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田园悍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她还得研究一下结界,看能不能进去。

结果是不能的,她的手被烫了不知多少回了,但仍旧是打不破这结界,结实到令人发指。

只是大徒弟他,是怎么进去的?

余夏儿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又盯着大徒弟看。

小小的身板,背着一个比他身体大了至少五倍的袋子,还在努力行走着,将一个个凤凰果摘下。

不知过了多久,袋子终于满了。

他又背着大袋子,艰难地走过来,试着把袋子往外推了推。

出,出来了。

淮书松一口气,将大袋子全推出去后,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彼时余夏儿正在考虑,要不要再给他一个袋子。

看他这样,才不情愿打消念头。

“你要做什么,师父管不了,不过你千万要小心。”余夏儿眼看着淮书,嘴里头叮嘱着,手一巴掌朝大金伸过来的鸟头打去。

淮书想说点什么,却见师父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纵有千言万语,也咽了回去。

感动个屁。

余夏儿警惕地看着大金:“我徒儿孝敬我的凤凰果,想偷吃?没门。”

不过余夏儿也不是那么抠的,给了大金两个,又给了肖瑶两个。

“我活生生的一个人,竟然还不如一头鸟。”肖瑶拿着唯一的凤凰果,表情复杂得很。

“不如你说说,你哪里比得上它了?”

“……”

肖瑶被噎住了,这玩意能比吗?实在要比,那……也是比不过。

大金瞥了她一眼,满眼嘲讽。

余夏儿则在琢磨着,这么多的极品凤凰果,吃是不可能吃得完的。

一个顶外面的十个,吃太多消化不了,那就是在浪费。

这等宝贝若被浪费,是会被打爆天灵盖的。

视线落在撼地龙身上,要不然把它扔这不要了吧,反正没多大出息的玩意。

撼地龙╥﹏╥...

大徒弟还没出来,余夏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拿了个凤凰果出来吃。

能量果然一个顶十个,还更利于吸收。

余夏儿朝还在百米外远的叶冬还有撼地龙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叶冬走不动,坐在撼地龙背上过来的。

每靠近山顶一分,她就难受多一些,有种浑身被烤干了的感觉。

要死了,她感觉自己要死了。

就在她昏昏沉沉,要升天的时候,耳朵边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手上又被塞了个果子。

“来,吃个果子。”

叶冬不由自主地吃了,然后又感觉舒服了许多,视线又变好了。

这般折腾下,她感觉自己的衣服都松了许多,下意识摸了把自己的脸。

瘦了。

叶冬怀这一胎把自己吃成了一个胖子,生完孩子至少也还得剩下一百五十斤那种。

现在她估计生下孩子后,还能剩下九十的样子。

“我肚子……不会有事吧?”叶冬不安地摸了摸肚子。

手刚摸上去,就被踢了一脚。

╰╯

“你自己感觉如何?”余夏儿一边问,一边伸手给她把脉。

本来就不认为她会有问题,给把脉后就更加确定,不仅没有出问题,还更加的健康。

叶冬一脸怪异:“好像挺好的。”

余夏儿:“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叶冬:……

所以她这苦没白吃?

起先叶冬是有点怨的,来到这个叫火神山的地方,她一直都特别难受,连话都说不出来那种。

喘不过气来,曾无数次要晕过去。

现在感觉没那么难受了,得到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她人是瘦了,但体质变好了,修为还进步了一大截,甚至胎儿似乎也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余夏儿没管她怎么想,她既然把人带出来,自然会保她的平安。

自是知道多熬熬对她有好处,才会让她多熬几下。

效果也确实明显,不过这得多亏了两个凤凰果,要不然她得到的好处也不大。

扭头朝大徒弟看去,眼神眯了起来。

大徒弟胆肥了,竟敢朝火树出手,一次又一次尝试着将果实取下。

隔得挺老远的,她仿佛都闻到了他手上焦味。

正当余夏儿以为大徒弟不会成功时,火树上长得最为妖艳的那枚果实,突然自己掉了下来,砸到她大徒弟的头上。

余夏儿面色一变,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不过一瞬间,大徒弟的头发,以及身上的衣服,全被火焰吞噬掉,整个人变成了火人。

“天啊!”肖瑶一脸震惊。

余夏儿跑到结界处,又再试图进去,却无论如何也进不去。

忽地想起什么,她从挎包里翻出一个瓶子,用真气操控着,试着能不能送进去。

连试了几次,竟真成功了。

瓶子朝淮书飞了过去。

“淮书,这瓶子里有十滴木源液,师父能帮到你的,只有这些了。”余夏儿也只带了这十滴,毕竟太过珍贵,她也没有多少。

小树苗很重要,她不可能只顾眼前,而忽略了对它的培养。

待小树苗长成神树,日后还怕没有木源液吗?

尽管那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淮书感知到了,将瓶子收到身旁,但他此刻顾不上这些,正努力与火焰做争斗。

此乃异火,名南明离火。

他只是隐约觉得火树上的这些火对他有好处,只要炼化掉其中一个,他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炼丹师。

火树顶上的那枚异火,他是察觉到的,只是那异火给他的感觉十分恐怖,他无意去取它。

只想挑一枚普通的凤凰真火,万没想到它会自己掉下来。

讲真的,他内心是崩溃的,觉得自己会死。

下一瞬师父送了一个瓶子过来,隐约又听到了小师妹的呀呀声,他意志一下子坚定下来。

他不能死,得保护小师妹。

“呀呀!”

他确实没听错,进入火神山后睡得跟小猪似的两个孩子醒了,阿离扁着小嘴儿,浑身不舒服的样子。

绯绯却很兴奋,一个劲朝结界伸手。

叶冬看着屁事没有的两个孩子,表情有点麻木,心态有点崩。

那么小的孩子都没事,她一个大人却顶不住。

余夏儿盯着淮书看了一会儿,确实他一时半会不会出来,就打算到赤火山一趟。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