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丞相,咱们被骗了

听书 - 大周内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沉香苑有问题,公孙剑在两次遭受暗杀后就让李庆暗中调查,如今的结果。更是让他有了线索的当场让李庆对这两人立即进行抓捕,抓紧昭狱审讯,务必要最快的拿到证据。”

事关重大。在第二天听说人已经抓捕后。公孙剑离开鸡鸣寺,直接前往北镇抚司等候审讯结果。

“大哥,什么法子都用上了,他们就是不说,额头冒汗的李庆穿戴飞鱼服大踏步来到公孙钮跟前。

不说,这是在和自己的性命作对。想死,也不挑选一个好地方。

这是锦衣卫,不是刑部,敢在这里跟自己叫板,这是在作死。

“跟我来。”将手中文书丢在案桌,身穿着蟒袍背着双手,公孙剑在七八个锦衣卫陪同下今日昭狱。

这个地方,一般都是用于审讯不交税逃税的。当然也针对一些元那边的探子,不过这种情况很少。昭狱本就没有几个人,看起来空荡荡的,直接进入最里面审讯室后。

那沉香苑的花魁已经让皮鞭打的皮开肉绽。甚至指甲都已经拔掉却依旧不曾开口。

“大人。”光着棒子的锦衣卫眼看公孙枉进来,拱手退后在了一边。

对敌人,哪怕他就算是女人,公孙剑下手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这是想要了自己的命。要了自己一家人的命。谁敢刺杀武棣,那就是他的仇人。

锦衣卫负责皇帝安危,却是连续两次遭受刺杀,若是他真的发火,恐怕自己难逃一死。

“弄醒她。”一声吆喝后,一瓢凉水泼在百合脸上。无神的眼神抬起头只是看了下公孙剑。百合却是冷笑了一声;“想从我这里知道任何消息,你们是白日做梦。趁早,给我一个痛快的好。”

想死?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公孙剑冷哼了声来到跟前;“你以为是刑部大牢还是大理寺,这是你想死就能够死的了的地方。我告诉你。这个地不归阎王管,归我,我说了算。我想你死就死,不想你死,就得活着。”

“那就试一试吧,我是绝对不可能说的。你能将我怎么样。”

攻心?

李庆不懂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大哥,我是一个粗人,不懂这些。”

很简单的事。

公孙剑在李庆跟前嘀嘀咕咕几声后离开。

这让已经有些虚脱的百合心中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双眼再次看向了公孙剑有些害怕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打了个响指。公孙剑坐在一边端起茶杯;“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大概一刻钟。李庆再一次来到审讯室,一同过来的,还有很大的一个木桶。身后的两个锦衣卫,还提着几个袋子,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伴随着袋子里面的东西往木桶里面倒下。百合吓得花枝乱颤。起码五六十条蛇倒入了那里面。

“你……你想……”

“没什么,说了,我保你一生不死,不说,我会让你进入这里面好好的洗一下。我时间有限,你最好快一点,一炷香的功夫若是你还不说,那等待你的,就是这个。”公孙剑稍微看向李庆,一直活鸡丢入了木桶中。

伴随着鸡的惨叫后,随后就是吞噬的声音。

“我说。”脸色苍白的百合花容失色的叫嚷一声。这让公孙剑咧开嘴笑了下;“记录下来,另外找大夫给她疗伤,这个人,不能死。”

事算是搞定了。

半个时辰后,拿着记录的内容,公孙钮从李庆哪里接过来看了一下顿时猛然拍了下案桌;“贼心不死,看来他们是真的有南下之心。”

根据百合的交代。

这建文余孽是子虚乌有,让人杜撰出来,而真正的主谋,就是当前的太师阿鲁台。

大周的税务改制。让他感觉到今后的威胁。在加上武棣的雄才。让他心中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因此特意让百合率先来到应天隐藏下来,利用武棣的好色之心。混入到身边,将其进行刺杀。可是武棣迟迟不出宫,就算出宫,却是有公孙剑等人。无奈下。只能是改变计划,利用建文的事来收拢忠诚武允坟的旧臣。从而搅乱大周,让其不能顺利的进行税务改革。阻挡发展。

啪……

御书房内,将内容仔仔细细的看完,身穿龙袍的武棣一巴掌拍打在自己黄色案桌上指向北面;“他阿鲁台欺人太甚。数次侵扰大周边界。我不过是将其击溃而已。他却是想要取我的性命。好啊。好得很。这个人好得很。”

好得很?

公孙剑眨眨眼睛眼看着他气喘吁吁的。心中想了下有些担心此刻他就亲征阿鲁台。

他慌忙上前;“你别动怒,今天的这一切。更加证明了,阿鲁台对于我们是有着一定畏惧的,不然他也不可能做出对于你的刺杀。不过现在,我们还不是对他进行攻击的时候,大周的税务虽然已经进入正轨,但是想要获得更多的金钱,储备粮草,还是需要几年的时间,咱们暂时还是稍安勿躁。等大周国力强势。有钱了后,在对其进行讨伐。”

公孙剑的劝谏,让一边一向就喜欢用仁慈治国的武高炽举双手赞同。靖难一战才过去两年多,北平周围的民生才在进行恢复。若是此刻动兵。恐怕会雪上加霜。

“爹。孩儿认为公孙太傅的话很正确,小不忍则乱大谋。当前我军还在进入修养训练阶段,若要开战,那烧的就是钱财,还请爹三思。”

三思。是要好好的三思。武棣揉动自己太阳穴平静下来。

不过公孙剑眼看着武棣是有了亲征的心思,也就将目光看向了武高炽;“这几个月的税收是多少?”

几乎没有怎么增加,相对的,还比上面的几个月有着一定的减少。这让公孙剑百思不得其解。他跟随武棣去了户部查看了一下各州府上报上来和锦衣卫核查后的税务发现。

这沿海地区,本就属于繁华地界。照理来说,税务应该算是多的。可是恰恰相反。不但有一定的增加,还在进行减少,特别是山东、广西福建等地。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些本应该上得多的地方,相反还在减少,而内地地区,却是相对充足平衡一些?”没有搞明白这一点。他只能问道户部尚书以及武高炽。

“公孙太傅有所不知。沿海地区地处偏僻,并不曾有多少商人在此开设店铺,而内地地区。却是能够作为南北东西商人的聚集流动之地。大部分商人,都喜欢在内地扎根,而不会去十分便宜的东西南北四端。你看看,这西、东、南、北四个地方。上的税务,相对于比他的邻近地点少了将近三层。”

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公孙钮在户部尚书的指点下。再次对照了内容,发现的确是有这么一个现象的发生。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们户部难道就没有找一找这其中的原因。我可实话告诉你们,皇上是有对阿鲁台动手的心了。现在就在等着银子粮草准备和阿鲁台打一场呢。你们若是在三年时间内搞不定足够的钱财和粮草。那就等着去菜市场一刀,或者来我锦衣卫走一趟吧。”

这并非是在对户部的威胁。

阿鲁台。马哈木等人,是大周北部边界最不稳定的因素。他们庞大的骑兵,对于大周边界的袭扰,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大周边防军因为骑兵力量的严重不足。只能处于定点防御。可是对方这种打了就跑。抢劫了就跑的方式,让支援的明军骑兵鞭长莫及,往往你刚过去,那边又一次遭受了袭击,忙于疲惫,却得不到任何正比例的汇报。

对付这样的敌人。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一个。

打。打出长城,一直往北打。然后从东往西打。将这群祸害赶到欧洲去,让这些人好好祸害一下那群披着羊皮的欧洲地区。

这是一个大计划。一两次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起码要分好几次进行。那,大周就需要足够的钱财,才能够保障这场大计划的进行。而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给武棣搞钱搞粮食。帮助他达成这个心愿。让大周永久立足在世界之巅。”

钱钱钱。

当前自己要的就是钱。

当然,这钱不能一时的来,而是要永久的形成一条流水线,形成一种固定的模式。让这白花花的银子,都进入大周的口袋,然后用这些钱去收拾任何一切有可能在几百年内威胁大周的敌人。

上到东北的建州、朵颜三为。北面的鞑靼、在西边的瓦刺。南边的阿三,东边的扶桑。等一切都搞定。大周铁骑,将会横跨乌拉尔山,全面进入欧洲平原。踩踏着现在纷争不断的欧洲。在进入埃及。这么一场

庞大的战争。一场争霸世界的战争,要的就是钱财粮草来进行恭迎。

当然,依靠武棣这一个人是不能完成了,自己要将这个目标锁定在武瞻基头上。现在还小,等今后,自己也就要开始给他灌输一下,这大周之外,还有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土地和资源。

这些事,当前是在自己心中的想法。甚至武棣自己都没有告诉,他想,抽一个时间,好好聊一聊这个

事。

但是现在。自己要钱。要粮食。

户部主管的就是这个。锦衣卫是在从旁协助。他只能找户部。

户部尚书听说皇上恐怕要亲征,心中大吃一惊的慌忙取出一个折子;“公孙大人。我们商量了,大概的情况也就是在这里面。你瞅瞅看,是不是要增加一些。”

他么的。

武元璋这个老王八蛋,真他么的太不是个东西了。他的一些政策,当初的确是有利于大周的稳定,但是时过境迁,很多东西,其实已经不符合当前大周的情况了。

就比如说,这其中一条,各府百姓,不得私自前往外府,若是有特殊情况,可前往府衙备案,发放路凭后再行上路,而且要在规定的时间返回。

这不是瞎扯淡嘛这条。

还有,这个没读过几天书的放牛娃子想的事情也太简单了一些,将大周的百姓直接分工。商人就是商人、工匠就是工匠、军人就是军人,猎户就是猎户。祖祖辈辈的传承下去。

他想的到是挺美,一辈子都有这么多的军队为自己拼命,可是他怎么就不明白一点。人是有懒惰的,一代一代的这么下去,到后面,那就要坏菜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