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还能当挡箭牌

听书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贾叔叹了口气,距离上一次还价六百块钱的,已经过去半年了,余下的那些人不是还五百,就是四百,甚至还有三百的,这么大个院子只给三百?真是气死个人了。

这院子搁着将近一年卖不出去,老大老三早就不耐烦,他只好隔三差五来看着,加上又有些堂姐妹跑来,想要占这院子,兄弟三人就商定,赶紧放手免得亲戚间多生是非,最低价六百,卖了卖了!

所以,纵然不甘心,贾叔还是回应了孟桃:“六百就六百吧,给你。”

本就是要售卖的院屋,因而早做好了准备,协议书都是现成写好了的,孟桃只需一遍,看看没有什么问题,双方就签字画押,付房款,写收条。

办房产过户,需要本人原住址和身份证明,孟桃翻找过书包里以前包大队长给开的那些证明,直接把其中一张很有技巧地改了一下日期,就成最近的了,能证明她的身份和地址,拿给贾叔看,贾叔说这个可以用。

于是当天下午,贾叔带着孟桃去了房管处和街道办事处,很快办完所有手续,左杏子巷九号院子,就是孟桃的了。

街道办事处姚主任是位中年妇女,估计爱好做媒的,见孟桃生得娇俏水灵,又看过她的证明和填的表格,知道她年龄,就满脸堆笑地问道:

“小姑娘不到二十,没有对象吧?你现如今城里有房子,再找个城里对象结婚,就能农转非,迁城市户口吃商品粮了。阿姨我给你找个有工作的小伙儿,你要同意,立马就叫他过来,正好你那院子需要清扫整理,这就能帮上忙了,你说好不好?”

孟桃笑笑,想起沈誉了,发现有个“候补对象”挺好的,关键时候还能当挡箭牌。

“谢谢姚主任,我有对象呢。”

“真的假的?”

“真的。”

“不是,你都进城买到房子了,以后不想种地,来咱们街道也能找个活儿干,农村处的对象就算了吧!”

“他不在农村。”

“县城的?也不好!你看咱们这可是蒙州,地区市,这才是真正的城里哟!”

“他也不是县城的。”

“那就是咱们蒙州的喽?怪不得你跑这儿来买房子。”

姚主任面露失望,很快又笑着摆摆手:“没关系!对象而已,又没结婚,先处着啊,到时候不合适分手了,一定要告诉姚阿姨,立马就给你找个更好的来!”

孟桃:“……”

行吧,你是街道主任,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我暂且听着。

孟桃拿着贾叔给的几把钥匙,回了杏子巷九号院。

成了自己的私产,再看这院子就有些心疼了,满地残枝败叶,院墙上枯藤被扒拉下来一大片,墙角花卉盆景粗暴地堆摞成一堆,压得枝干折断,还碎了几个花盆,可能是之前有什么人想要把这些都清理出去吧。

那可都是青花瓷盆,贾老侍弄了几十年,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古董?

孟桃把花卉盆景一个个重新摆放好,走到微型假山边的水龙头那儿拧开水洗手,这里做了个荷叶造型的小小水池,贾老大概是想养几条锦鲤来着。

推开正屋门,刚才贾叔领着也看过一次,一个大客厅两边各一个房间,以前贾老住的时候是一边卧室,一边书房和画室,如今都空空荡荡的,所有家具东西全搬拿走了,只在客厅留了两张竹编圈椅和一张旧茶几,五六个四脚小板凳,地板上许多脚印,应该不少人来看过这房子。

走出屋子,右边靠后有两间小房子,是洗澡间和厕所,边上栽着整齐的冬青树。

左厢是厨房餐厅,餐厅很大,一个人是用不到那么大间餐厅的,看着餐厅密封很好的玻璃窗和墙边的木架子,孟桃觉得,这其实是贾老冬天放置花盆的地方,有的花卉不禁冻,院子里那些花盆指不定都冷死好多个了。

孟桃找到一把竹枝扫帚,开始清扫院子。

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没车子返回兴阳县了,孟桃想着大不了夜里就进空间呆一晚上,空间石台上虽然云雾缭绕,气温却没有外头冷,正好也该采收一批大白菜了,谁见过用竹竿把一棵一棵大白菜从石缝里钓上来?跟钓鱼似的,有趣但也很费时间,到明天上午再坐班车回去。

正扫着,虚掩的院门被推开,走进来三个女人,最前面那位是上午孟桃见过的左邻王大婶。

王大婶笑道:“姑娘,你真的买下这房子啦?”

孟桃点头,旁边一位大婶迫不及待跟着问:“多少钱啊?”

孟桃说:“原主人交待过,这个不好说呢。”

“哎呀,这有啥不好说的?大家邻居了,你只告诉我们就行。”

孟桃只是笑,不回答,不是她故意保密,是真的答应了贾叔,先不要跟别人说出这个价钱。

王大婶倒不关心这个,而是和另外一位大婶走去正屋、厨房里转了一圈出来,撇着嘴,嘀嘀咕咕地议论贾家的女人们也太那个了,简直跟抢劫似的,原先贾老这满屋的家具东西,都是极好的,全给搬个空,别说锅子水壶啥的,连个碗都不给剩下,买这房子就是亏了,又得另外花钱添置。

再回来和孟桃说话,王大婶就告诉她:“这位是右边那院的钟阿姨,这位是对面的赵阿姨,赵阿姨跟我家是亲戚呢。”

孟桃就跟着她教的,一一喊人,心想以后也得改口,喊王大婶王阿姨吧,在乡下呆久了,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城里的叫法。

可问题来了:这是三个女人原来在娘家的姓呢,还是他们丈夫的姓?以后见着她们丈夫,又该怎么称呼?难道阿姨叔叔一个姓地喊着?

哎,管他了,先这么喊吧。

王阿姨又对孟桃说:“你现在这样扫扫不顶事的,明儿还得弄脏,一般新买的房屋,总得里里外外全部清理,至少屋里得重新粉刷一个,顶棚啊什么的换掉,地板冲洗干净,这是把旧主人的气息扫除了,清清爽爽的,这样才好住进来。”

孟桃点头:“我也是有这么个打算啊,可不知道上哪找会刷墙和换顶棚的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