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再会姬凤濯(上)

听书 - 惹春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惹春风第一卷少年也识愁滋味第七十章再会姬凤濯桓郁等人一路追踪,尾随姬灵玉母子一行抵达了锦国西南八郡。

离国皇帝的突然发难,直接破坏了姬凤濯趁机攻入锦国京城的计划。

但八郡这些年一直都处于战争前沿,不管是军队还是百姓,面对战争的时候都不似其他地方的人那样恐惧,更没有太过慌乱。

百姓们在地方官员们的指挥下撤退至安全的地方,一切都井然有序。

姬凤濯的军队近二十年一直都在打仗,战力远超离国军队。

一开始遭受突袭的确吃了些亏,之后便迅速进行调整扭转了战局。

眼下两军各自在边境处大量屯兵,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

桓郁安排廉明等人继续暗中盯着姬灵玉和卫从云的一举一动,他和桓际则去了一趟位于建宁郡的太子府。

他们的到来让姬凤濯十分欣喜,携心腹臣子亲自迎出府门外。

一番寒暄之后,兄弟二人随姬凤濯进了太子府。

两人去客房洗漱更衣,又在下人的引领下来到了姬凤濯的书房。

书房里不似之前那般热闹,除却姬凤濯之外再无旁人。

桓郁和桓际行过礼后,分别坐在了书案的两侧。

姬凤濯的神态看起来十分轻松,布满眼底的红血丝却出卖了他。

桓郁问道:“舅舅几日都未曾好生休息了吧?”

姬凤濯嗤笑道:“诸葛朗那厮不知天高地厚,竟妄想吞并我西南八郡。

若是不给他一些教训,他还以为我依旧是从前那个流亡的少年!”

诸葛朗便是离国现任皇帝的名字,他的年纪比姬凤濯稍长几岁。

二十年前姬凤濯随清德帝旧部逃亡至离国,得到了他诸多的庇佑。

否则,凭他们那点人马如何能在离国生存,更不用提招兵买马发展势力。

正因为如此,姬凤濯对诸葛朗一直都心存感激,也没少给他好处。

此次诸葛朗突然翻脸,着实把他气得不轻。

当然,姬凤濯与桓郁见面的次数有限,要商议的事情却非常多,还没有来得及提到他与诸葛朗之间的过往。

桓郁对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

若非离国先帝的死牵扯到姬灵玉和永王,他连离国皇帝叫什么名字都不想打听。

姬凤濯骂了几句,又笑道:“咱们难得见面,就不提那些扫兴的人了。

阿郁、阿际,你们此次的行动实在太出色了,襄逆那老东西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死在他老娘的祭日!”

桓郁浅笑道:“若非有姬灵玉的人配合,我们也不会如此顺利。”

听他提起姬灵玉,姬凤濯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

“这些年她始终不肯安分,不管我想做什么事情,她总是要插上一脚。

有时候我甚至都会怀疑,父皇母后当初对她的养育和照顾,于她而言不是恩反而是仇。”

其实桓郁和桓际对姬凤濯也算不上十分了解,因此也不好跟着他一起骂姬灵玉。

桓际道:“舅舅,这些年您和姬灵玉都没有什么来往么?”

姬凤濯这才记起这个外甥与姬灵玉是有仇的。

“这些年姬灵玉一直躲在从云山庄,而我一直都在军中,自是没有什么来往。

但阿际放心,你母亲的事情舅舅定会为你做主。”

桓际说不下去了,只能道了谢。

桓郁道:“舅舅,您曾经同我说过,当年离国先帝也中了天目泪之毒。姬灵玉就是为了寻解药替他解毒,这才去逼迫我娘的?”

“正是如此,阿郁可是有什么发现?”

事到如今,桓郁也不打算隐瞒。

他坦然道:“姬灵玉背后的人便是大魏永王。”

“大魏永王?”姬凤濯的眼睛眯了起来。

十七年前永王谋反不成,反遭大魏定国公萧元铎一箭射死的事情,他当然是听说过的。

因此这些年他无数次揣测姬灵玉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却始终没有往这个人身上想。

定国公箭下还能留活口,也算是一大奇闻了!

知晓永王尚在人世,而且他就是姬灵玉背后的人,姬凤濯瞬间想明白了一切。

二十多年前他年纪还小,姬灵玉却已是豆蔻年华,应该选驸马了。

那时锦国正在抵御魏国的侵犯,京城却并未受到战火的波及。

父皇和母后十分疼爱姬灵玉,对她的行为并未严格束缚,因此她时常以采药为借口离开皇宫,有时甚至一去就是一两个月。

没想到她却趁着这样的机会结识了大魏永王。

原来那厮早在几十年前便已经心怀叵测,四处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了!

桓郁又问道:“舅舅可曾听说过卫从云?”

姬凤濯敛住心神:“阿郁说的是姬灵玉的养子,从云山庄的少庄主?”

“就是他,但他并非姬灵玉的养子,而是她与永王的儿子。”

姬凤濯只觉自己的老脸都没处搁了。

姬灵玉真是要把父皇和母后的脸面都丢尽么?

堂堂锦国公主,元文先帝最疼爱的小女儿,与人暗通款曲也就罢了,居然还弄出来个私生子!

卫从云已是二十出头,就说明早在她与栗扶风成婚之前,就已经……

姬凤濯在书案上重重拍了一巴掌。

“父皇和母后真是白疼她了!”

桓郁劝道:“舅舅莫要生气,离国皇帝容易对付,永王却不能小觑,咱们必须想好对策。”

姬凤濯沉思了片刻才道:“阿郁言之有理,永王的出现,让从前的许多事情都有了答案。

当初给离国先帝下毒,一定就是他的主意,姬灵玉不过是提供了天目泪罢了。”

桓际忍不住道:“还有那离国皇帝,若非他在其中掺了一脚,永王和姬灵玉也不可能寻到下毒的机会。”

姬凤濯嗤笑道:“他岂止是掺了一脚,那天目泪根本就是他亲自下的!

当年离国先帝最宠爱的儿子是如今的建平王,因为顾忌长诸葛朗母族才迟迟未曾立储。

诸葛朗一定是觉察出了他父皇的意图,所以才先下手为强,借着永王和姬灵玉提供的天目泪给先帝下了毒。”

桓际道:“既如此,姬灵玉为何又要去逼迫母亲,让她交出解药呢?”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