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法器

听书 - 紫岩仙魔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鄢阳就着火光,翻了翻几个沙狼族的皮囊。

里面多是肉干和水。或者是骨盾,回旋镖,箭羽,弯刀等,没什么贵重的东西。

而他们刚刚挖到的一大堆银晶石,现在都白白便宜了鄢阳。鄢阳让小金将银晶提炼出来,装在自己的储物袋里。

再看那个倒霉的赵国修士的储物袋。

袋子里除了他们出发前发放的玉符和补灵丸外,还有几张符箓,以及许多的金银,和灵石。金银是凡界的流通手段,而灵石是修道界的,可见这位修士,在凡界和修道界都有来往。

在储物袋的角落,还藏着一枚牡丹花型玉腰牌。

是公主的人。

鄢阳觉得头大。如果非要建立盟友,那就肯定只剩下公主的人可以联合了。可惜这么快,五个人就少了一个。

矿道外面是什么,鄢阳无法探查。但她总不可能呆在矿道里,一直不出去。她要赶紧找到剩下的四个公主的人,联手对付那五个人,尤其是那个筑基期的。

小金将储物袋交给鄢阳后,重新化作指环,绕到鄢阳的手指上。

矿道狭长,尽头是刺眼的光芒。鄢阳就朝那团光芒走去。

刷,一张符飞过来,鄢阳身形一矮,那符擦着鄢阳的头皮,打在矿道上。

矿道被打了一个大洞,碎石飞溅。洞顶轰然坍塌,将鄢阳的后路封死。

“谁?!”鄢阳手中也捏着一把符箓防备着,可是对手在哪里?

须臾,一个黑影从光芒中走出来,只有一个晃动的人影,鄢阳眯着眼睛也看不出到底是谁。

来人嘿嘿一笑,步步逼近,“他们都说你是个财女,今天老子倒要看看,一个小丫头有多少财,能让财大气粗的三皇子,另眼相看。”

刷刷,又是两道符。鄢阳左右闪躲,堪堪避开。

她冷着脸,道:“我可是公主派来监督你们的,你敢放肆,出去以后公主饶不了你!”

“哈哈哈……真把自己当监工了……”那黑影笑着,足不沾地,已经来到了鄢阳的跟前,“只要弄死了你,谁还会去报告给公主听呢?再说了,只要我最后胜出了,公主,一个凡人女子,不也是我的人吗,到时候,她还不是听我的?我可是男人,哈哈哈……”

“你敢!”鄢阳也同样甩出去两张火符。

火符并没有打到那人,只是粘在石壁上呼呼燃烧着,照亮了那人的面孔。

鄢阳看到他的面孔,跟公主之前给的那一堆资料对上了。

这是太子的人。资料上说此人最擅长偷袭,今日却一反常态,敢明抢,看来是真的没有把她这个小丫头放在眼里。

鄢阳自忖并没有和太子结什么仇恨,能如此针对她,一方面肯定是想要阻止她辅助公主,避免公主摆脱他的控制。另一方面,必定还是补灵丸惹的祸。果然,怀璧其罪啊。

“是太子叫你杀我?”这人进入秘境的第一件事就是对付她,这恐怕也是太子交代下来的任务。

“太子吩咐,小女子作为此番比试的加料,附加奖赏,先到先得,可随意处置,嘿嘿嘿……”

加料?他们作为交换条件,让我加入秘境的目的,居然就是给这些人加料?

简直可笑!当我是什么?一群自大的蠢男人!

“交出补灵丸,交出你的储物袋,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他阴阳怪气道,“不过嘛,元阴,要留下,省得你出去,便宜了别人,哈哈哈……”

“无耻!”既然是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此人修为在炼气期大圆满阶段,比鄢阳修为高。鄢阳本来还想拖延一下,看看有什么转机好逃走。可是现在,看见那猥琐的嘴脸,只想立刻结果了他。

“你们别进来!他是太子的人!!”鄢阳突然脸色一变,对着那人身后的光团处喊到。

谁要进来?三皇子的人?那人表情一滞,回头朝身后甩了个符箓。

电光火石间,鄢阳一把符箓撒出去,同时自己化成了一丝草木香气,覆在小金的身体上,藏在石缝里,以待时机。

符箓射出,五光十色,有火符,箭符等,还有两张符傀。

那人反应过来受骗了,再躲避符箓时,已经晚了。一张冰封符贴在他的身上,他虽然没有被立刻冻结,动作却变得迟缓。

就这一刹那的迟缓时间里,符傀落地,两个健壮的金属人,拔地而起。

在金矿坑里,金属人随时吸收金元素作为己用,所以格外强大。

他们前臂上的两把大砍刀,锃光发亮。

一阵咣咣当当,两个金属人一前一后,矿洞被砍得大坑小洞,乱石飞溅。

那人使出毕生法术,先是一根荆棘藤蔓抽打着金属人,结果被金属人的大砍刀剁成了几节。后来又用掌心喷出的熊熊烈火灼烧金属人,可金属人不仅没有被烧死,金属外表反而越烧越亮,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

原本火是能克金,可是鄢阳在制符时,专门添加了许多御火材料在其中,此等符傀,如何还会怕火?

那人夹在中间,左右抵挡,刀剑相交,铿锵作响。可惜,金属人是不知道害怕和疼痛的,即便前臂被斩断,身上被砍出沟壑,他们的战斗力也不会折损多少。

但是那人却不同,很快就被打得难以招架,身上横七竖八添了许多伤,汩汩地冒着血。最终也只能靠在千疮百孔的石壁上喘息。

就这点本事,也敢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

鄢阳眼看战斗接近了尾声,正要现身。

一个金属人向上一跃,砍刀斜刺下来,倘若刺中,立刻就能把他劈成两瓣。

他却在石壁上一滚,堪堪避开刀锋,一团青雾在他身周弥散开来。是毒!看来,他是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

金属人不是活物不怕毒,但是鄢阳和小金怕。

鄢阳将外呼吸转为内呼吸,覆在小金身上,就往矿道外游。

轰!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原来是一方玉制法印自他手中脱手而出,在半空中瞬息变大,落下时,力如千钧,砸在石壁上,整个矿道都在颤抖。

法器!恐怕这才是他有恃无恐的资本。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