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大魏走镖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空积压着黑云,星星都不怎么闪烁。

显然是无月之夜,用玄素道长一直嘀咕的话就是,天狗食月将近,大地邪气将更进一分强盛。

届时妖魔滋生,百姓不得安宁。

程路不是道士,但他不拒绝这样的言论,骑着棕马,喝着小酒,微醺不醉,倒也惬意。

信娘驾马走在身后,跟骑着毛驴的玄素道长齐平,“玄素道长,这夜色不太寻常,你口中的妖,究竟是什么根脚?”

她疑惑,毕竟玄素道长也是道门七品金丹,俗称的金丹修士,他都奈何不了的妖物,需要请外援?

玄素道长笑了一下,“那妖似邪非邪,似妖非妖,贫道看不出根脚,只道是诡异无比,初次过招,

贫道便败下阵来,此妖不惧道术。”

“世间还有此等诡异妖物?”信娘小小的吃惊了一下,这立马就高大上了。

光凭他们几个,能对付这样有格调的妖么?

“什么似邪非邪,似妖非妖,依我看,那就是个连妖邪都不是,不三不四的的怪物。”

前方传来程路略带不悦的话,仰头看着月亮,如果真那么有逼格,这家伙还等着他们去除?

应该反过来,是自己带着家当属下跑路才是。

信娘这么一听,再一想,似乎也是哦,两样都不是,那就是不沾边咯,顿时放心了不少。

“白镖头此言差矣。”玄素道长脸色不知怎么样,天黑看不见,“妖乃妖,邪乃邪,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又怎可连妖邪都不是?”

你修炼修傻了呗。

程路心头吐槽,懒得搭理玄素道长,反正出口就是阴阳气分,解救苍生,上天之德,如果读书人里面,

喜欢讲大道理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就读书读傻了,道士么,修炼到脑子瓦特了。

这类人就是喜欢把自己不知道的,不清楚的,盖用各种乱七八糟的名号。

反正程路觉得,如果真是玄素道长说的那样,似邪非邪,似妖非妖,那根本没他们出场的份。

早就有大能强者来围剿了。

天下虽乱,妖魔也不少,但各大修行体系也不是吃素的,至今还没听什么妖王鬼王,占据一方,称王称霸。

连他刚刚了解到的天地秩序都好好的,虽然大家都在说天地崩坏,邪气一日更甚一日,但又不是现在。

世间高手还是很多滴。

信娘笑了下,虽然程路行事鲁莽,但用他的话说出来,也不是没有道理,“那尸妖既如此棘手,看道长语气,似是胜券在握。”

这又是问题了。

玄素道长说那妖多难多难,又胜券在握。

“贫道自有一门秘法,可化解了此尸妖。”

懂了x2。

程路跟信娘心里同时嘀咕,也不说什么。

星月赶路,路上砍了几只不长眼的小妖,天明之际,便抵达了惠安县,准确的说,如果不是玄素的毛驴走得慢。

二人能提前两个时辰抵达。

“有点压抑。”程路凝眉,看着坡下的城池,如果他能看见,便会察觉到,惠安县上空,邪气跟妖气都快化云了。

信娘浑身气机滚动一周,那种压抑的感觉才被驱散,看向一脸错愕的玄素,“道长,现在如何做?”

“坏了坏了。”玄素道长回过神,就是跳下毛驴往山下走,边走边嘀咕:“贫道不过是离开一夜,怎地就恶化到了如此程度!”

程路瞥眼看向玄素道长,如果你骑着毛驴,我倒是相信你是个大无畏的道士,步行能有四只脚走的快?

策马而起,一把提起玄素道长的领子,说实在,这样很不礼貌,“道长,我送你一程。”

“松开贫道!”

玄素道长大惊失色,慌忙挥舞手脚,欲要卸掉程路的手,然而后者跟铁钳一样,死死抓着,无论他怎么化力解力,都避不开。

“又开始乱来了。”

信娘微微摇头,看着远去程路跟手脚涌动的玄素道长,策马跟上。

半个时辰,程路已经来到了惠安县城外,破旧大门紧闭,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将手舞足蹈的玄素道长丢在地上。

武夫体系果然不行,如果是道士,现在应该能看见一些他看不见的吧?

心里想着,看向拍着道袍的玄素,“道长,情况怎么样?”

“白镖头,你未免太过鲁莽。”玄素道长小声哔哔,不敢太大声,他试了一路,这家伙简直不是武夫,连他暗自动用法术都影响不了他。

运起气机,开启阴阳眼,看着面前的惠安县,额角泌出汗水,下意识后退半步,程路把玄素的动作看在眼里。

“信娘,看来挺棘手。”程路说道。

信娘颔首,虽然二人看不到,但感知内,这里的压迫比较大,有威胁。

里面的妖,看来成气候了。

“不应该,不应该如此。”玄素道长拿出罗盘,一脸不敢置信,“此妖,趁着贫道不在的时间,

已经屠了惠安县一万三千口。”

程路、信娘:“……”

咱们现在撤退还来得及不?

程路刚起这个念头,四周阴风阵阵,席卷灰尘而来,转而消散去,浓重的血腥味传入三人鼻孔内。

看了眼东方的鱼肚白,信娘眉头紧皱,“现在退去,还有机会。”

屠戮一城的妖,该吸取了多少精血?

实力又会提升到怎样的地步!

二人不解,但感知疯狂警告,要让二人撤去。

“不可能的,不应该,到底是那里错了?”

玄素道长如同痴呆一般喃喃自语。

程路很索性,能跑路就跑路,趁着天亮邪气消散大半,趁早跑路,回家卷铺盖走人。

这是最好的办法。

“玄素道长,这里不是我们能管的,走吧。”程路低语说了一句,调转马头策马狂奔。

事已至此,交易取消。

太危险了。

信娘看了眼玄素道长,跟着驾马而去。

玄素道长嘴里喃喃着,上前几步,手触碰城墙,一行热泪落下,“一万三千口,一万三千口,贫道……贫道……。”

山道上。

此时太阳已经开始往中天而去,两匹棕马气喘吁吁的停下,呼出大量白气,汗流浃背,形容的就是它们。

“我们又回到了这个位置!”

程路看着山坡下的惠安县,脸色很难看,从天刚开始亮,跑到现在,还没离开!

就很离谱,明明看着四方都是真的。

莫名跑着跑着就回来了。

诡异。

“鬼打墙。”信娘沉默,她就是见多识广,也解不开鬼打墙。

这种灭一个县城的妖邪之物弄出来的鬼打墙,不找对办法,二人根本走不出去。

又一次体现了武夫体系的劣势。

“回去吧。”

“嗯。”

二人又策马往惠安县而去,独自待在这,他俩应付邪物的办法有限,危险激增,回去的话,还能想点法子。

程路咬牙,这回被坑的不是一点半点!

太过分了!

这样的险地。

二人回到城门口,看着大开的城门,血腥味更为浓重,不见值守同时也不见玄素道长。

“门应该是玄素道长开的,咱们进去看看?”

信娘提议道。

“要去。”程路点头,进去肯定是要进去,走又走不了,将包裹里的干粮拿出,“先吃饱,中午再进去。”

“嗯。”

等了两个时辰,日头才到最盛的时候,邪气被冲散的近乎感觉不到,然而不过是假象而已,仔细感受。

邪气还是无处不在,不过现在是正气借着天时,占领高地而已,没了日头,该势弱还是得势弱。

信娘施展轻功,宛若踏空般踩踏上城墙,程路就很暴力了,直接把气机在脚底炸开供自己向上走。

没办法,这就是没有专门轻功的坏处,气机只能粗浅的运用,效果也挺好的。

血腥味冲鼻,街道、角落,到处都是鲜血,如果不是城内的建筑保持原样,他俩都觉得,自己进了屠宰场。

“杀这么多人,它也不怕撑坏自己。”程路嘀咕一阵,妖魔吸**血修行,他也知道。

不过一路碰到的妖很少,大多是人变成的僵尸一流。

“奇怪,怎么一具尸体都没看见?”

“我找到玄素道长了。”

正嘀咕,信娘忽然喊道,往一处破旧的院子飞速而去。

程路看了眼给自己压迫最强的县衙,真如玄素所说,死了全城人,这不是管不管的问题。

是没了退路,没得选。

“如果能选,他肯定不来,顺带抽当时的自己几巴掌。”

程路小声哔哔,落入院子内,登时愣住了,大片红灿灿的朱砂,直接摆在院子里,七八箩筐那么多。

符旗飘荡,法坛都摆好了,一袭杏黄色道袍的玄素道长坐在蒲团上,“此地已经形成鬼蜮,寻不得方法,

没有办法,只可进不可出。”

信娘闻言俏脸微变,如看死人一样看着玄素,程路按了下信娘的肩膀,摇摇头。

“反正现在困也困住了,算账的事情,活下去再跟你算,几成胜算?”

程路心情也不好,毫无疑问,他俩被玄素算计了,啧,够狡猾,被强行拉入这个地方,虽然不爽,恨不得暴揍他一顿。

但当前什么重要,程路心里很有分寸。

“如若贫道本人,仅有三成,有二位道友相助,五五成开,二位大可放心,事毕,定有厚礼答谢。”

玄素笑的人畜无害,然而程路已经把他扔到不可信任的名单里去了。

完事用刀子教你做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