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这个世界真的不公平的

听书 - 我能赋予万物本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夏帝国。

帝都。

一处颇为宽阔的院落。

院落主人一看便知是颇有几分闲情雅趣之人。

宽广的院子里种满了怡人的稚绿花草,布置的宛若幽密花园一般。

在寸土寸金的帝都之内,却能坐拥这么一座花园……这院落的主人,若是论及身份,自然是非富即贵。

风拳流创始人风之痕。

实力早已经到得归元之境,归元境界也许超凡脱俗,但在整个大夏星球来说也有不少,可他却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自达到上境归元,成就宗师之身以来。

他便放弃了武道上的修炼,开始潜心于创造功法武技!

这些年来,经他手创造的武技功法不下百套……且每一套都能拥有超凡以上的战力。

其实力极强不说,且在整个帝都都享有极响声名,西元武府名誉副院长,唯一一个未曾加入军队,却获得上将军衔之人!

外人提起此人恐怕还有不知,但若是知晓他的人,无人敢对其不敬,便算是大夏帝皇,见到了风之痕,也须得行晚辈之礼。

只是如今。

随着年事渐高,精力逐渐衰竭,他已经很久不曾外出走动了。

每日里只是坐在自己的院子里,静静的思虑着自己当年正值壮年之时所创造的那些武技功法,壮年之时意气正盛,所创的功法都是只讲以最快的速度斩杀敌人……混不顾忌对自身伤害。

但年老了。

锐气尽失,他已经开始考虑如何补救这些问题。

就如现在,风之痕静静的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看来仿佛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谁能想象面前这个老人竟拥有着上境级的战力。

下境淬体、聚气。

中境化真、汇川。

上境洞玄、归元!

这老者,毫无疑问已经走到了上境顶峰。

可惜,就算如此,他仍然无法摆脱生老病死的束缚,甚至因为消耗了太多的心神,他比同龄的武者还要来的更为衰老些。

院子被推开。

一名年轻的少女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这少女一身劲装,头发扎成便于行动的马尾,颇为干练飒爽,脸上却戴着一个大大的眼镜,看起来多了几分土土的可爱气息。

她蹲到风之痕身边,为他将杯中已经凉却的茶水倒掉,换上了热茶。

低声叫道:“师父。”

“是小灵莉啊,有事吗?”

风之痕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眼底浮现几分慈爱的笑意。

他问道:“你这个时间应该正在补习班吧,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该不会是逃课了吧?”

孙灵莉低声答道:“弟子没有,只是有些事来找师父而已。”

“什么事也没有你的补习重要。”

风之痕叹道:“今年你也要龙门考了,你的武道实力师父是不担心的,可你的文化课成绩就有些,唉……昨天你的老师又给我打电话,说你从倒数第八名已经倒退到了倒数第三名了,师父当时脸都红了,灵莉啊,师父知道你不爱学习,但你要知道,武道再强不过一介武夫,若不能与自身武道的文化结合,你终究难成大器啊。”

“师父,您就别笑话弟子了,弟子可是真的已经尽力了。”

孙灵莉同样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她说道:“弟子是真有正事的,弟子接到了武道协会的消息,有人未经师父您的允许,私下传授您亲手所创的炎杀拳技。”

“炎杀拳?”

风之痕眯着眼睛,看来老人味儿更重了。

他沉吟了好一阵,才说道:“我记得,我应该已经在武道协会之内放开了炎杀拳的权限了。”

“但为防止我人类武技被诸天异族学会,我人类社会每一项武技都必须严格审查才行,而习得炎杀拳的每一人都会在武道协会上登记在册。”

孙灵莉认真道:“而这个传授炎杀拳的武馆,之前一直以来都是以贩卖假功法为生的野狐禅而已……可最近,他们却突然拿出了真正的武技来,师父,是真正您一脉相承的炎杀拳!”

“他们没有被登记吗?”

“没有。”

“没有吗?”

风之痕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应该已经知道是谁了。”

他抬了抬手,示意孙灵莉扶自己起来。

叹道:“他们在哪?”

“青州城。”

“那么远吗?”

风之痕沉思了一阵,说道:“灵莉,帮我安排一下,买张车票,去青州城的。”

“可师父,您现在身体不适……”

“没关系,我可是归元境大宗师啊,怎么可能会身体不适,不过是老了,身体倦了,嗜睡一些而已,在路上睡和在家里睡,也没什么区别。”

风之痕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说,之前他一直拿假的炎杀拳的武技坑蒙拐骗,是不是?”

“不错,事实上为这事儿,武道协会曾经几次跟我们风拳流派咨询,询问是否需要管这事儿……但弟子一直记着您的嘱咐,门户名声之见不过身外之物,拘泥必犯大错……所以弟子只当是武技重名,一直没跟他们计较。”

孙灵莉认真道:“但弟子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真的武技,所以弟子就更不解了,他们明明有真的,却偏偏拿出来假的,好像是在故意败坏我们风拳流的名声似的……也不对,业内人基本上都能看出来真假,他们如果想败坏,也不该是这么个做法。”

风之痕呵呵笑道:“去了不就知道了。”

孙灵莉点头道:“也是呢,我们去了就知道了。”

“是我去了就知道了。”

风之痕看了一眼自己最心爱的小弟子,这个弟子天赋绝佳,堪称绝世,年纪轻轻已是聚气后期。

就这还是自己强压的结果,毕竟进步太快,容易根基不稳,聚气淬骨虽为下境,但却也决定了一名武者的上限!

尤其武府之中,每突破一层境界都可获得大量的奖励,有些东西甚至是他也觉不错的。

这孩子在进入武府之前就大肆突破算是怎么回事。

可惜她的武道天赋却似乎是拿智商换来的……明明长的那么玲珑俏丽的少女,看起来也是聪明伶俐,怎么一涉及到语文数学物理化学这些东西,就变的瓷笨瓷笨的呢?

也就是他当初就不允许孙灵莉擅自暴露风拳流继承人的身份,现在看来,这个举动何其明智,不然堂堂风拳流创始人,却被人老师训的跟鹌鹑似的,名声真的就丢到大街上去了。

他认真道:“你给我留下来好好学习,你武道修为很高,会给你有加分,但如果文化成绩跟不上,你照样进不了西元武府,我还是那句话,灵莉,我属意你继承风拳流,但如果你连西元武府都考不进去,那这个想法,也终究只能是想法了。”

孙灵莉幽幽道:“可我真的学不会,我很认真了,师父,你知道的。”

“我知道的,但有时候,这个世界不会跟你讲公平,付出……未必能得到回报啊。”

风之痕叹息了一声,看着自己那个努力努力又努力,却总是得不到等价回报,甚至到现在都还在倒数的可怜弟子。

心头满是慈爱,只是似是想到了什么。

他背过身去,不让她看到自己眼底的阴霾……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