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那孩子是奥术奇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杜维的日常都有严格的日程,包括每次自学课程几分钟,间隔多久,多少课时用于实战训练等等都有规划。

在结束了早晨第一个自学课后,抬着一杯热茶站在窗口看着外面越来越厚的积雪,少顷,见到了克丽丝蒂的马车来了。

克丽丝蒂不如往日那么神采飞扬了,显得有些消沉的道:“你的连胜记录打破了,且没能进入三十二强。今日早间莱恩先生去总督府见了萨姆后,我不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什么。但和昨晚的恼羞成怒相比,莱恩先生态度大转折,宣布是赛场技术问题导致大家眼花看到了幻影,实际上是保尔成功破防卡米娥盾六连击,最终赢得了比赛。”

让克丽丝蒂意外的是,杜维只是微微点头,没有想象的急躁。

“你不说点什么?”克丽丝蒂很诧异。

杜维说道:“我说什么并没有用。其实也不是很重要,根据约定我已经打了十场比赛,再有二十场比赛不论输赢,杰克马转移给你们的债权就清账了。”

克丽丝蒂有些失落的问:“那以后呢,你有什么打算?”

杜维道:“暂时还没计划,我不想离开奥特兰多,但不排除去别处发展的可能性。”

克丽丝蒂转身出门前又道:“最后一个事让我有点难以启齿:今晚赛场方面会有个针对昨天比赛的澄清会,莱恩先生希望你能到场承……认昨天你战败了。”

杜维摆出了招牌似的神态问道:“如果我不承认会是什么结果?”

克丽丝蒂迟疑了一下道:“不好说,但不论作为同事还是朋友你都听我句:去承认吧。别为这么点事惹毛莱恩先生,真的,我没开玩笑。”

“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除非你们支付我儿子三个金鱼的名誉损失费。”

忽然从窗口里传来维克多夫人醉醺醺的声音。

杜维险些昏倒。

而克丽丝蒂对着窗口笑道:“成交,尽管莱恩先生只愿意支付两个‘封口费’,但另外那个算我个人赞助。维克多夫人可不能食言,记得说服你这宝贝儿子。”

克丽丝蒂离开后,又听维克多夫人道:“小维克多,今晚收到钱后,你当场否认,就说作为维克多大导师的儿子,没人比你更懂怎么比赛,不可能会输,但凡不服气的让他们来找我。或者再打一场也行。”

杜维对她很无语,但她就这德行你能咋整……

晚间如约来到迪斯大酒店,这是莱恩先生指定的会场。

人很多,不过刻意挑选过的粉丝群相对对杜维不太友好,故意人海战术把走道拦的无法通行。

“让一下,不要随意挑衅,否则我保证相反对你们所喜欢的保尔不好。”

克丽丝蒂只得在前面伸手拨开人群,给杜维开路。

穿过走道进入大厅。

布置很考究,油画壁画随处可见,还有不少宫廷气派的雕塑为点缀,与此同时有悠扬的小提琴在演奏。人们三三两两的走动或交流。

最核心的那个圈子里,戴着礼帽的莱恩先生抬着满满一大杯红酒却不喝,正在和行省总督萨姆交头接耳,同时不经意的朝杜维这边扫两眼。

一个脸部特征有点狐狸姿态的美女侍者抬着托盘走过来,打算给克丽丝蒂酒水。

“快滚,我没心情喝酒。”克丽丝蒂把人骂走了。

说巧也巧,转身就遇到了也在附近的伯格、詹姆士、以及那个散发着诡诈气息的保尔。

詹姆士的神色古怪了起来,一句话不说。

保尔道:“记得当时我说什么吗?我说‘你顶不住第二轮’。现在看我的话是不是应验了?杜维,还敢说你没输吗?”

这不禁让杜维楞了楞,好吧,跳出比赛综合讲,的确没能顶住他的“第二轮”,算是输了。

保尔又道:“尽管我看到你就烦,不过好在你已经输了比赛,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会离开奥特兰多。于是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了,这对大家都好。”

说话间,见父亲萨姆打来手势,证明时间差不多了。于是保尔微笑道,“走吧杜维,你我一起过去针对昨天的比赛做个说明,我说了的,我需要亲耳听到你认输。”

杜维额头上出现了条黑线,有点任性的想到了维克多夫人的老赖式交代。

一起走上了那个刻意搭建的高台。

莱恩先生先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克丽丝蒂无奈的走到中间,用把叉子轻敲杯子以吸引大家注意力。

就此一来,来自各界的无数人停止了交谈。男士们的目光锁定了克丽丝蒂那比较丰满的身材。几个贵妇造型的人则看着保尔身边的金发帅男伯格,眼神像是想“吃人”。

“所以呢,关于昨天的比赛到底怎么回事,有没有结论?”

“结论个毛,结论就是昨天杜维赢了,既然你今天等在这里听答案,实际上你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还问什么!”

下面又有人相互吵了起来。

导致会场方面的人非常尴尬,即使是小心挑选了,终于还是有杜维的粉丝漏网混了进来?

“总督大人你认真的吗?没看比赛那也算了,昨天你是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比赛,但你却毫不避嫌的说你小儿子保尔赢了?”

说这话的是后豹子头美女,就是被杜维捡到了她挂件的那个雷姬娜。

萨姆总督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酒,对雷姬娜说道:“是的,直至今天经过回忆和深思熟虑,我仍旧认为是保尔赢,不得不说这里不欢迎你,伙计们,把这只女豹子头请出去。”

就此一群熊人果断围了过去,犹如对待小屁孩似的,把雷姬娜拖走了。

萨姆总督又对大家道:“众所周知,豹子头人和《奥特兰多早报》一样,专门以造谣生事著称,应该把这些低贱的种族赶出我的行省。另外你们相信我,没比我更懂奥术比赛,的确是保尔赢得了比赛,所以我的保尔,他绝对有资格赢得你们的掌声。”

啪啪——

说到此处,萨姆开始独自鼓掌。

尽管发现别人有些尴尬神色没跟着鼓掌,然而萨姆也不是很在乎,自己持续鼓掌了约莫半分钟,又对大家道:“我宣布,保尔凭借无可争议的实力赢得了昨天的比赛。现在,有请我们的战败方——那个被错估为天才的杜维,由他来宣布‘他的失败’。”

克丽丝蒂看到杜维那招牌似的诡异神态后,也有些心惊,寻思不会有变数吧?

九岁的杜维走到台前,维持着那招牌似的懵懂表情少顷,犹豫着怎么开口。

“说吧,把你该说的说出来,我说过的,我想亲耳听到你认输。”保尔维持着诡秘的笑容。

詹姆士见到这一幕的时候,眉毛也微微上扬,感觉终于等来了期盼的东西。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