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八、道之争锋

听书 - 魔武版三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半步诸子就这么倒在了风四娘脚下,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尽皆变色,

她的倾仙一剑,没有人看得清其轨迹,只见一剑映照天地,然后袁逢就倒下了。

“小心”,封谞突然惊声而起,风四娘的笑容随即僵住,

一道文道法链突然从她脚下,穿透过了她的前胸,将她整个人插上了半空,

“怎么会?”,风四娘失色,眼前一阵天昏地暗,

袁逢倒在地面上,脖颈上有着一道血痕,却没有多少血渍喷射而出,

本就是将死之人,他一身精元都被压榨了,哪里还有多余的血可以流出,

“呵呵……绝色妖姬,果真不负盛名,可惜……你小瞧了半步诸子的恐怖”,他微弱出声,明显是山穷水尽了,

同时,

他勉强地抬起狂颤的臂膀,“陛下,臣~为大汉尽忠了”

“不~”,风四娘看着他的手臂,突然惊骇出声,

袁逢嘴角挂起嘲讽的笑意,“禁”

声落,

天地随之一静,拘禁法链骤收,全部进入到了风四娘体内,她的躯体无力地从半空栽落下来,

嘭~

摔声响彻,风四娘直接就背过了气去,一口殷红随即喷出,

袁逢的手臂,也在这时无力地挥落下来,目光盯着天空,溘然长逝。

他本来可以杀掉风四娘的,可却选用了一种最残忍的惩罚方式,直接禁锢了她身上的所有力量,将其贬落凡尘,

风四娘艰难地从地上爬起,神色间满是绝望,法链禁锢其身,她一身力量再无法御使,

要想破禁,除非是有诸子一级的存在出手,否则她以后就只能做一个平凡女子,

袁逢太狠了,虽不敌她,却从一开始就将她算计得死死的,以己身命硬抗她的倾仙一剑,在弥留中施展出了封禁之招。

这个战圈两败俱伤,剑圣王越和第十首座的战斗,陡然开启,

剑之道对决枪之道。

两人都是另类媲美神将的存在,气机乍射,于无声处惊雷,对决形迹难觅,惊世骇俗,

空气中,

两人目光的汇集处,

仿若有无形无相的电流在激烈碰撞,燃烧起无形的花火,

霎时间,

风云骤变,

有紫色烈焰在王越和封谞的身上奔涌而出,噼啪作响,映照天地,

这是二人‘道’的实化,现形而出,毁灭的气息铺卷,压在周边所有人的心头,让他们骤然心慌,

紫色烈焰喷涌,二人化身成为浴火战神,一杆由烈焰压缩而成的巨大长枪和一柄大剑显化在二人头顶,

煌煌威压铺散而出,将还来不及远离此处的风四娘逼得步步后退,

站在战圈中的王越和封谞,身上烈焰摇曳,衣衫无风自动,长枪和大剑在二人头顶沉浮,

突然,

二人眼中精光暴射,背后沉浮的长枪和大剑好似感知到了主人的意志,骤然疾射向对方,

枪剑相交,光爆耀眼,却是静默无声,

只是漫天风雪随之定格在了空中,四野转瞬寂静,

一切都被静止,除了战圈外的风四娘满面惊惶外,童渊和王越二人,身形依旧未动,满面从容,

可一场视觉不可见的恐怖大战,实际上已经开启,

在二人的意念中,两个一模一样的王越和封谞,正在定格的风雪上,寂静的半空中,激烈交锋。

意念中的一幕,

在被定格的风雪上,

————

二人身影闪动,不是瞬移,却胜似瞬移,意之所起,身之所至,

枪光与剑影交映,在半空留下了片片残影,

一招一式都朴实无华,大巧不工,都是最简洁,最直接的招式,

他们的枪法剑术,早已从绚丽归于平凡,已然返璞归真,于腐朽间绽放神奇,

很快,

二人身影再不可见,半空中只留下了璀璨夺目的枪剑交映,

这是“道”和“道”的争锋,是枪道和剑道的比拼,

长枪横空,丧胆夺魂,

青锋无华,剑出诛心,

一切外人不可见,观战的众人只是被那两股道压得身躯颤抖,头额冒汗。

如此威势,

已非一般神将可比,甚至可以碾压很多神将的武魂了,

实在很难想象,如此强决的人物,真身竟然会是一名太监。

甘泉宫前,

所有人都目光灼热,紧紧盯着王越和封谞的战圈,

他们二人的对决,其胜负将左右今日汉庭和莽皇殿的强弱天枰。

而此时,

以王越和封谞为中心的战圈,方圆千米范围内的地势,已经平白下降了尺许,

这是二人的气机所致,

他们在以兵入道这一领域,已然屹立在大汉之巅,举手投足都超凡脱俗,威压自也是恐怖如斯。

二人激战依旧,

半空中,

银枪横空,承载着封谞的意志,威势无匹,

风雪上,

青锋直插云霄,显化出剑圣的剑道,锐利无双,

一枪一剑,都是极致的绽放,超脱了形的束缚,归于道之本源,

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势,却风月变色,

没有潇洒飘逸、徇烂夺目的招式,却牢牢吸引住了天地的目光。

突然,

战况大变,

长枪和青锋,展开了巅峰一击,带着凌厉无匹的气势,碰撞到了一起,

又是无声一击,却相互交融,消失不见,被定格的风雪随之重新下降,

一切归于平常,压在四周众人身上的威压骤然全消,身上同时一轻。

而战圈中的两人,

依旧如故,

剑圣王越依然立于原地,剑柄上撩,

封谞照常站在那里,血纹长枪前倾,

他们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来就没有动过,

陡然间,

锵~

青锋出鞘,剑音嘀鸣,身后大剑骤然缩小,与青锋合为一体,一剑撕天裂地,剑刃光寒十三州,

嗡~

血纹长枪刺破风浪,与身后长枪相合,枪影横空,一枪遮天蔽日月,

王越和封谞的身影同时一闪,天地有着刹那的寂静,风雪也刹那骤止,又在刹那间恢复如常。

待所有人看过去,又都迷糊了,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好似就是大家的错觉,

剑圣王越依然立于原地,头上大剑重现,形体有些不稳,

封谞照常站在那里,血纹长枪前倾,头顶长枪已经消失,

眼花了?

他们到底是动了?还是没动?

天子和群臣皆迷糊,突然看不明白了,

只有风四娘,面色愕然间带着震撼,

她力量虽然被封,但眼界还在,极力眺望中,虽付出了双目流血的代价,却勉强看清了刚刚发生的那一幕,

在那个刹那,

她遍体生寒,连灵魂都差点离体而去,那是怎样的一剑呢?

风四娘觉得,王越的那一剑,大概便是她这一生追索的剑道极致了,可斩天裂地,横推世间剑道高手,

还有第十首座的那一枪,可遮天,可破日,更可横压天下,与枪神童渊相比,也在伯仲之间,

若非第十首座一直蛰伏于汉庭,以他的修为,莽皇殿四大法王,有他一席。

这时,

半空中,

突然出现了肉眼可见的一幕,

一杆横压天地的璀璨血纹长枪,带着丧胆夺魄的无匹气势,直贯日月,

一柄光耀天下的青锋同时浮现,带着诛心噬魂的凌厉气机,直斩苍穹,

叮~

诡异的是,这一交锋,却没有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势,只有脆声响彻,寸芒闪耀,

天地骤然再度寂静,风雪短暂定格,

然后,寸芒急剧爆射,犹若一轮烈阳,照耀天地,

爆射无声,天地再不可视,观战的众人突然都失去了所有视觉,眼睛灼痛,

整个洛阳城中,这突兀降临的炙光,惊撼了所有人,不明白缘何会发生这样的一幕,尽皆失声,

随即,

无匹的气浪在半空席卷,好似出现了刹那的真空,让人呼吸困难,

地面狂震,无异于是一场八级大地震,所有人都立之不稳,直接栽倒了下去,

洛阳城中更是惊叫连连,成年旧房轰然倒塌,好些人直接头破血流,站在外面的,也是尽数栽倒,

天际的雪龙号也遭受到了波及,直接被轰抬了数十丈的高度,

灼热的气息随之蔓延开,转瞬融化了天际飘雪,短暂的暴雨随之降临而下,

等观战的众人恢复视觉,才看清了这天地的狼藉,

未央宫已经消失了,连带周边的宫殿群,都已化作飞灰,

原地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空洞,方圆数百丈范围内,所有玄石铺彻的基石尽皆皲裂,

这还是交锋是在半空之故,地面只是受到了余波波及,若是换在了地面,皇宫直接就得毁掉近半,死伤无数,

众人傻眼,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同时伸手抹向了耳垂,那里,竟有着两股热流,

所有人这才明白过来,

爆炸非是无声,而是声波超越人耳可听的范畴,他们被震伤了也不自知,

胜负显然已分,

王越的左臂,渗出了血迹,一个孔洞正在汩汩流血,

封谞的前胸,衣衫残破,一道豁口无比醒目,

“承让了”,王越开口,上撩的青锋缓缓收回,这一战,他胜了半招,

封谞不作声,微微朝他颔首后,身形便是一闪,提起风四娘,从原地消失不见,

再现身,人已在雪龙号之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