音减弱了许多。

也不知晓那火焰究竟会持续多长时间,但当下这个机会难得,叶天站了起来,打量周围的环境。

钟晚也站了起来,她其实只是瘦,并不矮,此时身上套着两件属于叶天的道袍,显得有些鼓鼓囊囊,却莫名增添了一种可爱的感觉。

叶天看着自己的脚下,先前在黑暗之中,叶天摸起来感觉像是石头的材质,但此时一看,却发现和石头有些极明显的区别。

它的表面略微粗糙,但是却通体都呈现着一种有些厚实的白色。

再看之下,叶天突然眉头一皱,因为这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人……骨头?

只是环绕之下,他和钟晚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极大的山洞,高大约有数十丈,完全看不出来骨头的形状。

而且方才远眺那数万丈之外的湛蓝色火焰,叶天大概能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在一座高山之上。

山洞的深处黝黑,叶天往前方山洞的出口走去。

远远看去,辽阔的大地距离自己的确有数千张的距离之远,这应该是一座拥有如此高度的山峰。

但片刻之后,叶天来到山洞口,停住脚步,脸上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这的确不是一座山峰,而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身体!

准确的说,是一副足有数千丈巨大的骷髅!

叶天往下看去,可以清楚的辨认出鼻梁,肩膀,身躯,还有双腿。在这幅骷髅的肋骨之上,有数条数十丈粗大的铁链深深的钉在上面,另一头遥遥往下,一直延伸到大地之中。

而此时,叶天和钟晚,正站在这具骷髅的眼眶之中!

同时,再往周围看,叶天还发当下目力所及的范围内,还有无数个巨大的黑影,奇形怪状,全部都是被铁链牢牢的拴在大地之中。

远远看去,叶天甚至产生了一种自己回到了众神墓地的外围,那里也是拥有着无数林立的山峰。

有无穷无尽的黑色雾气正在从它们的身上之上弥漫出来,缭绕在身体周围,所以远远看去,都是一个个黑影,无法看清它们的具体模样。

叶天当下身处的这具巨大的骷髅之上,其实也缭绕着黑色雾气,只不过叶天身处其中,这些黑雾的范围极大,因此才得以看出。

这些黑色雾气从无数个黑影身上弥漫出来,少数缭绕在身体周围,多数都是飘荡在上空,让整个天空都变成了一个黑色雾气的海洋。

就在两人震惊的眺望着眼前这个诡异的世界之时,在侧方数万丈之外的方向上,又是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喝!

这次叶天看的清清楚楚。

四只巨大的手臂从那黑影的身体上伸了出来,抓住身上的铁链在怒喝声中疯狂的撕扯着。

但下一刻,那些铁链就化成了湛蓝色的火焰,瞬间将黑影吞噬在其中!

那黑影不甘示弱,疯狂的挣扎着。

看得出来它想要做的就是离开它所处的位置,但是刚刚跳出,就被湛蓝色火焰凝固成几条巨大的长鞭,重重的抽在它的手臂上。

只是一下,它的一直手臂就被直接抽断而去!

片刻之后,那黑影的四只手臂全部都被抽断,愤怒的嘶吼也变成了痛苦凄厉的哀嚎,片刻之后,它也变得虚弱了下来,停在原地,不再挣扎!

叶天看着这一切,再看看另外一个还在被湛蓝色火焰燃烧的黑影,想到方才钟晚突然说的那惩罚之火,心中一个念头不可避免的生了出来。

这里根本就是一个监狱!

这些黑影,包括自己脚下的骷髅,都是被关押在其中的囚犯!

龙壑暝也是其一!

在监狱之中,那湛蓝色的恐怖火焰就是监狱看守中的刑具,而上层的众神墓地,就是监狱的围墙。

如果龙壑暝所说是真,那钟晚曾经也是这监狱的一个看守,一个狱卒!

但叶天知晓当下绝对不是追寻这些答案的时候,而是自己和钟晚的安全。

如果说这里真的是一个监狱,这些黑影都是其中的囚犯,那么自己和钟晚,就只能算是误闯入其中的一个小蚂蚁。

随便一点小小的动静,都能轻易的要了他们的两个的命。

尤其是方才亲眼目睹了两个黑影的挣扎,若是此时他们当下脚下的这具骷髅也积攒好了力量开始挣扎。那么不管是骷髅的一举一动,还是那湛蓝色的惩罚火焰,他们两个都将没有任何反抗机会的死去!

叶天严肃的对钟晚说道:“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钟晚也想明白了这一点,小小的脸上满是紧张,重重点了点头。

在这里叶天也完全体会到了其他普通修士在众神墓地之中的感觉,那就是无法使用移动术法。

根据大致的推测,叶天推断这应该是此地黑色雾气凝聚的原因。

虽然上层也被黑色雾气蔓延,但那比起此地来说罢全就是沧海一粟,上层的黑色雾气薄弱到只能够镇压灵气。

他们二人此时所在之处是这具骷髅的眼眶,若是深入,不知晓其中会有什么危险,唯一的选择就只有从外面跳下去。

而且这骷髅巨大,每一根骨头,都足以作为落点,想要下去应该还是比较轻松。

但这时,从后方的黑暗中,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

叶天转身看去,前方一个骷髅走了出来。和他们此时脚下这具骷髅一模一样,但却只是和常人一般大小。

那骷髅的双眼之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落在叶天的眼中,确实极为的熟悉。

“龙壑暝,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叶天冷冷说道。

“来到此地,你之死亡只是早晚问题,我已经不在意。”龙壑暝说道:“我的目标是钟晚!”

叶天叹了口气说道:“看来钟晚果真就是镇压你之人,你还在妄想逃离?”

龙壑暝语气怅然的说道:“自由,我已向往无数万年。”

“那不是你!”

旁边的钟晚语气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冷漠的说道。这语气在叶天听来,和方才说出此地熟悉,说出那湛蓝火焰之名称的时候,完全相同。

钟晚继续说道:“真正的龙壑暝是我等脚下这尊骷髅的名称!”

“而你,只不过是无数万年来,龙壑暝意识分出的一缕残念!”

对面的龙壑暝压抑不住的语气惊讶,说道:“你的记忆恢复了!?”

此时的钟晚,神色冷漠高傲,就像一位九天之上的圣者,声音清冷之中带着一丝回响,仿佛周围的空间都在她的声音面前微微的颤抖:

“当年龙壑暝被镇压无数万年,想尽手段无法逃脱,便欲燃烧神魂与我同归于尽。”

“殊不知当年我等为除此魔,耗尽心血无法完成,龙壑暝此举恰如我所愿。”

“然龙壑暝心机深沉,在燃烧神魂先前,暗中修炼分魂之术,想在神魂覆灭之后,残余一丝生命。”

“我发现之后尽力弥补,在神魂燃烧先前,亦留下相同手段,只可惜情势仓促,只来得及将其分魂重创,力量尽失。我之记忆也大部消散,只有丝毫残余却也陷入沉寂。”

“虽然不知晓你到底是如何在被我重创之后,重新凝聚了灵智,但你连龙壑暝的分魂都算不上,只是一残念而已。”

“你可知龙壑暝的本体乃是一名人类修士,此时的骷髅只不过是在其神魂俱灭之后,万年时间中被惩罚之火煅烧之后形成。”

“因此你连他的本体模样都是不知,只能按照你灵智生出之记忆,幻化成这一骷髅模样!”

龙壑暝沉吟了片刻,平静的说道:“是,我的确只不过是在他分魂之上生出的一缕残念,但镇压龙壑暝的你也已经死去,只要我带着这本体挣脱了封印,并成功融合,那我依然是真正的龙壑暝!”

这时,钟晚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方才那种神圣冷漠的气势瞬间消散!

她的眼中重新流露出迷茫的神色,看向了叶天,显然根本不知晓方才发生了什么。

对面的龙壑暝倒是冷笑一声:“看来你当下的状态比起我来,更加不堪。”

“可惜了,若是你记忆完全觉醒,我也只能有逃跑的份了。”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你放心,就算她的记忆依然没有恢复,但想要彻底的灭杀你,依然可以轻易做到!”

龙壑暝冷笑说道:“这可是我之身体,你以为在这里面,你们能杀死我?我拿你叶天的确困难,但若想要杀死这实力于我而言如蝼蚁般的钟晚,却是易如反掌!”

说着,龙壑暝身形闪烁之间,伸出只剩枯骨的手,向着钟晚抓去!

但下一刻,他的身形就凝固在了原地!

龙壑暝眼神僵硬的低头看去。

只见在他的脚下,闪烁出了一道微微旋转的光阵,一条微弱的联系从光阵之上延伸出去,另一头连在钟晚的身上。

叶天淡淡的说道:“钟晚先前的记忆基本消散,剩余丝毫也陷入沉寂,但她一直拥有的,可是曾经本体的能力。”

“她曾经镇压你无数万年,这个世界之上,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像她那样,可以那么轻易熟悉的,就将你困住!”

叶天叹了口气,言语之中带上了一丝怜悯,说道:“到此为止吧,龙壑暝!”

阵法中的龙壑暝眼中闪烁着恼怒的神色,说道:“此地可没有漫天的星辰能够借你之力量,凭借你们两个人的力量依然杀不了我!”

叶天笑着说道:

“你又错了,若是没有星辰,那我便是星辰。”

说着,他轻轻伸出手,遥遥的指向了龙壑暝。

一道缥缈的星辰之力开始汇聚而来。

借用星辰只不过是这一神通的起点,当真正大成,并且实力与之匹配之时,那更高一层的境界更像是星辰借了施展神通之人的威势,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就像那元都战尊在施展之时,漫天星辰的光辉甚至于压过了天上太阳月亮的光辉,这就是星辰也在借助元都战尊的力量。

当下的叶天当然无法做到,但他却可以模拟出星辰之力,强行施展‘落星’神通。

当然对于当下的叶天来说,肯定还是借用星辰之力更加强大。但当下,想要杀死眼前的龙壑暝,已经远远足够。

亲眼看着在叶天的指尖真的出现了微弱的星光,龙壑暝的眼中流露出了绝望和恐惧。

“你们就算杀死我,也无法在这里活下去的!”龙壑暝沉声说道:“杀死我又有什么意义?我对这里的了解比记忆完全恢复的钟晚还要深,我可以帮助你们!”

“我还有价值!”

说到最后,龙壑暝的声音之中,已经充满了恳求。

钟晚又恢复了那高傲神圣的语气说道:

“如此两面三刀,抹奸溜滑,确实有一些当年那真正龙壑暝之恶心风采!”

说罢这句近似于吐槽的话,钟晚又恢复了正常。

钟晚方才还说过,龙壑暝本来是一名人类修士,通过此时这句话,叶天倒是能够猜到他同样被封印镇压的原因。

心中想着,叶天手上那颗星辰已然凝聚完成,他手指轻推,那颗星辰便仿佛黑夜中一颗孱弱的烛火一般,轻飘飘耳朵被风吹起,向着龙壑暝落去!

龙壑暝还想说话,但是星辰却已经飘至。

在那颗小小的星辰和龙壑暝的身体接触的一刹那,他那骷髅的身体彻底崩溃消散开来,仿佛被碾碎了的花瓶。

他那邪恶恐怖的黑色粘稠液体一样的本体显露了出来。

但那星辰并没有消散,而是径直的落入了黑色粘稠液体之中,这才仿佛石沉大海!

但下一刻,无比凄厉的哭嚎声响起,但此时这种声音却格外的惨,拥有了前面两次击败龙壑暝的经验,叶天已然知晓到底应该如何将龙壑暝彻底杀死。

在尖利鸣叫声中,星辰散开,化为细微的光点,然后落在那黑色的粘稠液体上,开始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在钟晚施展出来的阵法禁锢之下,那黑色液体连挣扎动弹都无法做到丝毫。

燃烧之中,哀嚎声迅速的减弱,最终彻底寂静,黑色粘稠液体完全消散在那阵法之中。

看到这一幕,叶天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他还是有一点心有余悸的仔细查看了一番,确认龙壑暝已经完全死去。

毕竟算下来他前前后后竟然已经将这龙壑暝杀死了三次。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