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第十亿次重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当众人回到天宫,远远就看到别墅顶上,张继正在调整一台大型天线,那天线形状十分特别,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球体,球体由一块块等边三角形构成,整个球体漆黑,并且反射着周围的光线。

“量子天线?”嘟喵喊道,“哪来的?”

张继看到高逸他们回来,远远地挥手,喊道:“老大!兄弟们!我在至善人的星舰里面拆出来一个宝贝!你们在大厅里等我,我马上下去!”

走进大厅,众人看到在平板电视一旁摆放着一个如同章鱼一样的东西,一个圆圆的球,下方密密麻麻地满是线缆,其中一根线缆插在电视后面。电视一片白,时不时有一些噪点闪烁。小六正在调试设备,偶尔似乎能看到一些图像,却也只是一闪而过。

因为过去的一天时间,除了高逸众人都在监牢里面度过,倒也不累,来到沙发上坐下。星薇从里面端来水杯,水杯里面是粉色的液体,一股果香。

很快,张继开门进来,一边走,一边兴奋地说:

“我记得猫爷说过,有一种宇宙广播接收机,可以收听到宇宙的广播。我和小六在至善人的星舰里找到了这个东西,它由一个大型全向量子天线和这个信号同步机组成,能够将量子天线里面的量子信号转化成图像和声音。我们做了一个解码器,让这东西输出的亮度信号。”

“输出亮度信号?”卢飞不懂。

“就是黑白信号。”张继解释道。

卢飞依然挠头。

高逸说:“以前的老式电视以及示波器都是用电子枪在荧幕上打出一串强弱不等的光来显示图像的,量子广播接收机只有一个光量子,通过记录这一个光量子的运动轨迹,就能得到一组对应的信号。”

卢飞瞪着眼睛,竖起大拇指,说了一句:“懂了!”

嘟喵摇摇头,说:“才怪。”

也就在这个时候,电视上出现了信号。

那是一个球,球的中间有三个点,看起来似乎是眼睛和嘴。

“嘿,我的好——朋友们,久等了!又到了今天的宇宙之星时间!你们猜猜,我们今天请到了谁?啊哈!你们肯定想不到!那就是至善人在这个宇宙之中最大的仇敌!无论是战士还是平民,无论是老人还是孩子,哪怕是至善人的一个细胞也务必根除干净的!宇宙最危险的女人!迄今为止已经进行了数百次身体改造!武装到毛孔的!最丧心病狂的至善人猎手!蒂歌尔!”

黑色的打球转向一旁,镜头里出现了一个人。

她坐在椅子上,上半身挺得笔直,全身都被纯黑色的合成材料覆盖着,隐约能看出大约是个女子,全覆盖式头盔反射着周围光线,完全无法看到任何面容,但也仅此而已。

看到那人的瞬间,安东看向高逸,说:“之前至善人星舰上,是她吧?”

高点点头,说:“是,你们看吧,我去把箱子放起来。”

高逸拎着装着知识武器的箱子走了。

众人却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人的身上。

“那么,蒂歌尔小姐,众所周知,你在三天前刚刚突袭了至善人位于蔚蓝天堂的殖民地,杀了三千多人,并且将整个殖民地炸成了一片废墟。那么此时此刻,您的心情是如何的?”

蒂歌尔点点头,说:“你的这番话提醒了我一个事实,那就是——还有数以亿计的至善人苟延残喘在这个宇宙的各个角落里。他们正等着我去杀了他们。我还不能休息,而且就在你我对话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极有可能又诞生了更多的新生命,这是对我的侮辱,这是对整个宇宙的侮辱。”

黑球的三个白点立刻变成了笑脸的形状,说:“诶呀呀,蒂歌尔女士对至善人的恨意还真是强啊。众所周知,这是您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路面,您可以告诉我们,这个宇宙里有很多种族都在试图将自己变成整个宇宙的唯一,为何您唯独对至善人如此愤恨呢?”

蒂歌尔那笔直的上半身微微晃了晃,然后又迅速恢复笔直,说道:“因为他们毁灭了我的星球,杀光了我的家人和朋友。并且,把我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您的意思是说,是至善人把您改造成这种人形武器吗?”

“是的,正是他们。只不过为了复仇,我做了更多。”

“我们这里得到了一份改造清单,从第一项到最后一项,您一共进行了三百七十一次改造,而且根据那些武器黑市的改造者的说法,这些改造,您都没有使用任何麻醉手段。”

“是。”

“为什么呢?为了表现您的勇敢吗?”

“不,只是通过折磨自己的方式来获取一点赎罪的感觉而已。”

“赎罪?什么意思?”

“因为正是我,把至善人引到了我的星球。”

“哦,这可真的是……非常令人……遗憾。”

“是的,遗憾。”

“好的,那么,今天的宇宙新星时间也快要结束了,在最后,蒂歌尔女士,您还有什么话要对全宇宙关注您的朋友们说的吗?”

蒂歌尔轻轻点了点头,金属的双手攥紧,发出一连串金属摩擦的声音,然后,她说: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我在这个宇宙之中是孤独的,我是我们星球唯一的幸存者,可直到数年前,我突然知道,我的星球还有人逃了出来。在这里,我想对他们说,如果你们恰好听到了这段话。请你们看着我,我无法弥补我犯下的错误,但是,我会一直进行我们的复仇,我会杀光那群至善人,连一个胚胎都不会给他们剩下!”

“哈哈!那么,以上就是号称宇宙之中最恐怖的女猎手,蒂歌尔小姐的宣言啦,那么希望下期的节目,我们会将请到至善人嘉宾,看看他们的是如何回应蒂歌尔小姐的宣言的,那么,回头见啦!”

影像消失,众人无比咋舌回味着刚刚的情景。

“孤独的复仇者啊,真的是太帅了!”卢飞狠狠地挥舞着双拳,双眼之中满是憧憬。

“我宣布,以后这位蒂歌尔小姐就是我的偶像了!”卢飞身后的嘟喵说道,“没有什么比对至善人复仇更能戳猫爷的心尖了。”

张继却有些疑惑,他挠挠头,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我好像跟她认识似的。”

嘟喵嘻嘻一笑,道:“老弟,你已经有你家小六了,咱能不隔着数万光年玩这么老套的追女技巧吗?”

张继脸上一红,正要说话,嘟喵一抬手,说:“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走了!睡觉去!哈哈哈!”

“不是,我没……”

卢飞也拍了拍张继的肩膀,哈哈笑着追上嘟喵,远处传来两人的声音:

“帽仔,我跟你说,我从蝴蝶仙境弄来几瓶好酒。”

“我去!猫爷你可以啊!我都没注意到你啥时候离开的!”

“那还用说,万界关第一飞贼,岂是浪得虚名?”

安东也来到张继身边,也拍了拍张继的肩膀,说:“我相信你。”

张继满脸感动:“大块头,你的身形在我眼中顿时更加高大起来。”

【】

高逸的房间里,高逸正站在他那面满是格子的墙边,他找一块布蒙住眼睛,摸索着打开箱子,将里面的纸取出来,卷好,塞进一只塑料桶里。然后,他扯下蒙住眼睛的布条,低头看了一眼,将塑料桶放进一个格子内。小小的塑料桶悬浮在空中,缓缓旋转,完全看不清里面写的什么。

突然,传来敲门声。

“进来。”

高逸说道。

门开,走进来的是安东。

安东站在门口,关上门,手握住门把手,再开门,门后变成了月球区,他这才关上门,问道:“是她?”

高逸回头看向安东,点点头,说:“是。”

“你一直都知道,是吗?”安东问道。

“是。”

“甚至,从一开始?”

“从一开始。”

安东盯着高逸,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说:“我一直都在奇怪,为什么你会在一开始做出那种举动,为什么当你掌握了强大的武器之后,你不去找至善人复仇。原来,你早就安排了一个复仇者。”

高逸说:“是。”

安东而是视线扫过高逸身后那面墙。墙上的大多数东西他都不认识,他也不想认识。他不喜欢说话,不代表他不喜欢思考。他想了很多,而且,他都想对了。

高逸,果然已经变成了他所描述的样子了。

“你对至善人的仇恨,始终都没有改变。”安东说。

高逸却摇摇头,说:“我的仇恨是高贵的,他们不配。”

安东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那个白色头发的小女孩从高逸身边走出来,说道:“又到了这个分歧点,你会如何选择?”

“有意义吗?”高逸反问。

“至少可以遵从你的内心。”小女孩说。

“你就是我的内心,连你都在问我,说明我的内心也不知道。所以,随他们去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