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田园悍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哎,你别瞎跑,那有结界!”

余夏儿连忙冲他背后大喊,却见他如个炮弹似的,朝结界撞了过去。

啪!

捂额,有点没眼看。

不过她还是看了。

大徒弟跑太快,以怪异的造型贴在了结界上。

显现的结界如同着了火般,不断地燎着,让人看着觉得下一刻那结界上的人就会被烧成灰。

该死!

余夏儿面色微变,连忙朝结界飞掠去。

她以为大徒弟是撞得太猛晕了过去,担心养了几年的徒弟就这么化成灰,结果她手刚伸过去,都碰到衣角了,大徒弟却‘啪叽’一声掉到了结界里面。

结界还留着个窟窿,正在迅速愈合。

余夏儿下意识伸手去掰了掰,但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也没能阻止它愈合。

下一瞬,她掏出来个袋子,朝豁口丢了进去。

“淮书,出来的时候记得多摘点凤凰果啊!”余夏儿话刚喊完,窟窿就消失不见。

淮书本来还一脸茫然的,被一个大袋子罩住脑袋,瞬间就回过神来,耳边传来无良师父的话,他就挺无语的。

把大袋子拿了下来,看了看。

师父也太看得起他了,竟然拿了个五百斤装的,而且师父也太……咳,这等好材质不拿来做衣服,反倒做袋子,也太暴殄天物了些。

淮书不自觉抬头,紧抿着唇,看了师父一眼。

余夏儿手比心,一脸笑容:“小卿卿加油,师父看好你哦。”

淮书:……

哼!

就挺气的。

可淮书还是乖乖的,拿着袋子转身走了。

结界里有着更多的凤凰果,一个个鲜艳欲滴,跟结界里的相比较,外面的纯属发育不良。

淮书走到火树银花前,盯着正在燃烧着的银花看了一阵,然后扭头转身去摘凤凰果。

余夏儿笑容淡了下来,蹙起了眉头,试着将手放在结界上。

那种感觉就如将自己的手放在火上烤一样,她虽无惧,但时间长了手也会被烤熟,把手收回来看了看,眨眼功夫就被烤红了去。

不过她恢复能力好,手片刻就好。

把大徒弟一人放在里面,余夏儿不可能会放心,便又将手伸了过去,打算用尽全力试试,看能不能打出个窟窿来。

“卧槽!”

手还伸到结界呢,就被肖瑶吓了一跳,紧接着就闻到一股烤肉味。

扭头一看,发现肖瑶整个手掌都被烤焦黄,刚才大概是手贴结界上了?

余夏儿:……

你似不似傻?

“香不香?吸,是不是很香?”偏偏肖瑶还在咬牙切齿地说笑,也不拿镜子照照,看看自己的脸现在有多么的扭曲。

“对啊,很香,你自己要不要啃一口?”

“不要!”

肖瑶一脸讪讪地笑,手朝余夏儿伸了过去,“你那有药吧,给我来点?”

余夏儿朝她翻了个白眼,拿出来一盒药,打开后给她挖了点。

“自己抹均匀了。”说完又把盒子放了回去。

“别那么抠,剩下的都给我呗。”肖瑶厚着脸皮说道。

“给你没问题,但你手伤成这样,你确定你能自己拧开盖子?”余夏儿反问。

肖瑶看了眼自己的手,不能的,像极了虎皮鸡爪,反面再煎一下说不准都直接能吃了。

说实话,她也太倒霉了点。

“为什么你的手只是有点发红,我的就被煎成这个样子?”肖瑶一脸忿忿不平。

余夏儿朝结界里努嘴:“还有整个人贴上去没事的呢。”

肖瑶:……

对哦,小卿卿为什么会没事。

“可能他比较纯洁,还是个童子鸡的缘故?”肖瑶一脸若有所思。

“……”

余夏儿觉得她脑袋也该被煎一下的。

忽地想起什么,朝四周看了看,才在百米外发现叶冬。

此时的叶冬正靠着撼地兽,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叶冬热啊,感觉自己要被烤熟,恨不得像条狗一样,把舌头都伸出来喘气。

她觉得自己待不住了,要下山去。

余夏儿左右看了看,发现一个凤凰果,此时大金也发现了,正以极快的速度冲过去。

关键时刻,余夏儿大喊一声:“大金小心。”

大金顿时警惕,刹住脚步,原地转了一圈,又朝天上瞅了一眼。

唳?

“小心凤凰果被我采了。”余夏儿凤凰果到手,冲大金露出一抹姨母笑。

大金:……

你还是个人吗?

它转了那么大一圈,才发现一个凤凰果,结果还被她抢先拿了。

大金在犹豫,要不要抢回来。

余光瞥见淮书在结界里采凤凰果,它顿时激动了,以极快的速度朝结界冲去,那姿势像极了愤怒的小鸟。

嘭!

丝毫没有意外,它也被结界拒绝在外,羽毛都被烤焦了不少。

余夏儿摇头叹了一口气,拿着凤凰果朝叶冬走过去。

“吃吧,吃完了你会感觉好点。”余夏儿说道。

叶冬视线都模糊了,不知余夏儿给的是什么,但她下意识觉得会是个好东西,连忙伸出了颤抖着的双手,但抓了几次都没抓到。

最后还是余夏儿抓住她的手,把凤凰果塞她手上的。

叶冬拿着凤凰果,连忙吃了起来。

如火烧般的嗓子很快就得到了滋润,整个人变得舒服了许多,最明显的是视线变好了。

“这里太热了,我有点顶不住。”叶冬舔了舔唇,刚那不知道是什么果子,吃起来不仅舒服,还好吃得不得了。

不过她也只是想想,这种果子大概很少见。

“吼!”

撼地龙可怜兮兮地看着余夏儿,刚想说它也顶不住,都还没说出口呢,就被余夏儿给打断了。

“别跟我扯,你顶得住,要是顶不住,正好把你烤了,我今天的晚饭还没着落。”余夏儿瞪着撼地龙说道。

撼地龙到嘴边的吼声就咽了回去,还发出了咕噜一声。

叶冬想了想,还是果断闭嘴。

虽然还是很难受,但吃了一个果子后,感觉明显好了许多。

“你怎么样,要实在顶不住,可以先下……”山字还没说完,就被叶冬激动打断。

“不,我能坚持住。”

余夏儿看了看她,见她确实不像会出事的样,果断扭头走了回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