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发酵【二】

听书 - 聊斋剑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虎妖的事情在县衙张贴出告示后很快就发酵,毕竟这年头,就算是一头普通的老虎出现对人都是大威胁,更何况是虎妖。

一时间,整个少阳城人人自危,出城的人更是大大减少。

不过在这不久后,又一个更为劲爆的消息爆发了出来,东方家老爷与东方家小姐不见了,疑是逃婚。

这个消息传出,整个少阳城都八卦了起来。

消息是东方家留下的仆从传出来的,因为当晚东方政和东方若一行人离开的时候也根本就没怎么想过要把事情隐藏多久,只是随口说了个有事要外出的理由,想着连夜尽快离开少阳城,至于事后消息走漏爆发的事,到时候他们都离开少阳城了,那时候还管他消息走漏爆发什么的。

当晚东方政一行人连夜离开的时候东方家中剩下的不少其他仆从就已经心中察觉有所预感,不过当时因为东方政一行人刚走,又是大晚上的,所以当时没人说出来,但是现在一整天都过去,而且整个东方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值钱贵重的东西都已经不见,这情况几乎一下子就明朗了。

毕竟眼下正是东方家和陈家两家婚事在即,这个时候东方政和东方若父女两人却连夜出走,去哪里做什么之类的都一句话未留,而且还将整个东方家上上下下所有值钱的东西基本都带走了,并且府中平时比较核心的仆从也都跟着走了,这情况简直不要太明显。

消息传出,陈川所在的陈家第一时间震动,陈川的祖母邵氏更是第一时间气的险些晕过去。

“查,派人给我去查,一定要给我查出人去了哪里!”

陈忠更是大发雷霆,派出大量人手出去调查,虎妖的威胁也不管了。

要知道这个世界婚姻可是大事,更关系到颜面问题,尤其是对于他们陈家这种大户人家。

东方家这种不告而别的逃婚,对于陈家而言,完全就是奇耻大辱。

今后他们整个陈家说不准都要因为此事而被人耻笑,尤其是陈川,名声都要为此大损,背负一个被女人看不起逃婚的名声。

“太过分了,简直太过分了,东方老爷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亏我还一直觉得东方老爷是个好人。”

陈川的院子中,小柔气的眼泪汪汪,为陈川打抱不平,说完又安慰陈川道。

“少爷你千万别生气,东方家逃婚那时东方家瞎了眼,气坏了身子不值,少爷文武双全,风度翩翩,今后一定会找到更好的...”

说到这里,小丫头又止不住的眼泪掉了下来,心想少爷明明这么好,为什么东方家还要逃婚,今后少爷在整个少阳城岂不是都要成为笑柄被人耻笑抬不起头来,一想到这里,想到今后陈川在外面被人嘲笑的画面,小丫头就只觉心疼的不行,眼泪再次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看着小柔梨花带雨的模样,陈川心头一阵无语,这丫头,他这个当事人都还没怎么感觉呢,怎么你个丫鬟搞的比我还要难受的样子。

“安啦安啦,少爷没事,没生气,乖,别哭了,不就是一次悔婚吗,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呸!少爷没生气,乖,别哭了。”

陈川好声出言安慰道,他是心里真的一点气都没有。

毕竟当事人就是被他弄死的,尸体都还是他亲眼看见被虎妖一口吞下吃掉的。

那鲜血飞溅的画面他现在都还历历在目,就算有气当时也早消了,这个时候又怎么会气呢。

“少爷您是在假装坚强对不对?”

小柔则是对陈川的话一万个不信,泪眼婆娑的看着陈川。

心想哪个人遇上这种事会心里不难受呢。

未婚妻逃跑悔婚,受人耻笑,这种事情哪个男人受得了。

少爷肯定是假装坚强,表面上表现的没事人一样,心里肯定已经难受到了极点。

少爷就是这样一个宁愿自己独自默默承受也不想让其他人跟着一起担心的人。

这样一想,小丫头不由更加心疼了,恨不得自己代替东方若旅行一个未婚妻的义务。

陈川则是心头一阵无奈,这年头,说真话为什么就是没人信呢。

片刻后,陈川又再次被自己父亲陈忠叫到书房。

“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陈忠有些欲言又止,神色带着一丝心疼,又带着一种愤怒。

心疼是对陈川的,愤怒则是对东方家的。

“嗯,知道了。”

陈川点了点头,脸色平静道。

不过在陈忠看来,陈川表面的平静都是假装的,此刻心里肯定无比难受甚至愤怒,他的心情大致和小柔差不多,不相信陈川真的一点事都没有,更觉得陈川是表面假装平静。

“此事是为父对不起你,早知今日,当日就不该与东方家定亲了。”

陈忠悠悠一叹,心中感到一丝愧疚,当初陈川与东方若的婚事,就是他做主与东方政定下的。

“父亲不用自责,这种事情,谁也想不到,谁也想不到东方家会如此,而且东方伯伯平时看起来也是挺好的一个人。”

陈川接话道,说道这里语气微微一叹,又道。

“不过事已至此,这婚事,不结就不结罢,大丈夫何患无妻,孩儿相信,如果东方家能看到未来,他们一定会后悔今日的决定,父亲不用为孩儿担心,一点小小的挫折而言,孩儿还不会为此受太大影响。”

“好好好!川儿所言甚是,大丈夫何患无妻,屈屈一个东方若,何足挂齿。”

陈忠闻言顿时大笑起来,起身重重的一拍陈川肩膀。

“看来是为父多虑了,你能如此想,为父就放心了,不过你放心,这件事,为父一定会给你讨一个公道,我会让人知道,我陈忠的儿子,不是谁都可以随便想悔婚就悔婚的。”

说到这里,陈忠整个人身上又散发出一种巨大的煞气,双眸生寒。

陈川看得出来,这次自己这个父亲是真的生气了,不过他很想说,其实公道自己已经讨回来了。

从自己父亲书房离开后,陈川又很快一一见到了自己祖母邵氏、母亲华氏、二叔陈业、二婶商氏、大哥陈堂、二娘花氏等人,除了二娘花氏之外,都是来关心安慰他的,说了一大推安慰之类的话。

二娘花氏的话则口不对心,嘴上说的好,但是陈川感觉的出来,自己这个二娘隐隐有点幸灾乐祸。

而自己这个二娘对自己的态度原因陈川也知道,因为整个陈家中,陈川一直受家中上下器重关心,而花氏自己生的儿子陈阳反倒是在陈家不怎么受待见时常被训,如此之下,花氏心中难免不平衡。

不过好在陈家上下的整体关系都还不错,花氏虽然对陈川以及陈家其他人心中都有些微词,但都只是藏在心里,没有作出过什么出格的事。

“本来感觉心里没事的,但是现在这么多人过来,反而搞的我心里似乎有点不舒服了。”

最后,等所有人都走后,陈川无奈一叹。

原本他对于这事确实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但是经过自己祖母、母亲、大哥、二叔等一众亲人相继过来看望安慰之后,他反而感觉自己心里似乎真的有那么一点波动了。

果然,有时候爱多了也会造成心理负担。

陈川索性转移注意力了,吩咐小柔守在外面别让人进来后开始修炼。

外界,依旧沸沸扬扬,虎妖的事情和东方家连夜出走悔婚的事情成了整个少阳城内议论的焦点。

尤其是东方家连夜出走悔婚的事,有人笑话陈家,笑话陈川,也有人为陈川抱不平,唾弃东方家,不过大多人都是一种当笑话看的心态。

除此之外,陈家和衙门也是相继派出人。

陈家派出人是顺着昨晚东方家出城的方向去追寻东方家的痕迹。

县衙派出人则是分成两批,一批寻找虎妖的痕迹,一批向清心观赶去,想再去清心观请人过来帮忙除妖。

夜幕时分,县衙派出的那批寻找虎妖踪迹的人和陈家的一同回到县城,两帮人为了安全起见出城后没多久就汇合到了一起,决定追寻东方家离开的痕迹与搜寻虎妖一起进行。

因为是顺着昨晚东方家离开的官道,所以一行人寻到了昨晚陈川杀人后东方家停留在原地的一些破烂马车和散乱行礼,还在周围找到了一些被虎妖咬断吃剩下的残肢断臂。

东方家的人昨晚出城后遭遇虎妖了,而且很可能所有人都被虎妖吃了。

瞬间,这个消息顿时如风一样在少阳城传开。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