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浮云山后山石室外,岳晚成正看着紧闭的石门。

----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进去,还是不进去。

这是个问题。

“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别进去了。”

长生锁中,敖泽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以你们这位师祖的修为,这整座后山都在他的拳意感应范围内,别说是你了,就算是爬进来一只蚂蚁,只要他想,他都能感应到,而他现在不理会你,只有两种可能。”

“两种?”

“没错。”敖泽竖起俩根小爪趾,傲然道:“第一,你们这位师祖觉得你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特地没有理会你”

“师祖不是那样的人!”

“那就是第二。”

敖泽笃定道:“你们这位师祖正在闭关,而且极有可能是死关,这才隔绝内外,失去了所有对外的感应。”

“闭死关....”

和有些担忧的岳晚成相比,敖泽却是显得颇为高兴:“闭死关,说明至少找到了努力的方向,这还像点样。”

“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如果你这师祖只是一心等着你回来,然后让我帮忙炼制人仙大丹的话,我恐怕会非常失望。”

“失望.....为什么?”

“求道者,寻求内外皆用,服丹用药,倚仗法宝,都不是什么大事,不如说修行本就需要这般变通。一味追求自身,摒弃外物,反而是丢了自己的优势。但无论如何变通,最根本的东西却必须谨守。”

“最根本的东西....”

“是的。”

敖泽笑了笑:“我等是求道者,最根本的,自然是一颗求道之心,丢了求道之心,注定是走不长的。”

“当初我一共为你师祖讲了可以突破人仙的三条道路,而如果他只关注人仙大丹,将一切赌注全都压在上面,却不去思考诸如丹药炼制失败之类的可能,那就说明,他的心中已经没了求道之心。”

“到时候,我可能会劝你尽早思考后路。”

“.....那现在呢?”

岳晚成的反问让敖泽大笑一声,旋即道:“小子,你拜了个不错的宗门。”

“.....谬赞了。”

“瞧瞧你,脸都笑开花了。”

敖泽没好气地鄙视了岳晚成几句,随后才道:“行了,你去找你们那位掌门,让他将此前搜集好的药材都送到这里,然后把长生锁放在这吧,时间是宝贵的,不能浪费,本大爷答应的事也不会反悔。”

“药材....敖泽你打算现在开始炼丹?”

“当然。”敖泽坦然道:“你那师祖闭关,现在是指望不上他了,让你那掌门和大长老一起来,他们两个加一起的话也勉强够用了。你也别走,那战书你是想应下的吧?就在附近观摩吧,弥散的药力对你锻骨也有帮助,”

“弥散的药力......我可以多让一些人过来么?”

“没问题。”

敖泽满不在乎地说道:“虽然药力就那么多,能吸收的人也有限,但炼丹时聚拢的天地灵气也可以给些低辈弟子用。”

“我明白了!”岳晚成闻言顿时大喜:“那敖泽你赶紧先准备准备,我现在就去和掌门还有大长老通报。”

“去吧去吧。”

岳晚成将长生锁摘下,小心地放在了石室门口,随后才急匆匆地离开,而长生锁中,敖泽则是一口咽下了从北原军营宝库中顺走的返神花,紧接着就见它的阴神之体光芒大方,周身流光溢彩。

“事到如今,我其实以前没炼过人仙大丹....这种话也说不出口了啊。”

“毕竟本大爷我可是真龙,成年就是人仙,要个屁的人仙大丹....没辙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试试看了。”

“不过本大爷怎么说也是古往今来第一真龙。”

“应该没问题!”

--------敖泽对自己非常有信心。

而与此同时,大周神都城中,早朝会上。

“神机侯,东南清泉群突发水灾,群守上请朝廷拨款救灾,同时派遣武者镇压水患。”

“拨款救灾交给户部,不得怠慢。至于派遣武者....按照折子里所说的水患规模,至少需要一位武圣才能镇压,而朝廷内的武圣不能擅离职守,暂时无法调动,就让清泉群周边郡城的驻军前去吧。”

“.....诺。”

金銮殿中,李京翰端坐在帝座旁,手里捧着一枚金牌,上书“如朕亲临”,不断处理着朝内诸臣的奏折。

事实上在天圣帝闭关之后,大多国事都是由他来负责的。而太子虽有监国之名,但毕竟年幼,只能坐在帝座上看着。不过这种临时制度也维持不了多久,时间一长,百官必然会生出抗拒之心。

甚至哪怕是现在,李京翰也是靠着手里的御赐金牌,才算是勉强稳住了局面。

毕竟朝堂不是沙场,李京翰也不可能为所欲为。

或者说,哪怕他和天圣帝有那个意思,目前也是做不到的。

至于原因-----

“神机侯,这是下届科考的考题和各州群的科考细则,请您过目。”

“吏部尚书不必多言。”

李京翰扯了扯嘴角,尽量温和地说道:“此事按照往常惯例,直接递送到国子监即可,不用特地呈报上来了。”

“诺。”

-----这就是原因。

国子监,历朝历代的残余,每一代皇朝覆灭,国子监都不会有丝毫变动,其数千年来都作为天下读书人的圣地存在,甚至连历代朝廷的史书也都由其编撰。在李京翰看来,国子监简直就是一个根植在朝廷里的宗派。

“时机还不成熟....”

“再等等....”

“等陛下出关,成就人仙,就是彻底扫荡朝廷奸邪的时候,到时候这些把控朝政的官员一个都逃不了!”

念及此处,李京翰旋即按捺住心思,继续处理起了朝政。不可否认,李京翰的能力确实很出众,各部的奏折他都能处理得井井有条,从工部,到吏部,到户部,再到礼部,刑部,无一例外。

直到兵部尚书从队列中走出:“神机侯,本官也就不多言了,神机府应该也早就收到定远关的战报了吧?”

此言一出,整个金銮殿的气氛瞬间就凝重了起来。

五日之前,北原铁骑南下,兵发定远关,幸亏王都督反应及时,这才在定远关将北原那位神威王拦了下来,在那之后,王都督接连往京城发来数封求援信,希望朝廷能尽快往定远关调兵遣将。

“兵部尚书所说的事情本侯已经知晓。”

“北原异族犯我边关,此举决不能容忍,立刻着在北方州府驻扎的恒远军,平远军,还有威远军前往定远关。”

“不够!”

神机侯话音未落,兵部尚书就高声道:“神机侯,恒远军大都督,平远军大都督,威远军大都督,总计也就三位小成武圣,而北原异族此番倾巢而出,这些只是杯水车薪,我们需要境界更高的武者!”

“.....本侯受陛下所托,总理朝政,无法出征。”

“这本官当然明白。”

兵部尚书一躬身:“但就算巅峰武圣动不了,几位大成武圣总是有希望的吧,我若是没记错,神机府中应该有两位大成武圣的客卿吧?正好我兵部也有两位,大可一同派往定远关抵御异族.....”

“不行。”

兵部尚书话音未落,李京翰就果断反驳道:“本侯刚才已经说过了,朝廷武圣不能擅离职守,王都督坐镇定远关多年,兵部尚书应该对其有充分的信任,有定远关在,加上平远军和恒远军足够了。”

“可是....”

“林尚书。”李京翰叹了口气,主动从位置上起身,推心置腹道:“不是本侯怠慢,只是朝廷确实有难处。”

“难处?”兵部尚书终于是按耐不住,冷笑道:“是和岳家那小子的事情有关么?让朝廷武圣去给那小子镇场子?要我说,安乐侯岳子昊包藏祸心,意图离间朝廷与逆天观,本官请斩岳子昊!”

“......!”

此言一出,同样位列群臣中的岳子昊顿时就是眼角一跳,而李京翰脸上的笑容更是眨眼即逝:“此事为陛下金口玉言所定,兵部尚书还是不要过多干涉为好,还有,逆天观早就与朝廷貌合神离了。”

“有何证据?”

“江湖宗派的事情,按规矩都由我神机府统辖,兵部尚书就别管了,真想知道,散朝后就亲自来神机府查阅卷宗吧。”

“.....呵呵。”

兵部尚书冷笑一声,还欲争辩,李京翰却是直接举起了手里的“如朕亲临”金牌,巅峰武圣的气息陡然爆发:

“六部奏折既然处理完了,那便退朝吧。”

言罢,李京翰便直接离开了金銮殿,而朝中群臣则是神色各异地看着这位如今权倾朝野的神机侯离去。

而另一边,出了金銮殿后,李京翰却是直接转进了不远处的一座偏殿中,而此时早有一人在其中等候了。

“侯爷,您最近可是大出了一番风头啊。”

“太裕王谬赞了。”

李京翰看着这位来自蓬玄上界的“太裕王”,平静道:“这点世俗权力,在您的眼里恐怕根本就不算什么吧。”

“那你可就误会本王了。”

太裕王闻言摇头一笑:“坦白讲,本王统属的疆域,和你们大周其实也差距不大,世俗权力也远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无足轻重,只是你们没有传承,对一国气运的利用还是太过粗浅罢了。”

“传承?”李京翰闻言眉毛顿时一挑。

而那太裕王见李京翰这般模样,却是大笑一声,随后道:“等你们统一了此方人仙界后,本朝自然不会吝啬。”

李京翰笃定道:“这是必然的事情。”

“本王拭目以待。”

“....正好。”

李京翰笑了笑:“数日后,陛下就会出关,然后前往浮云山,一举剿灭那逆天观,并重创落入陷阱的药王寺,不知太裕王有没有随行的意思?说不定还能借机看出那药王寺背后的上界势力。”

“喔噢?”太裕王的身影微微晃动,片刻后声音才重新传出:“也好,既然神机侯相邀,那本王就去看看。”

“如此最好。”

李京翰点了点头,旋即离开了这座偏殿。

而目送他离去后,太裕王又好似发呆般站立了半晌,才突然轻笑一声:“有多大的能力,就有多大的野心,而有多大的野心,就有多大的风险。圣上的话果然是至理名言,也不知这大周会是如何下场。”

“不过无妨。”

“反正.....

只要能统一这人仙界,不让欲界天的魔崽子占据,那无论是大周,还是其他的什么,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