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是神童不是仙童

听书 - 大唐隐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武明娘和武夫人来到前院后,看到周氏的身影在藏书房门口闪了一下就不见了。两人便走到门口处,朝里面看着……

正在和周氏说话的李承修看到她二人在门口处朝里张望,就赶紧起身招呼她们进来。

“你二人并不是外人,一起听听也好。”

两人进来后,李承修如此说道。

这时,她们看到周氏一脸担忧的样子,扶着书案的手也在不安地动来动去。

“武夫人,明娘,泌儿近来确实有些不对劲。我家娘子就想起先前一道人说的那话来了------”

原来,早在李泌三岁的时候,李承修家里来了一个道士。这道士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谈吐也是不凡,李承修就和他多说了几句,并请他为李泌看相。

那道士细细地看过李泌的相貌后,就一脸惊奇的说道:“此子异相,非你家童儿。日夜十五载,当有仙人来领。”

李承修和周氏一听,顿时就呆住了。听这道士的话,自家这孩儿不是自家的,到了十五岁就会被仙人带走。

两人不敢相信,可又不敢不相信。于是,就求着这位看上去很有道行的道士给想个办法,总不能自家辛辛苦苦生的孩儿,最后不是自家的了,竟然被仙人带了去吧?

那道士看到这二人跪地不起,且哀求声连连,就想了想后对他二人说道:“我有一法,倒是------”

道士说出来的那个法子倒也容易,就是在李泌十五岁的时候,躲在房内不要出来,再找些人来,用秽物遍洒房子四周,那仙人怕脏,可能就不会带李泌走了。

不过,这道士临走的时候也说了,李泌十五岁前,万万不可离开长安。长安者,龙居之地,可保李泌安然长大。

至于十五岁后,若是李泌没有被仙人带走,可潜心求道,自有造化。

现在,李泌马上就十五岁了。最近他又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诸事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神态,在周氏心里,这就是李泌不想做凡人,做凡事了。

李承修说完后,武夫人和武明娘也是一脸惊奇的样子。想到这李泌小小年纪做的都是大人做不出来的事情,两人顿时觉得这李泌就不是凡人,就是该跟着仙人走的。

可看到周氏一脸急切,且悲伤的样子,她们也知道,李承修和周氏宁愿这李泌做凡人守在他们身边,也不肯这李泌去做仙人。

“神童?闹半天竟然是仙童。”武明娘恨恨地说道。

武明娘本是心里着急说出来的这话,可让别人听了就如扎心般的难受。果然,周氏听了这话后,眼泪就留了下来。

武夫人连忙抚着她的肩头劝着,一边说着“泌儿是神童,泌儿不是仙童”。一边说,一边还狠狠地瞪了自家女儿一眼。

李承修也有些发蒙。先前周氏不让李泌离开长安,就连终南山那边的学宫也很少让他去。李承修虽然觉得周氏有点小题大做,可眼看李泌真的到了要成仙的日子,他心里也真的是着急担心。

三个儿子,就这个最为讨喜,整日做这做那的,做出来的那些事又是那样让人暖心。在李承修心里,不管这个儿子做什么,好像都是为别人做的,从来就没有为自己打算。

如此无私之人,怕真的是仙人家的童儿吧?

“夫君,你只愣着做什么,还不做些打算。难道你真的想让泌儿做神仙吗?”

看到李承修只是站在那里愣神,周氏便忍不住喊道。

“我如何会想让他做神仙?他是我儿,是我儿-----”李承修喊道。

他这一喊,屋里的三个女人都是愣了。可接着,周氏便“呜”的一声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不要紧,武夫人也跟着抹起了眼泪。武明娘则恨恨地说道:“那道士不是说了破解的法子了吗?我等就试试如何?”

一语惊醒众人。周氏不哭了,看着李承修道:“就是就是,行不行总要试一试吧。”

武夫人也在心里想道,那道士说的秽物,不就是茅厕那里的东西吗?这里是书院,学子多,这屎尿就多。

想到这里,武夫人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看到武夫人这个动作,李承修突然想起当初李泌改造茅房一事。书院成立的时候,李泌专门让李承修找了匠人,在这里建了两处茅房。

两处茅房都是蹲坑式样,倒也没什么特别稀奇的地方。倒是那两处被李泌称作“化粪池”的地方,让李承修觉得有些奇怪。李泌告诉他,这“化粪池”的用处可大了,到时你就知道了。

后来,长安城里那个专门收集屎尿,专做这屎尿生意的人来了,李承修才知道李泌是收集屎尿卖钱。

那人告诉李承修,书院里“化粪池”这个法子甚好。比起别处来,不但收集的多,还甚是方便,还很纯。得知是李泌的主意后,那人就对李泌佩服的要死。

后来,这人发财了,就想不做这让人掩鼻的生意了。可他无论做什么生意都赔本,于是又做回了老本行。

想到这人,李承修就在心里想着,看来,这秽物自家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娘子,我等就试一试------”

李泌被叫了来。看着一脸严肃的李承修夫妇和武夫人母女,李泌便想了想,自己最近有没有做什么让他们接受不了的事情。

想过后,李泌觉得自己最近甚是低调,几乎什么事情也没搞,就一脸镇定,气定神闲,且有些超然物外的站在他们面前。

看到儿子这般样子,周氏忍不住了,“呜”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李承修赶紧说道:“他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又是哭的什么?”

周氏道:“你看他那样子,就是要与我等诀别的啊!”

周氏喊出这话后,李承修等人便齐齐看向李泌。结果,他们越看越觉得周氏说的对。

李泌站在那里的时候,嘴角处原本是露出的一丝微笑的。结果,周氏一哭,李泌瞬间就不笑了。现在,他虽是一脸疑惑,可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全是满满的焦急和关切。

若是在平时,李泌这个样子就是孝顺儿子该有的表情。可屋里这几位都已经认定他就要去做仙童了,李泌这柔情似水的眼神里,就让他们看出几分不忍离别的意思。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