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湖口水战

听书 - 魏虎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夏侯称很是疑惑,因为这把剑上面写的章武二字乃是刘备的年号。

夏侯称拿起这把羽字剑放在手中仔细打量。

夏侯称依稀记得前些年孙权传出的消息,关羽就是在章乡被马忠俘获。

那么这柄鎏上虎纹,且刻着“羽”字的剑,应该就是关羽的佩剑。

剑柄上的虎纹和虎符的形状类似,应该是刘备对关羽以军权相托的意思。

虽然由于石苞的不小心,差点被潘璋反杀,但是夏侯称还是决定把这柄剑赐给石苞。

“仲容,此剑就赠于你,望你时刻谨慎,莫要在给敌人机会。”

石苞想了想却回道。

“君侯还是将此剑赠与罗侯最妥。”

夏侯称明白石苞的意思,关羽可以说是间接害的寇封失去刘备信任的人。

但是关羽其实无关痛痒,真正让寇封失去信任的是他养子的身份。

再说了真正害寇封的人应该是诸葛亮,正是诸葛亮给刘备的谏言。

寇封降魏的时候,也是诸葛亮建议刘备杀死寇封的家小。

而此时夏侯称和寇封还不知道,寇封的一双儿女被赵云收养了。

夏侯称就算赠也要赠诸葛亮的东西,比如他的扇子,如果诸葛亮真有羽扇的话。

夏侯称并不知道,刘备铸造了八口剑,诸葛亮也有其中一把。

“仲容收下吧,公仲那边吾自有计较,望你如关云长那般善战。”

说到这夏侯称凝重的望着石苞说道。

“切记莫像关云长那样傲慢、大意。”

石苞单膝跪地接过宝剑说道。

“谨遵君侯之命。”

至于潘璋这把刀,夏侯称暂时也没有想到适合的人,只能暂且收下自己用着先。

就在虎骑们打扫完战场,准备继续包围邾县的时候。

王濬的江东水军也和张承交上手了。

王濬的江东水军接到的是来自夏侯称的将令。

这一次西向将有可能与吴军水军主力交手,江东水军上下人人紧张的备战。

王濬让文钦带来太湖水军,却把战船都留在了太湖。

虽然王濬已经和东吴水军交手多次,但是还未曾面对过凶名赫赫的东吴水军主力交手。

“未虑胜先虑败,留下点种子,万一失败了呢?”

王濬心里这样想着,如今的王濬已经越发成熟。

当文钦带着三千水军走陆路抵达石头城后,王濬就开始誓师出征。

这只万人的水军乘坐十艘新式楼船,满载了拍竿所需的石球块、干草球等物,也同样装满了投矛。

同样吴军这种比伪斩马剑的战术也被江东水军吸取,文钦麾下建立了一支一千人规模的队伍。

此刻正分散成十组,每组百人,他们将在可能到来的跳帮战中担任突击的职责。

随着王濬一声令下,旗舰“恶蛟”号上的传令兵开始打出旗语。

王濬这艘旗舰的名称正是来自于吴人给夏侯称起的外号。

恶蛟号走在第一位,其余楼船依次排在它的后面,形成竖列。

这样的阵列利于行军,由于前面的船只将经过的水面切开,后面的船只通过这样的水纹行船速度会提高。

这样的阵列也有利于变阵,一旦遇上战事,可以很快的变换阵型。

江东水军的第一站是位于北岸的濡须口,他们将要拔掉这个东吴在江北唯一的据点。

然而当王濬抵达濡须口时,看到的确实一面面魏军的土黄色旗帜。

一番打听后,王濬才明白了为什么濡须口变成了魏土。

原来濡须口也是曹休出兵的第一站,曹休早已将这里打了下来。

江东水军在濡须口暂歇一晚,补充好体力后第二天拂晓在出兵西向。

第二天一早江东水军再次出发,水兵们再次点燃心中的战火。

到了中午,炽热的太阳晒的士卒苦不堪言。

水兵们只能暂时卸去上身的皮质胸甲,赤袒着上半身,以浸水的湿布顶在头上散热。

再快的船速也追不上太阳,太阳逐渐由正中向西移动。

这意味着下午即将来到,而此时水面上却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水道已经不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越向西越宽阔。

此刻在江东水军眼前的是一片宽阔的水域,而这里也是东吴长江之上一个重要的据点“湖口”

果然面前的江面上出现大批战船,显然是吴军早有准备。

这支军队正是张承麾下五千精锐水军。

他们早已排开阵势,此时一见到江东水军,这些吴军战船就开始动了起来。

打头的两艘是足足有五层的高大楼船,看起来足足比新式楼船要大了一圈。

每一层都有吴军弓弩手待命,他们的箭矢都是方便引燃的火箭。

两艘楼船身后是散开很大间距的三艘三层楼船,他们的身边夹杂着许许多多的小船。

整个吴军阵势向一个小型的三角形,正在向江东水军冲来。

王濬比对了一下东吴水军的阵型便算了出来,这些东吴水军人数没有乙方多。

于是王濬立刻下令变换阵型,高处的传令兵得到命令立刻打出旗语。

士卒们赶快穿上了胸甲,做好准备御敌。

由第二艘文钦的战舰“鸳鸯”号打头。

鸳鸯号是去年建造出来后作为文钦的旗舰,船的名字来自于文钦去年二月出生的长子“阿鸯”

这个原本在公元238年才出身的猛将,此时由于文钦的生活条件改善而提前出生在黄初五年二月。

文钦在正中,麾下两艘新式楼船,一艘驶至鸳鸯号身旁,另一艘跟在两船身后。

其余七艘新式楼船分成两组向两翼展开。

第一组四艘楼船,由王濬亲自带队,排成竖列向右翼移动。

第二组三艘楼船,同样排成竖列向左翼移动。

王濬的战术是以文钦的三艘楼船为刀锋切开东吴水军阵列。

两翼的楼船包抄将切割后的东吴水军分别包围起来。

排好阵型后的江东水军,像是一“H”。

而对面的东吴水军则是一个三角形。

张承也发现了江东水军的变化,他的脸上微微一笑。

张承明白对面魏军主将想要包围自己的想法,但是张承却毫不在意。

攥成拳头力量才强,等自己干翻了中间那几艘楼船。

再积聚力量攻击一侧魏军,魏军将不攻自破。

很快抵达了射击距离,双方开始用箭矢射向对方楼船。

然而双方船只都在甲板上蒙上了生牛皮,火箭无法点燃战船。

不过张承这边的士卒明显在水上射击的精准度要高于文钦麾下的太湖水军。

不时的有太湖水军中箭倒地,被同袍们拖进室内。

船只越来越近,直到十米远的时候,文钦一声令下,两艘新式楼船将船头的拍竿落下。

这次绑着的重物是淋过油的易燃物包裹得石块。

一颗石块砸在打头的张承旗舰上,但是由于张承的旗舰十分坚固,拍竿只是将船头砸碎了一部分,木头碎片在空中飞舞。

这颗火球被卡在船头中侧,这里可不像夹板,并不是完全防火,火焰开始燃烧起周围的木头。

吴军水兵急忙赶到这里灭火,张承的心里揪了一下。

虽然早就有传言,魏军拥有一个水面大杀器拍竿。

但是由于东吴水军一直坚信大船论,并没有重视这件事。

此刻张承算是见到了拍竿的威力,虽然一下不足以击碎自己的五层楼船。

但是拍多了这也顶不住啊。

张承立刻下令小船出动,这些隐藏在楼船缝隙直接的小船快速的向魏军袭去。

而文钦这边准备驶入吴军阵列后,以侧面拍竿击敌,顺便切割敌人阵列。

小船们趁着船头拍竿没有准备好的时机奔向魏军打头的两艘战船。

即将接近魏军楼船的四艘小船上的吴军点燃了船只,随后跳到旁边的小船上。

而不小心跳入水中的吴军则是自己平时训练不用功,此刻也没有人会去就他。

燃烧的小船撞在新式楼船上撞的粉碎。

船上的士卒急忙俯身查看,鸳鸯号的船体幸运的没有着火。

而身旁的那艘新式楼船则被火焰点燃了船头那一小部分船体。

船上的太湖水军们急忙提着水去往下面倒,企图将火焰熄灭。

然而此时东吴水军小船已经贴近了他们,一个个爪勾从下面扔了上来。

东吴水军可以攀爬着战船,很快甲板上战作一团。

鸳鸯号有着文钦这位猛将在,很快吓退了吴军。

而此刻鸳鸯号也驶入了吴军阵列,在文钦的指挥下,两侧读的拍竿落下。

右侧的吴军五层楼船被这近距离的一击,砸出一个大窟窿。

在这颗火石和魏军的火箭之下,船体中间被击中的地方开始着火。

而左侧那艘张承的旗舰由于距离远,只是被刮去了一层皮。

文钦认出了这艘是吴军的旗舰,急忙命令鸳鸯号向这艘楼船靠拢。

那艘着火的东吴五层楼船由于一侧被数个拍竿击碎,开始向被击中的那一侧倾斜。

船上的吴军开始向水中跳去逃生。

看见吴军一艘大船开始倾覆,两翼包抄的江东水军也驶入了战团。

他们将东吴水军切割成好几块,在利用两侧拍竿击碎吴军战船。

然而第一艘沉没的战船确实那艘被太湖水军的楼船。

攀爬上甲板的东吴水军很快将各种引燃物丢在这艘船上点燃。

随后他们在攀爬下去逃走,然而新式楼船已经开始倾覆,许多吴军来不及逃走。

这些吴军就和这艘船上的太湖水军一起葬身在沉没的新式楼船之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