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风暴前夕(7)(求推荐票!求月票!)

听书 - 永序之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爆裂的火药,夹杂着浓浓的烟尘和震耳欲聋的巨响,搅乱了整个西海镇的码头。

挤在顶层甲板上的战士,像是被狂风卷起的落叶一般,高高地抛飞到了空中而后又重重落了下来;被爆炸物推动着,约姆斯人的这艘海盗船像是脱缰的野马似的,直接冲上了锚地。

若非有几个武装队的战士拼死营救,站在锚地施法的两名风暴侍者,差点就和那艘海船高耸的船艏龙骨撞到了一起。

信风商会损失惨重:被塞恩加尔派来剿杀海盗的武装部队,凡是参加登船的,在这场爆炸过后几乎就不可能幸存;港口的泊位遭到了破坏,日后需要花钱维修才能继续使用;更糟糕的是,在场的武装部队被一下子打懵了,根本无暇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作出反应。

“冲啊!”

纳门扯着嗓子喊道。他拿着盾、斧,一马当先,率先从船舱底部的破洞向外跃出。

在之前为这场遭遇战准备后手的时候,底层甲板墙壁上的爆破点都被设置为向外爆破。爆炸发生的时候,船体破裂的碎片没有给聚在那里的船员造成伤害,反而又为其清空了周围的敌手。

反应过来的众人,握紧了武器,跟着船长一起从甲板底部几个破洞冲出——纳门肯定不会带着他们送死,如果真的那样,他之前只需要下令拼死守船即可——奔向自己的活路。

为了求生,人类往往能够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激情。再加上,港口内的信风商会武装部队来不及做出有效的阻拦。这群约姆斯人直接跑过了大半个码头,登上了另外一艘海船,据船而守。

“靠过去!不要让那些海盗跑了,”回过神来的两名风暴侍者,赶快下达了命令。之前被塞恩加尔派来的那十三名精锐战士,现在还剩下五名,他们正忙着整肃陷入慌乱的武装部队。一时间,整个西海镇的码头变成了乱羊脏。而且这里爆发的骚乱,很快就传遍了全城。

“噗……”

听到手下送来的消息,刚刚吃完早饭,正惬意地呷着热茶的橡木拳一紧张,好悬没被烫到。他把嘴里茶水都吐了出去,然后腾地站直了身体。

“我去码头,”他跟那个雇佣兵手下说道:“你去找阿布先生,让他通知他的那些同胞,千万千万要说服信风商会家主,一定不能强攻那艘海船。至于说什么原因,他很清楚。”

说完,电僧便戴上了兜帽,头也不会地走出了酒馆,直接奔向了西海镇的码头。

半个沙漏时过后。

没有穿戴骨骼伪装的阿布罗施特站在一张地图前,双手交握于背后,为数众多的随从聚在厅堂另一边。在侏儒之中,他的个子算是高挑的、皮肤白皙,留着一脸精心打理过的黑须。

他的上半身较为瘦削,和大部分侏儒一样。为了这次会面,他穿着前襟敞开的短外套,露出底下的衬衣,红色的衬衣领子向外鼓起,顶得比外套领子还高。这是侏儒岛的新时尚。

这间信风商会的家主觐见室铺着从君临买来的华美编织地毯。屋子一角摆着一张高脚餐台,上面放着一口水晶瓶,盛着适合上午饮用的甜酒。

两个相对的单人沙发摆放在屋子正中。

阿布罗施特没有落座,坐在觐见者位置的是侏儒岛派驻在西海镇的商人,而另外一个座位是为信风商会家主塞恩加尔准备的专座。他如果坐上去,不仅显得有些失礼,还有点唐突。

所以这位侏儒调查员一直站着。期间,那个侏儒商人曾经邀请他共享宽大的沙发,但是阿布罗施特笑着拒绝了同族的美意。他说自己要欣赏一下绘制在墙壁上的西海镇等比例地图。

“我的朋友……”

人未到,声先至。听到了走廊里传来的声音,阿布罗施特知道正主来了。修建这间觐见室,肯定是某位建筑大师的手笔:内部的谈话声很难传出去,但是走廊里哪怕轻微的声响,都会在这间觐见室里放大数倍,很难不引起这间屋子里的人注意。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今天是盘点日,我刚刚还在和贸易代表们清算账目。你们懂得,商人得等封帐之后,才能安心地享受美食和美酒。”塞恩加尔面上带着爽朗的笑容,信风家族标志性的银灰色头发扎成整洁的马尾发束,显得既有年轻人的朝气,又不失端重。

很明显,这位年轻的信风家主知道有两个侏儒在等他——其中一个他非常熟悉,而阿布罗施特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但是他依旧没有更改室内的陈设,叫人增添一张沙发。

这是他的试探。

塞恩加尔想要看看,这场会谈到底是以谁为主。结果很明显,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侏儒商人根本就是一个摆设。这房间内真正的侏儒话事人,正是一直站着的那个家伙。

“两位到来,想必是为了劫船这件事,”他没有坐到沙发上,而是屁股半靠在沙发的扶手上,以一种看似轻佻但实则对站着的侏儒调查员保持尊重的方式落座,然后直接道出。

这是个聪明人,阿布罗施特心道。于是他也不绕弯子,“那艘海船上面,有侏儒岛目前亟需的货物。你们不能强行攻船,万一那群盗匪狗急跳墙,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阿布罗施特着重强调了一下。而且他还与塞恩加尔四目相对,用坚定的眼神告诉对方,他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那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听闻此言,这位年轻的信风家主不由得目光一凛。他和之前很多任依靠侏儒岛的家主不同,在其上台之后,一直努力构建一个多极化的商业体,目的就是摆脱侏儒对信风商会的钳制。

不过,塞恩加尔很会把控自己的情绪。他的目光再次柔和下来,心思也飘到了阿布罗施特刚刚那番话语所隐藏的意义上面:侏儒岛目前亟需的货物。

那是什么?

在进入这间觐见室之前,塞恩加尔就做好了功课。他详细调阅了那艘海船的各项记录,包括但不局限于完税的副本、以往的航海线路,等等。

所有这些记录都表明,那就是一艘往返于侏儒岛和西海镇的普通海船。它主要是运送侏儒岛出产的蒸汽机械的零部件到拉姆齐大陆,而后再装满浆果和粮食返航。

侏儒岛闹了饥荒?这并非不可能,但是仅仅一艘船的货物又能顶什么用?况且,在准备攻船之前,信风商会还保证过后会赔偿那个侏儒商人一艘新船,外加略有溢价的货物。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