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大魏走镖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日头逐渐偏西,程路策马至城门口,刀背拍在马屁股上,目睹两匹棕马奔腾而去,暗自放心了不少。

气机翻涌,上房飞跃,不断寻找着可能的生口,刺鼻的血腥味伴随着诡异的安静,找了大半个城,猫狗都没见到,更不要说其他人。

远远看着站在屋顶上的窈窕身影,几个冲刺,落在瓦砾上,“很诡异,一个人都没有。”

惠安县,程路感到莫大的诡异,头一回遇到,这样诡异的情况。

“不用找了,你进入屋子里看看就便知晓。”

信娘似在纠结什么,脸色有些难看。

“砰。”

程路一拳轰碎瓦砾,看着屋子内,浑身青紫的一家四口,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抬起头,又跑去了另外一栋。

情况依旧一样,看了好几家,程路挑眉,对着信娘喊道:“你的意思是,全城人都躺在自己家里?”

“嗯。”

信娘飞身落在街道上,眼神凝重,“县衙四周有压迫的力量,邪气很浓厚,杜绝妾身进入,如果所料不差,

真打起来,我们要面对的,将是一支上万的行尸大军。”

程路:“……”

原来这就是鬼蜮。

二人一同返回小院,程路站在枝头上,看了眼县衙方向,“玄素道长好算计,这满城邪物,一旦入夜,恐怕会化为极乐世界吧。”

“邪物本领低微,贫道与那妖邪对弈,坏其掌控力,请二位大侠,护住左右,休让邪物近身即可。”

打坐的玄素道长睁开双眼,满是凝重,望向邪气冲天的县衙,终究,是晚了一步。

“得勒。”程路笑了笑,看向信娘,“我们拿油,烧城。”

信娘:“……”

寻思过三,信娘欣然同意,虽然做法绝了些,但比起入夜要面对的上万行尸,二人再莽,也经不起这样的尸海战术。

玄素道长嘴角微抽,嘀咕一声“此举有伤天和。”便默然不语,对付上万邪物,他也棘手。

此战的最大因素,便在于他们。

程路野路子出生,管你绝不绝,都变成邪物了,又不是人,焚烧一座空城而已,他是一点都没有心理负担。

与信娘取了火油,从城墙四面八方开始洒,一同洒到县衙周遭,丢了几桶到县衙内,日头开始下沉。

惠安县那叫一个油光呈亮,信娘与程路一南一北,各自拿着两根火把。

“想让我打地狱难度?”程路摇了摇头,松开手,火把落在助燃的干草垛上,火势立刻卷起,“那我就自己来削弱难度。”

出发就明白了,他带着信娘一起来,就是为了群殴。

先不管什么正义不正义,道义不道义,跟妖邪讲道义,脑子瓦特了。

在确保己方胜率的情况下,一切影响战局的,能拔除就拔除掉,吃一蛰长一智,多谢便宜师傅谢景。

人啊,心就得继续黑着,短暂的光明,真的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奔跑到南城,东,丢下火把,火势逐渐起来,几个翻身,跳到城楼上,看了眼城墙上,额角汗水连连的玄素。

“道长,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想保全的苍生,晚了几步而已,我也是帮他们解脱,

免得受到这邪物污秽灵魂。”

玄素道长没回话,他没话可说了,这位白镖头的手段,是真滴狠辣,感受着热浪袭来,继续打坐,等待夜幕降临,诛妖。

信娘翻腾而来,落在旁边,“火势很大,却烧不出城墙,看样子,需要烧一晚上才行。”

城墙的作用,就是隔绝火势,不会蔓延在外,坐在瓦砾上,想着自己的事情。

程路看着火焰翻腾,时而乘风而起,落在四方,时而呼啸摇曳,颇为恐怖,目光落在火焰中的县衙。

默默打坐,调整状态。

日头一点一点下去,惠安县上空的黑云愈发浓郁,可笑而知,一场大雨即将落下。

惠安县大半沦为废墟,火势不见小的聚拢在县衙周遭燃烧,四处都是烧焦痕迹,再无往日人生活过的气息。

城墙上大把大把的焦黑,黑云闪电,当第一滴雨落下的时候,程路戴上斗笠,披上蓑衣,信娘有样学样。

“轰隆!”

雷声阵阵,电蛇飞舞,大雨落下,将越烧越旺的火势止住,再逐渐熄灭,电蛇飞舞间,城楼被一股气机横推,成了一堆废墟。

“玄素道长,你在这施法就行。”程路看了眼玄素,后者眼中带着两分不可思议。

想他堂堂金丹修士,居然被武夫拉着走,想想便有些惭愧,玄素颔首,在法坛前拿着木剑做法。

下一刻,一抹红光自天际而下,‘砰’的一声插在城墙上,通体红芒逐渐暗淡,却是一柄三尖两刃刀。

“贫道游历天下,也曾有过奇遇,此刀,破邪驱魔之力极为锋锐,杀伐之意浓烈,可助二位道友一臂之力。”

玄素道长不断结印,解了三尖两刃刀上的封印,顿时铁锈落下,露出它的原本面貌。

黑色刀把,雕龙画凤颇为华丽,下方鬼头底,三尖两刃刀,三尖都带不同的刻画,第一为水纹形,第二为火焰形,第三为则是圆形。

说不出的古怪,两刃闪着寒芒正反两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符咒,程路眼前一亮,上前把三尖两刃刀拿起,握在掌中。

百斤以上,很趁手么,撇向玄素,“道长,这刀上的附法是什么?”

“破邪,驱恶,水火符咒。”玄素道长点点头,不愧是气力过人之辈,这三尖两刃刀,却是合适白镖头。

“铛。”

城石碎裂,三尖两刃刀直挺挺立在城楼上,无疑是一柄斩妖除魔的神兵利器。“有它助力,小郎君当无所畏惧。”

信娘笑意盈盈,这可是神兵利器,世间难寻之物,程路严肃打断信娘的话,“即使没有它,我也会无所畏惧。”

“对极。”

看着玄素,程路看不懂,先是坑自己跟信娘,现在又施以援手,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忽如其来的大雨,终究是压下了火势,当日头彻底落下,惠安县四方的天穹突兀的陷入黑暗,异常压抑。

“呵~”

一声长长的叹息,传遍惠安县,温度骤然下降,阴风邪气扑面而来,狂风吹拂,程路握紧三尖两刃刀。

“呵~”

又是一声粗重呼吸,周遭邪气阴风疯狂朝着县衙而去,压抑更深一分,接着又是一声粗重呼吸。

“砰。”

“砰。”

“砰。”

如敲鼓一般的心跳声,令在场三人神经紧绷,程路吞了口唾沫,真尼玛是妖邪,阴风阵阵,鬼气冲天,又伴随着生物的特征。

“有意思。”

程路哼哼一笑,抓起三尖两刃刀,“玄素道长,快些施法。”

身影猛的窜起,气机不要钱一样飞舞而出,在冲刺中挥舞三尖两刃刀,随着气机融入招式中,火焰与水雾浮现。

“轰。”

县衙上掀起巨大烟尘,气机扩散,把那有节奏的心跳声彻底打断,信娘看的目瞪口呆,玄素道长都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吼!”

一声分不出是什么叫声的吼声传出,玄素道长脸色微变,来不及说程路是鲁莽还是勇武,“四象法神,日月星雨,风雨雷电令。”

法坛上汇聚起一股磅礴气机,注入玄素体内,脸色憋的通红,眼中充斥威严。

请祖灵!

信娘心头嘀咕,这一上场就是开大招轰的么?

“姑娘,请在侧为老道护法。”玄素道长仿佛换了个人,翻腾起身,脚踏天罡,虚指结印,“妖魔外道,当诛,去。”

刹那间,掌心拍出雷霆,轰然而去。

信娘后退几步,站在城墙一角,静静注视着远处的阵仗,火花水雾弥漫,刀光重重。

程路气机压的很深,轰碎县衙,便察觉到一股腥臭的味道刺鼻,他对上的是一双闪烁着绿色鬼火的眼睛。

尸妖眼中的鬼火猛的窜起,朝着他面门而来,三尖两刃刀快速飞舞,形成刀网,贴脸在尸妖面部输出。

如果不是那口充满冰寒的吐息,程路现在也不至于后退。

气机护佑左右,凌空翻滚,落地卸力,后退十几步,望着起身的尸妖,三丈高的身躯,浑身腐肉挂在骨头上,

最特别的是,头顶一对牛角冲天,眼中跳动着绿色鬼火,黏稠汁液不断从体表落下,恶臭扑面而来。

感受着阴风邪气扑面,巨尸妖握爪成拳,“轰。”的一声,程路翻滚避开,地面上凹陷出一丈大的拳印。

“你也就大块头而已!”程路忍着把下午的吃食吐出的冲动,一个翻跳起步,挥舞三尖两刃刀凑近巨尸妖足部。

巨尸妖看了眼程路,眼窝里的鬼火跳动,忽的飞出,朝程路扑去,鬼火肆虐,程路直接放弃近身,抽开距离,鬼火猛的追上。

“轰。”

巨尸妖正要一巴掌拍死这只蚂蚁,猛的两道雷光划破天际而来,顿时在它面前炸开,雷光索饶,庞大身躯直挺挺倒下。

“厉害!”

程路喊着,挥舞三尖两刃刀斩开来势汹汹的鬼火,被斩开的鬼火,随着阴风邪气朝巨尸妖而去。

“刀是好刀,可惜了,这家伙皮硬的很,还真棘手啊。”

喃喃自语着,提刀再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