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玉皇接引

听书 - 涅?大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听闻此言,圣十玄的内心是又惊又喜。

自从他被贬诎神界,已过千万载,本无期待之心,而如今却能听到此话,而且还是出自玉皇大帝之口,那真是惊喜交加。

他慌忙俯身一拜道:“多谢玉皇之恩,臣子遵命!”

玉皇大帝微微一笑,抬手将圣十玄收入袖袍,而后消失在半空。

当圣十玄被放出之时,却发现已是站在一处平台之上。

平台的正前方有百余个台阶,台阶之顶是一座高大无比的门,门的上方悬挂着一块百丈大小的横匾,上书“南天门”三个金色大字。

“南天门?这里是天宫之所?”他看罢暗暗吃惊。

南天门,大门洞开,门面足有千丈之多,门前的台阶上站立着数千名天兵天将。

这些兵将,修为奇高,每一位都是神王或者神皇层次。

门旁两侧,每隔十丈竖立着一根华表,皆为百香玉打造,共有一百零八根,每一根都是百丈高、十丈粗细,柱体外表盘着一条血色巨龙。

圣十玄发现,这些巨龙都是真正的神龙,修为也都在神王层次。

除此之外,门里门外进进出出的那些人也都非俗类,个个都是神光加体,均为得大道之辈。

正当他观望之际,忽然一位白衣童子出现他的面前,他连忙收回目光。

“来者可是下界的圣十玄?”白衣童子双掌合十问道。

圣十玄闻言,点点头道:“正是在下。”

“大帝招你觐见。”白衣童子说道。

圣十玄听罢点点头,一晃身形,换上一件新的白色道袍。

童子见状,抿嘴一笑,转身向南天门走去。

此时二人距离南天门尚有百余个台阶,二人一前一后,拾阶而上,半炷香后,二人来到台阶之顶。

站定身形后,童子对着圣十玄俯身一礼道:“请!”

圣十玄抱拳还礼,随后跟随童子向大门行去。

进入大门后,先是看见一条笔直宽阔的大道,长度万丈,道面皆由香玉打造,阵阵香气弥漫九窍,数万个黄巾卫士在路两侧列队值守。

稍远处,又是千余层台阶,同样是香玉之石,台阶两侧,数千名童男童女垂手而立。

台阶之顶则是一座金光闪烁的大殿,殿门上横挂一块巨型金匾,上书“凌霄”二字。

宝殿屋脊层层叠起,巍峨无比,共有九九八十一层,每一层都高达百丈。

殿宇上空,万千祥云笼罩,金龙彩凤若隐若现,数以万计的金光从祥云中洒落,伴随着之声轻轻起舞。

殿门左右各站立着九位巨神,身高都在百丈,修为更是达到上品神皇层次,个个面目狰狞,犹如恶煞。

圣十玄看罢,不由得暗暗咂嘴,让上品神皇做门侍卫,真是奢侈,这也只能是玉皇大帝才可有的权势。

童子在前引路,圣十玄一路相随,半个时辰之后,二人来到凌霄宝殿门前,但见百丈高的殿门洞开,殿内走出一对身着黄衫的童男童女。

见此情景,领引圣十玄的白衣童子连忙退身一旁,垂手而立。

“来人可是被罢黜的圣十玄?”黄衫男童开口问道。

听闻此言,圣十玄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正是小神。”他对着男童抱拳施礼道。

黄衫男童上下打量一番圣十玄,撇嘴一笑,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样子,随后道:“跟我来。”

然后转身向殿内走去。

一旁的黄衫女童则用衣袖遮掩口鼻,紧跟在男童身后。

圣十玄深吸一口气,看一眼身前的两个背影,心里闪过一丝不快。

“这算什么?是嫌弃我?”他心中一声冷哼。

犹豫片刻,举步向殿内走去。

步入凌霄殿,首先看到一座高大的灵台,目测在千丈之外。

此灵台居尊位,高百丈,千丈见方,其后是一座千丈大小的玉屏,玉屏之前有一座百丈大小的金木玉雕宝座,宝座上端坐着一位三目老者。

老者身高千丈,慈眉善目,一身红色金丝道袍,头戴八方无极紫金冠,身两侧各站着九名童男童女。

圣十玄看罢,暗暗点头,不用问,这位道尊修为的老者,只能是玉皇大帝圣尊。

百丈高的灵台有左右两个阶梯,各一百零八层,阶梯两侧,有五对陈设,分别为宝象、甪瑞、鹤塔、蟠龙鼎和玉香炉,再往外,则站列着数千位神尊。

圣十玄偷偷扫看一眼两侧,发现这些神尊的修为都是神皇层次,个个身形百丈。

悄然间,一丝不自在的感觉油然而生。

因为此时此刻,他已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

“启禀大帝,圣十玄觐见!”

行出百丈,忽听身前二童子齐声喊道。

圣十玄闻听,连忙再次整顿衣冠。

玉皇大帝闻言,微微点头,对着台下轻轻一挥手。

二童子身形一变,化作两只彩鹤,分落到灵台两侧的鹤塔之顶。

圣十玄止住步伐,俯身对着灵台深深一拜:“圣十玄拜见玉皇圣尊!”

“免礼。”玉皇大帝微微笑道,“圣十玄,万载劫数,可否恨我?”

听闻此言,圣十玄微一犹豫,俯身应道:“不曾。”

玉皇大帝听罢,哈哈大笑起来,笑道:“天地初始至今,无人可直摇九霄,望你能彻明心智。”

“多谢大帝教诲!”圣十玄一拜说道。

玉皇大帝点点头,扫看一眼余众,目光再次落在圣十玄脸上,说道:“你劫数已满,今赐你上玄荒之帅印。”

说罢,一枚三寸血印从其手中飞出。

“谢玉皇圣尊!”圣十玄俯身拜道。

然后双手伸出,将飞来的玉印接住,扫看一眼,收入扳指。

玉皇大帝看着玉印被收起,环顾四周问道:“众爱卿,还有何事?”

话音未落,一人从右侧走出。

“启禀玉皇,微臣有一物要交与圣帅。”此人一拜说道。

玉皇大帝闻言,笑着点点头,任由此人向圣十玄走去。

圣十玄闻声看去,见是一个面若薄粉、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再仔细一看,不由得脸色微变。

“怎么,还记恨老夫?”青年男子看着圣十玄问道。

听到这话,圣十玄微微一笑,施礼应道:“弟子怎敢!”

这与他说话的青年男子,正是打落他三花、贬其至上古大陆的东王公。

说话间,东王公已来到他近前。

“还给你的东西。”东王公呵呵一笑说道。

说着话,其手中之物已递到圣十玄眼前。

这是一个七寸大小的锦盒,为储纳之物,外表雕刻着九条金龙,是一件上品圣器。

圣十玄双手接过,对着东王公深施一礼,然后打开锦盒,只见一颗五寸大小的金珠置于锦盒之内。

“我的神元!”他一眼即认出。

这颗金珠正是之前被东王公收去的神元。

一念间,他满脸愧色,再次对着东王公俯身一拜。

“多谢大帝!”圣十玄轻声说道。

东王公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圣十玄眼睛笑道:“锦盒也一并赠与你,算作贺礼吧。”

圣十玄听罢点点头,俯身一礼。

东王公伸手将他扶起,转身向回走去。

东王公归位之后,玉皇大帝目光微扫,见再无人应出,点点头道:“即日起,圣帅即刻赴任。”

圣十玄闻听,连忙身行数步,对着灵台俯身一拜道:“遵旨,微臣告退!”

玉皇大帝点点头,目光再次从圣十玄脸上扫过。

与此同时,左侧鹤塔上一只彩鹤飞起,快速来到圣十玄身前,随即,化身一名黄衫童子。

童子对着圣十玄深施一礼,毕恭毕敬说道:“请圣大帅移位!”

圣十玄微微点头。

黄衫童子一转身,向殿门外行去。

圣十玄跟随在其后。

不消片刻,二人走出殿外,却见一位红眉老者站在殿外。

后者一见二人走出大殿,连忙快行数步,对着圣十玄施礼说道:“家奴拜见圣大帅!”

圣十玄扫看一眼老者,却是不认得,目光转向身侧的黄衫童子。

黄衫童子连忙一俯身,笑道:“启禀大帅,此乃上玄荒帅府的家司赤无忧。”

“正是卑奴。”一旁老者附和应道。

圣十玄闻听,笑着点点头,伸手将老者扶起。

“我们走吧。”他对着赤无忧说道。

“遵命,大帅!”后者俯身一拜应道。

赤无忧施礼完毕,又对着黄衫童子一礼,然后转身向台阶走去。

圣十玄一提下摆,跟随在赤无忧身后,二人顺着阶梯向远处的南天门而去。

大殿门前,只余下黄衫童子一人。

“哼!小气!一点人事也不舍。”

黄衫童子一声嘟囔,转身步入殿门。

一炷香后,圣十玄与赤无忧来到南天门外。

后者一晃身形,化身百丈离朱。

“请大帅上乘!”赤无忧低声说道。

圣十玄看一眼伏在地上的离朱鸟,微一犹豫,飞身落在后者背部,而后盘膝坐下。

赤无忧一见主子坐稳,一展身形,腾空而起。

他先是在南天门前左旋九圈,然后又右旋九圈,最后在一声长鸣声中,身影消失。

再现身时,二人已是身在一片群山峻岭当中。

圣十玄见状,微感有些熟悉,便问道:“无忧,此为何处?”

“回禀大帅,此乃上玄荒之境。”赤无忧在身下应道。

听闻此言,圣十玄点点头,元神扫向四方,半炷香后,心里已有定数。

此时的头顶上方,的确是三十二重天贾奕天,昆仑山顶的天宫依稀可见,而四周,也与曾去过的东玄荒相仿。

看过之后,他问道:“无忧,大赤天在何处?”

他所说的大赤天是指三清境之一的第三十三重天,为道德天尊所居之境。

“回禀大帅,太清境在咱们身下。”赤无忧低声应道。

圣十玄闻听,甚感奇怪:“怎不见重天之壁?”

赤无忧随即应道:“三清境乃是无形之地,小的也不知如何前往,只知其在身下。”

圣十玄听罢点点头,暗想无忧是个家奴,也不会知道此等之事,于是不再作声。

三个时辰之后,赤无忧载着他飞出群山之地,来到一处碧海之边,只见一座巨山矗立在深海之中。

此山高达百万里,四周金色神气环绕,隐隐约约间,一座无比宏伟的宫殿伫立在峰顶之上。

赤无忧一展身形,直奔山巅飞去。

数息后,落在一座宫殿门前,然后匍匐在地面。

“请大帅下乘。”赤无忧低声说道。

圣十玄微微点头,飞身落到地面。

抬眼望去,“上玄荒帅府”五个大字映入眼中。

赤无忧一晃身形,化为人形之态,垂手立在圣十玄身后。

忽然,殿门洞开,数千个人影从大门内奔出。

这些人,男女女女,神色各异,统一白色道袍,胸襟上都绣有“上玄荒”三个红字。

众人出门之后,快速跑到圣十玄近前,齐齐伏地拜道:“卑奴恭迎大帅!”

圣十玄笑着点点头,伸手示意众人请起。

“此等皆为帅府家奴。”身后的赤无忧暗中说道。

圣十玄点点头,举步向大殿走去,一边走,一边查看四周。

赤无忧见状,连忙跑到前面引路。

其余众人,皆列队在两侧。

上玄荒的帅府为一座金字塔状的宫殿,底部方千丈,高千丈,共有九层九门,气势磅礴,处处为九星琉璃打造。

大殿的四周,有神兵神将把守,数量不下万计,清一色持刃肃颜,背殿而立。

稍远处,则是数座稍小的副殿,也都是九星琉璃而成,看样子,应该是帅府家奴居所。

赤无忧在前引路,圣十玄走在其身后,眨眼间,二人来到殿内。

进入大殿后,圣十玄被赤无忧引到一座灵台上,在一座香玉九龙椅上坐下。

然后,赤无忧转过身,一道元神传出。

片刻间,门外数千人等列队而入。

待众人定身之后,赤无忧俯身上前,将一枚金牌递到圣十玄面前:“启禀大帅,这是府内名册。”

圣十玄点点头,伸手接过金牌,扫视一眼,反手递给赤无忧:“府内之事,以后就交给你来办,可有帅府官文。”

赤无忧低声应道。“回禀大帅,有。”

说着话,赤无忧一转手,又拿出一枚金色卷轴递到圣十玄身前。

圣十玄接过卷轴,展开,目光一扫而过。

“好,你们退下吧,有事我再唤你。”圣十玄一合卷轴说道,随后将卷轴收入扳指。

“遵命!”赤无忧俯身应道。

紧接着,赤无忧带领着众人退出大殿。

数息之后,殿内只剩下圣十玄一人。

圣十玄一见众人退出,慢慢从座椅上站起,然后缓步来到灵台边缘。

他的目光透过大殿,直向远方望去。

从刚才的官文上来看,所谓的上玄荒大帅应该是个闲职,并不是多么重要的职位。

尽管官文上说,所辖之地广阔无垠,但是从职能上来讲,也仅仅就是督查而已,这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挑战性。

他忽然心生厌倦之感。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这就是我想要的?还是这就是所谓的修道?”

眉头紧锁中,圣十玄扪心自问道。

修道这么多年来,他经历了无数波折,但是每当安逸之时,他总会这般问自己。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更喜欢不停的去跳跃,去挑战,因为只有如此,他方能感觉到一丝发自内心的快乐。

修道是为了名和利吗?

对于他而言,显然不是。

但是每一次,他都躲不开这些世俗的东西。

而在他眼中,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他要的,是一种无欲无求的境界,这种境界中,只有一念,没有实物。

这就像他对诗诗的感情,虽然久别不见,但是却依存在心,虽然无法团聚,但是难以割舍。

父母之情,也是如此,永远挂怀于心。

道,对于众生而言,可言而不可知,可行而不可及,但是在他内心里,一直有个愿望:为自己、为亲人、为天下人,捕获道,令道现形。

为此,他舍弃的太多。

舍弃了亲情,舍弃了挚爱。

因此,现如今的安逸,又怎能令他感到释怀?

上玄荒帅府内,灵台之上,一个白衣身影久久伫立。

一个时辰过后,白衣人对着头顶俯身一拜。

“大帝,对不起了!”圣十玄嘴里喃喃说道。

说罢,他一伸手,拿出一枚金色卷轴,将自己的元神烙印其上,然后将卷轴抛于身后。

金光一闪,灵台上再无人影。

空空的帅椅之上,只有一枚金色卷轴静静悬浮。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