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欧阳修的担忧

听书 - 北宋之无双国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欧阳修的车马一路前行,来到一处清幽的所在,树木成荫,竹林在雨水之下发出沙沙地声音,颇为迷人。

欧阳修啧啧称赞。

从竹林入内,一座白墙黑瓦的小院出现在眼前,门子见到欧阳修的马车来到,赶紧放脚凳,将欧阳修扶下马车。

门子带着欧阳修一路入内,小院看着小,但里面却也有几进,里面甚至还有流水小桥。

欧阳修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四处观望。

欧阳修先是见到了薛夫人,薛夫人看到欧阳修脸色有些不好。

“还知道回来了,大灾之年,家里都不要了啊!”

欧阳修有些尴尬。

薛夫人生气无可厚非,家里都被水淹了,自己作为当家人,却还在忙其他的事情,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欧阳修赶紧软言相劝,不过薛夫人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毕竟是官宦人家出身,知道男人作为官员,大部分时候是身不由己的,欧阳修劝了几句就转嗔为喜了。

欧阳修问起了儿子们。

薛夫人道:“太学那边放了假,幺儿派人将发儿接回来了,奕儿和棐儿也从薛氏族学接了回来了,这两天好不容易有点空闲的时间,估计都在外面玩呢。”

欧阳修点点头:“小和尚呢?”

薛夫人往一侧指了指道:“在隔壁院子和于先生他们几个在一起呢。”

欧阳修诧异道:“隔壁也是咱家的?”

薛夫人点点头:“是啊,小和尚说他有许多的事情要安排,而且曾家兄弟也要住,和咱们住一起不太方便。”

欧阳修点点头:“那成,我过去看看他。”

薛夫人点点头:“哦,对了,你那些宝贝玩意已经都给你腾到这里来了,不用担心。”

欧阳修嘻嘻一笑:“我才不会,有你这么一个贤内助,我怎么会担心。”

薛夫人俏脸一红:“老不修!”

欧阳修嘿嘿笑了一下,脚步轻快从侧门进入欧阳辩的小院。

小院很是清幽,院墙里栽种竹子,有怪石堆砌成的假山,地上用石板堆成小径,用白色鹅卵石填塞其中,看起来的确是雅致而自然。

一处凉亭下,坐着几个人,最小的那个用木簪挽着长发,身着燕服的那个自然就是幺儿了。

那个穿着黑色儒衫的中年男子自然就是于谋了,而旁边的美丽女子当然是陆采薇,还有一个看起来颇为陌生的中年男子,欧阳修就不知道是谁了。

那中年男子的声音穿过雨帘:“……第一批灾民已经快要进入京畿了,董事长您吩咐的在卧牛山搭建的简易棚户已经搭建完成,至少是可以容纳一万多人。”

欧阳修心下有些纳闷,幺儿这是要干什么,赈济灾民的事情是朝廷的事情啊。

却听到欧阳辩说道:“容纳一万多人应该是不够的,我估计这是几十万级别的灾民,你让他们不要停,继续建。

嗯,先来的灾民将他们的家属安顿好,注意做好管理,不要让他们闹事,青壮年让他们去干活,挖土、运土、砍树、搭建棚户等等,都让他们干,我们的人做好管理。

其他的妇女最好也让她们忙起来,将棚户区的卫生搞好,对了,石灰这些都采购了吧,石灰是防疫用的,还有青草药,灾民一来就要洗澡、换衣服、喝药,一个流程都不能少!……”

欧阳修越听越是稀奇,听他们的谈话内容,还真的就像是在计划赈灾呢,可个人赈灾……

欧阳修摇了摇头,大声地咳嗽了一下,引起了凉亭内几个人的注意力。

陆采薇和于谋立即站起来:“大人来了。”

中年男子慢了一步,有些局促道:“欧阳学士安好。”

欧阳辩笑嘻嘻地站了起来:“爹爹,您回来啦?”

欧阳修微笑点头:“都坐都坐。”

欧阳辩指了指中年男子给欧阳修介绍道:“爹,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西湖城总经理姜汝成姜先生。”

欧阳修笑呵呵点头。

他没有说话,这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如果不是他儿子的得力助手,这种商人他看都不会看一眼。

姜汝成看到欧阳修和颜悦色,也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虽然他和王启年是朋友,但欧阳修这个级别是不一样的,欧阳修隐约已经是文坛领袖,最近私下有传言欧阳修也是要拜相的人了,虽然不知道真假,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众人落座。

欧阳修看了一下几天不见的幺儿,发现欧阳辩神色颇有些憔悴,便知道这几日肯定又是忙得不行了。

他不在家,大儿子几个又不太通事务,家里的重担就全都落这幺儿的身上了。

“你们在聊些什么?”欧阳修笑问道。

欧阳修问话,自然是欧阳辩出来答话。

欧阳辩道:“我们刚刚在谈西湖城二期项目的事情。”

“哦,一期不是才刚刚建好么,怎么这么快就要上二期了?”

欧阳修奇道。

欧阳辩神色有些沉重:“原本可以不这么着急的,这不是发了水灾吗,接下来肯定有大批灾民涌入汴京城,但现在汴京城也受了水灾,根本没有余力救助,我也想出一份力。”

欧阳修点点头道:“你做的是对的,有余力的情况下,帮一帮也是可以的……”

欧阳修话里意有未尽,欧阳辩笑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

凉亭只剩下父子两人。

“父亲想说什么?”

欧阳辩笑道。

欧阳修道:“赈灾是好事,但得注意一下尺度,过分了的话,会授人以柄的。”

欧阳辩笑了笑:“父亲是怕人诬陷我们怀有不轨之心吧?”

欧阳修点点头:“不得不防。”

欧阳辩点点头:“父亲放心,我有分寸的,我不会明着说赈灾,而是用招工的名义,之所以启动二期工程,就是给这些灾民找一个可以干活的地方,给他们一口饭吃,挣点买种子的钱,这样灾年就算是过去了。”

欧阳修舒了口气,但马上皱起了眉头。

欧阳辩奇道:“爹还有什么担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