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有前途哟

听书 - 星际修真的日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加油!”

“加油!”

“做个男人吧!”

四周几个士兵聚集过来,大家一起给张平打气。士兵们雄浑的声音,刺破了清晨的宁静。

不过作为守夜哨所,现在已经‘下班’,倒也没有人来管。

张平默默的催动真火。强大的意志压榨身体最后一丝精神力。

渐渐地,因为过分用力、用心,张平进入一种朦胧的境界。

四周有加油声传来,远处有一二一的口号声音传来。

周围世界的一切,都倒影心中。尤其是手中的长剑。张平好像看到了长剑中的阵纹、看到了阵纹中流淌的能量、看到了自己真火与剑身的作用。

“这里有问题,衔接不够流畅。”

“这里阵纹有点淡,需要真火重新煅烧一次。”

“这里阵纹应该深一些,真气会更流畅。”

“阵纹不是强硬开辟的,虽然这样可行,大家也基本上都是这样做的。但这样做问题很多。

最好的方法,是促进阵纹自然生长。如此自然流畅、消耗还低。

其实可见物质、暗物质、暗能量一直都在一起。任何物体天生都有一定的能量通道,就如同水晶中的冰裂。

顺应这些天然存在的能量通道构建阵纹,更简单、更容易、效果也会更好;还能消除材料的内应力,增加强度。”

许久许久,张平缓缓睁开眼睛。却发校长来了,王非王营长也来了。

此时大家正静静地看着张平。

我刚刚……顿悟了!张平心头闪过明悟,低头看向自己双手上、一把流淌着淡淡火光的宝剑。

宝剑整体黝黑——这是此前煅烧、以及插入潮湿地面淬火的结果。

剑身表面却有一道道纹路,这纹路有的悬浮剑身上、有的贴在剑身上、有的似乎没入剑身内部。

所有纹路中,都有淡淡的、微红的火光流淌。

淡淡的灼热的气息,在剑身上散发出来。

见张平苏醒,校长终于缓缓蹲下来,从张平手中双手捧起长剑,默默的观察。

张平也顺势起身,观察四周。

这柄当初学校配发的普通合金钢大宝剑,已经完全变了。经过煅烧后,剑身纤细了很多,浑身上下隐隐有烤瓷的光泽闪烁。

流淌的火光,让它看起来如梦似幻。不知道为什么,校长隐隐从这流淌的阵法中,看到了某种‘美’。

是完美的美!

轻轻挥动长剑,一道火焰剑气蹿出三寸,刺啦一下划过地面。地面上出现一道半米长度的、焦黑的裂缝。

点点焦灼的气味,在营帐内弥漫。

大家看着地面,表情各异。士兵们震撼、又眼馋。校长、成丰震撼、激动、还有点懵逼。王非王营帐看着地面,陷入沉思。

忽然,王非王对校长说道:“我能看看吗?”

接过长剑,王非王感受一下,又在地面上撕开一道口子,比校长的更长、更粗、更深。而后惊叹:“第一次炼器,不仅成功了,更将一个最低级的火焰之刃的小法术,发挥出一点‘撕裂’的效果!

我真想现在就将张平留下来。”

“想都别想!”校长终于恢复睿智了,“张平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

“我知道。所以我只有羡慕和祝福。希望以后走的更远!”王营长拍了拍张平的肩膀,转身就离开啊了。

在营帐掀开的一瞬间,张平看到外面似乎围了一圈长脖子观众——同学们、以及极少数休息的士兵。

营帐内,成丰查看了长剑后,给出了肯定的评价:“已经达到低级法器的水准。

了不起。第一次炼器,用的是普通的合金钢,更未借用任何外力,就将一个初级的火焰之刃阵法发挥到了极致,还带上了一点撕裂的效果。

你刚刚是顿悟了吧?”

张平点头。“多亏了老师们的守护、以及战士们的守护和支持。”

顿悟之后,张平就发现了自己的变化——现在精神饱满,完全没有任何疲惫。而且精神更加凝聚、强大、恢复速度增加。而且精神力隐隐突破了某种极限。

可惜,精神上的东西,很难去检测。

全新的宝剑转了一圈后,又回到张平手上。旁边立即有士兵笑道:“张平,给我们的武器做个加持吧?”

张平挠了挠头,“我很愿意。但我怕损坏了啊。这次成功,实属侥幸。”

“不不不。”有士兵翻出一堆匕首、军刺,“只要给我们加持那个火焰之刃就足够了。”

张平看着地上至少三十多把匕首,不说话了。

刚刚的感谢,能收回来吗?

总算校长开口了,“张平,白天你继续历练、战斗。晚上就炼器吧,就用这些练手。

我们在这里大约要待上半个月的时间。这期间你能炼制多少就炼制多少。”

而后,校长转头看向旁边的士兵,说道:“我们合作如何。张平要炼器,需要各种材料。你们提供材料,张平给你们提供武器。当然,不保证成成功率。”

“没问题!”王非王竟然又回来了,“军队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材料。满地都是。甚至修行资源都免费提供!”

事情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张平以后吃饭的问题、修行的问题,也都解决了——完全免费。

张平休息一会,就到了中午。还好同学们上午修行,下午战斗。张平缺席半天不影响训练。

午饭后,张平小声问校长:“老师,王营长说免费提供修行资源,炼器也随便浪费。这个……可信吗?”

校长看着张平腰间的长剑,轻声说道:“你知道一把低级法器的宝剑,什么价格吗?”

张平挠头:“不贵吧。低级法器都流水线生产了。

就说飞车上常用的耗材:灵气控制阀。官方维修价格高达1.6万元一个,包含了工时费、服务费等。

但若从原厂直接批发,才两千元。

若是正规的副厂,1200元就够了,一样的质量,只是没贴牌。若能弄到未报税的配件,900元就够了。

一些质量稍次的副厂,能将售价压到600元,还有利可图。”

说起来,张平想做个强大的攻城狮,但在基础炼器层面上,张平还真没想过挣钱。

校长却摇头了,“武器是武器,和零组件不能等同而论。你手中这把长剑,市价至少两万元。而合金钢长剑不到百元。”

说罢,校长就走了。

张平眼神中有金色的喜悦在闪烁。

但不等张平细品喜悦,青铜球忽然浮现,再次凝聚一滴功德。

而后功德的光芒彻底消失。拯救黑龙的功德,在坚持了三个月后,终于耗尽。

张平看着仅存的8滴功德,心中却忽然有了一点淡淡的焦虑:接下来去哪里找功德或者机会?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