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灵界之新纪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初夏闭着眼等待着光芒渐渐消失。

待她睁开眼,周围一片的寂静,枪声,炮声,喊杀声仿佛一切都停止了。

整个地区一片狼藉,圣光军的营地,自己脚下,就连周围,什么都没有了,光秃秃的一片。

“青影!青影!”初夏大声喊道。

“哎呦,在这儿呢。”青影从一片土堆里爬出来。

“快去看看傲曼怎么样了。”

“哦,哦,好。”青影拍拍还处在混乱状态的头。

初夏吐口气“还有没有活着的人呀。”

“指挥官,我们在这儿呢。”几名士兵从土堆里爬起来。

“快找找其他人,把队伍集结起来。”初夏吩咐道。

“傲曼,傲曼,你怎么样了?”青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初夏心里一惊连忙走过去“怎么了?”

“她,她一点动静也没有呀。”

初夏蹲下身查看了一下“给她输送意念力,快点。”

青影赶忙把意念力输送到傲曼体内。

“她是透支过度了。”初夏站起来看了看不远处的云倾。

云倾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初夏感知了一下她的意念力,微微摇头。

“指挥官,咱们的部队正在北边集结。”

“多少人?”

“3万。”

“继续找。”初夏微微皱眉,傲曼和云倾的对决虽然看起来威力很大,但目标都是针对个人,对周围的部队威胁并不大。

她说着走到云倾的身旁“云倾,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云倾此时胸口被打出一个洞,初夏明白她已经不行了,看在曾经共事一场的份上,她想知道云倾的遗言是什么。

云倾嘴唇微微张着“初,初夏,你,你还是老,老样子,帮,帮我转告,月,月光寻奈,我原谅她。”

说完,她头一歪没有了动静。

初夏看着她的尸体久久未语,不知看了多久她仰天长叹“我会告诉她的。”

“指挥官,找到一名敌军将领。”几名士兵押着一个军官打扮的胖子向这边走来。

“姓名。”初夏看他一眼说道。

那胖子头一扭打算死扛,初夏看到这幕气不打一处来,一拳打在他肚子上,那胖子立马疼的弯下腰去,正好看到云倾的尸体,吓的赶紧闭上眼睛。

“我,我叫汉南德。”

“身份。”

“这里的,最,最高长官。”汉南德声音越来越小。

“把他看管起来。”初夏吩咐了一声。

“初夏,傲曼还是没醒,怎么办?”青影几乎把自己的意念力都疏给傲曼了,可还是没有醒的迹象。

“带她去疗伤吧,她太累了。”

经过长时间的收拢,灵界军还剩下32万人,并且还俘虏了15万圣光军。

“初夏,这些俘虏怎么处理?”青影问道,15万也不是小数目。

初夏看着他,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坑杀。”

青影张大嘴“你,你刚才说,说什么?”

“坑杀呀,你总不能让我带着他们离开吧?”

“可,可这是15万人呀?”

“还记得那个万人坑么?”初夏冷冷的说道“我也要让圣光界尝尝代价。”语气中带有一丝前所未有的狠厉。

部队在挖着坑,汉南德被带到初夏面前。

“知道这是什么吗?”初夏指着地上的大坑说道。

“这,这是坑。”汉南德老老实实的答道。

“你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吗?”初夏露出一丝笑意。

汉南德怎么看这个笑容怎么渗人“不,不知道。”

“告诉你吧,这是埋人用的。”初夏诡异的看着他。

汉南德当时就坐到地上“你,你不能这么做。”

“告诉我理由。”

“你,你这样做,圣,圣,光界会为我们报,报仇的。”汉南德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

初夏一脚把他踹到地上“我拭目以待,你以为我会怕吗?圣光界在我面前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坑都快就挖好了,初夏环顾了一下周围垂头丧气的圣光军,残忍的说了句“动手。”

整整15万人,一夜之间被埋在了一片光秃秃的土堆中,初夏相信这事绝对会让圣光一世大吃一惊。

灵界希尔曼帝国培婕拉

“陛下,敌军攻势太猛了,几次冲锋都打回来了。”翠尔德对传呼装置大声说道。

“冲锋不能停,德龙的部队马上就拿下阵地了。”白叶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翠尔德擦擦被熏黑的脸对身边几个军团长说道“告诉你们的人,爱斯兰人马上就拿下阵地了,让他们坚持一会。”

德龙德雷的部队在前线已经强攻了3天,圣光军的北部和西部马上被分割开了。

沐雨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走来走去。

光明浅看着他这样子不由皱眉“你总这样走来走去也没有办法,要不我去一趟看看?”

“那怎么行?你来这里就是我们的客人,我怎么能让你再去冒险呢?”

“沐雨林,你不用关心我,我的情况我自己知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光明浅劝道。

沐雨林想了想一咬牙一跺脚“好吧。”

他挑选了一支部队来到前线发现这里比他想象的还要劣势。

爱斯兰的部队太顽强了,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哪怕是天上的战机掉到头上,也在不停的向前冲锋。

随着光明浅强大的意念力,白叶和萨地烈都感知到有一个圣阶强者来到战场上,为了减少这个圣阶强者对部队的伤害,他们决定主动去会会这个人。

“这不是光明浅吗?什么时候升到圣骑士了?”白叶看到来人说道。

“白叶陛下,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光明浅缓缓拔出剑。

“怎么,刚见面不叙叙旧吗?”白叶试探的说道。

“哼,多余的话你到下面去说吧。”光明浅冷笑一声,金色的意念力聚集起来。

“呵,萨地烈,去陪她玩玩。”

萨地烈听到这话走上前,从怀里拿出一支法杖。

“你是?黑暗守望者?”

“正是。”萨地烈说道。

沐雨林皱了下眉“光明浅,小心点,我会在周围看着你。”

“放心吧,我有分寸。”

比斯麦星系瓦尔星球

轰——,巨响从前线的阵地上传来,一道剧烈的强光从天际照射进来,一大片战机从天空坠落。

“绮丽这个臭丫头,和我玩这出!”多恩有些气急败坏的骂道。

“元帅,咱们可要想想办法。”一旁的卡洛斯公爵说道。

“公爵大人,咱们的舰队可都在战斗中,能调出来的可没几艘。”

“元帅,敌军的舰队资料发来了。”一名侍卫拿着一份文件交给他。

多恩拿过文件看了一会,皱起眉。

卡洛斯看到他的表情也拿过来看了一会“光仙界好手笔,巴赛罗米娅舰队出动了2艘赫尔顿级别的战舰。”

“嗯,想要对付可不容易。”多恩愁眉苦脸的挠着头。

“要不,找巴拉扬去交涉一下?”卡洛斯试探道。

多恩想了想“我试试吧,那小子手里掌握着国家三分之一的战舰,我想他会顾全大局的。”

经过多方交涉,巴拉扬终于答应亲自带领瓦尔星球附近的战舰去支援他们。

“好大的战舰呀。”一个瘦小的年轻人坐在战舰的椅子上看着窗外。

两艘巨大的战舰渐渐呈现在他们面前,两艘赫尔顿级战舰,其中一艘甚至超过了瓦尔星球三分之一大,散发着一束剧烈的强光。

“这就是光仙的光束制导技术了。”巴拉扬给周围几名舰长说道。

几名舰长点点头“指挥官,来者不善呀。”

“你们看那艘最大的,从外表看我想就是光仙界有名的乱石星云号了。那艘小点的应该是内庭号。”巴拉扬根据记忆说道。

“都是不容易对付的战舰。”一名舰长皱眉说道。

“可不是吗?不用说内庭号了,就只那艘乱石星云号,足足配备了上万门重型导弹发射孔,像克尔顿级别的战舰,只一次齐射基本就报废了。”

“那个内庭号也不弱,虽然在赫尔顿级别中算小的,但其中配备了大量的电子干扰设备和虫洞装置。”

“尽量拖住它们吧,我也只答应过多恩,阻止这两艘战舰使用光束制导装置而已。”巴拉扬并没打算硬碰硬。

几名舰长听到这话松了口气,他们可只有一艘赫尔顿级的战舰,其余三艘也只是尤顿级而已。

几人从这商量着,那两艘光仙界战舰早就发现了他们。

“指挥官,发现4艘光明界战舰。”一名驾驶员报告道。

“激活导弹发射器。”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这个声音来自舰队的总指挥官巴赛罗米娅。

“明白!”驾驶员按动几个开关,战舰上的炮孔挡板全都缩了进去,紧接着一根根炮管从里面伸出来。

“看准那艘赫尔顿级战舰了吗?先给我干掉它。”巴赛罗米娅走到屏幕前指着一个越来越近的黑点说道。

“明白!”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导弹从炮管中飞速射出,直直的射向巴拉扬所在的战舰。

“快点躲开!”巴拉扬说道。

但还晚了一会,几颗导弹打中了他们。

“这艘船攻击距离是真远。”巴拉扬擦擦汗。

“快看,光遣者出动了。”一名舰长提醒道。

只见雷达上开始出现一个个密密麻麻的红点。

巴拉扬拿起话筒“光行者全体出发。”

只见后面机舱里数不清的光行者开始飞出。

“他们这次可是铁了心要硬碰硬了。”巴拉扬扶额说道。

战机在浩瀚的太空中相遇了,一架架战机的残骸漂浮在那里,整个瓦尔星球外成了制空权的主战场。

灵界希尔曼帝国培婕拉

“你刚才说什么?”沐雨林躲在树林里看着前面光明浅和萨地烈的对决,一封电报让沐雨林一惊。

麦克陶的驻军全军覆没,15万人被坑杀,就连远传导设备也被引爆了。

这对沐雨林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最遭的是,培婕拉也有些危险。

“光明界的公主?也不过如此。”萨地烈舔了一下嘴角的血。

“黑暗守望者,你觉得你现在的状态是我的对手吗?”光明浅把剑插在地上,她的铠甲上反射出耀眼的光。

萨地烈一笑“我是魔法师,你是骑士,正面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不过,这招呢?”

他说着,红色的光从四面八方向自己射来,一粒粒粉末从地里浮起来,渐渐形成一个红色的铠甲把萨地烈罩起来。

这是什么怪招,光明浅皱着眉。

一声巨大的狼嚎声从萨地烈嘴里吼出。

光明浅睁大眼睛,这股意念力一下子暴涨几倍。

“受死吧!”萨地烈喊道,他手上的铠甲伸出一根根长长的指甲。

光明浅冷哼一声,向地上一踩,剑从土里弹了出来,她用手一接,剑刃上被光照亮了“光明指引!”

一道光从天际射出,直直的照在她的剑刃上。

一只带着5根长指甲的爪子和一把带着耀眼光芒的剑相互碰撞。

咚——,一声巨大声音响起,地面直接被震碎了,整个地面都在晃动,一道道光从撞击处散发,一股巨大的气浪席卷了整个战场,丛林里的树全被吹倒了。

“萨地烈!”

“光明浅!”

白叶和萨地烈同时喊道。

当强光闪过,所有人都闭上眼,周围一片漆黑。

白叶缓缓睁开眼“萨地烈。”他艰难的推开一旁被吹倒的树。

一个全身是血的人倒在那里,白叶用力向他爬去,稍微感知了一下他的意念力,微微一笑,晕倒了。

沐雨林和光明浅被圣光军的士兵救走后。

不知过了多久。

“唔。”沐雨林睁开眼,“这里是哪?”

“指挥官,这里是战地医院。”一个护士说道。

“光,光明浅呢?”沐雨林从床上坐起来。

“公主殿下就在隔壁,不过一直没有苏醒。”

“带我过去。我没事了。”沐雨林晃晃脑袋,他确认自己只是被气浪卷起的石头打昏过去而已,虽然很丢人,但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学过魔法也没修过骑士,被波及到很正常。

光明浅就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沐雨林悄悄摸了摸她的脸,护士看到这一情景便离开了。

“这仗还能打下去吗?”沐雨林自言自语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